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这蚕茧是怎么抽丝来着?还有,抽完丝,怎么纺织成布啊?织布机那玩意儿,她也就小时候在乡下邻居家见过,到现在都没什么印象了啊!

    “茶茶,你别转悠了!转悠的我头晕!”

    劳拉帮艾莉哄睡了小熊崽儿,坐在山洞门口,用碱洗这几天的新皮毛。

    茶茶怔怔盯着碱看了会儿,突然想到,“对啊!碱!”

    小时候好奇问邻居家奶奶往蚕茧里放什么,她老人家好像就是说碱来着!

    茶茶说做就做,拿了个竹碗,盛了一点点水,放了一点点碱。再然后,往里放了两颗蚕茧。看的劳拉嘴角一抽,“就这么俩小东西,茶茶你真是……”

    劳拉言尽于此,一脸嫌弃。

    茶茶也只能狡辩说,“不能放太多,这只是试验!是试验就避免不了失败,万一不行,那不就浪费了么!”

    果然不其然,失败了。

    因为加的碱太多,蚕丝一扯就断了!茶茶扯来扯去扯的烦躁,拿着泡大发黄的茧子一扯——

    “蛾子!”

    艾米路过一看,顿时尖叫一声。茶茶也低头看,只见被她扯成丝棉团儿的蚕茧里,一个扑棱蛾子安安静静的躺着,俨然已经去地府报道了的样子。

    “没事儿,死了。”

    茶茶说着把蛾子摘了出来,又拿着手里的丝团儿扯吧扯吧,突然想起来。邻居家奶奶用碱泡蚕茧,目的好像是为了给她小孙子做个填丝棉的小棉裤!

    所以,抽丝是只煮不加碱的?

    茶茶弄了两小团儿丝棉放在一边儿,马不停蹄的抱着小篓子又生火煮水去了。

    还是放两个,这一次,先找到线头儿,再丢到热水里,泡大泡发黄,再一点儿一点儿的往树枝上缠。

    “茶茶,你怎么把这个放在我们吃饭的鼎里煮啊……那蛾子身上掉粉的!”

    艾米提醒了句,茶茶正抽丝,头也不抬,“一会儿我洗!”

    艾米,“……好吧。”

    茶茶好不容易抽完两个蚕茧上的丝,整个人已经热的出了身大汗。好在她运气好,蚕丝虽然断了两三次,但好在也抽出来了!

    接下来,只要照这样煮,控制着力道,别抽断就行了!

    茶茶用了一下午时间抽丝,一开始两颗两颗的往树枝上缠,后来熟练了,就三四颗三四颗的来。

    劳拉搓了兽皮晾在杰森临时抽空搭的晾衣架上,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来帮茶茶了。

    总之,有劳拉帮忙,不到半晚,很多缠了蚕丝的树枝就也晾在晾衣架上了!

    茶茶看着自己的作品,成就感爆棚。只盼着赶紧把织布机研究出来,赶紧织出能代替布料的丝绸来!

    “茶茶茶茶!”

    艾莉急慌慌跑过来,凑近茶茶耳根,轻声说了句话。

    大概意思就是,她刚生了孩子,流血流的多,那一大条装满草木灰的小袋子,现在已经沉甸甸全都湿透了!

    茶茶听了也是无奈,“走,扒草木灰去!”

    茶茶拉着艾莉偷偷摸摸,趁几个兽人砍竹子盖房顶的空档,帮艾莉换了草木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