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这会儿解下来,剥了皮,放了血,放在茶茶一早捡来洗干净的树叶上备用。

    茶茶用竹筒煮了米和豆子,一股脑塞到野鸡肚子里。抹了盐和辣椒,细细包上荷叶,用藤条缠紧了。

    “你干嘛?”

    伊利亚一脸不解的看着茶茶动作,没忍住,还是问了,“你给这咕咕上摸了泥巴还能吃吗?”

    之前她流浪饿肚子的时候,觉得吃带泥巴的东西是很正常的。

    可自从跟尼克茶茶在一起生活后,她就知道,正常人是不吃沾了泥巴的东西的。

    所以,李茶茶现在在干嘛?

    “这是叫花鸡,你一会儿就知道了,保证好吃。”

    伊利亚将信将疑,眼睁睁的看着茶茶在荷叶上糊了一层厚厚的泥巴,完全不抱希望的坐在旁边看着。

    尼克挖好坑,摆好柴火,然后帮茶茶把叫花鸡埋进火坑里。

    伊利亚,“……”

    茶茶有病也就算了,尼克也跟着有病?

    跟着两个有病的人混日子,她是不是也有病?

    这也就是茶茶不知道伊利亚想什么,她要是知道,一准儿猛点头认同啊——对对对,你想的没错,你就是有病啊!心里疾病也是病啊!

    可惜茶茶不知道,她还等着她的叫花鸡呢!

    等叫花鸡的时间里,伊利亚起身转了转,顺手拔了好几棵虫咬过的菜回来以防万一。

    茶茶也是拿她没办法,“伊利亚,你不会觉得这咕咕沾了泥巴了吧?”

    “难道不是吗?”

    “隔着一层荷叶呢!”

    “……那也会有泥巴味儿。”

    伊利亚摆弄蔬菜,找了个竹筒一煮,还没熟呢就准备吃。

    “诶!那东西能吃吗?!”

    尼克很担忧,茶茶也是,伊利亚看白痴一样看他们俩一眼,“有虫子蛀过,能吃。”

    “哦。”

    尼克茶茶松了口气,完了一看伊利亚脸色,连忙上前,“怎么了怎么了?怎么这副表情?”

    伊利亚直流眼泪,话都说不出来。

    茶茶一看,连忙用筷子夹了一棵草出来,一尝,“这不就是芥阿嚏——末嘛!”

    她以前看小品,就好奇为什么芥末又叫辣根儿,问了度娘才知道,原来,芥末是马萝卜做的。

    马萝卜她没见过啊,所以来了这么久也没找过。

    现在看来,这颗种叶子像白萝卜根像山药的东西就是马萝卜了。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看来,到了海边他们就有寿司吃了!

    茶茶辣出一泡幸福的眼泪,给尼克心疼的赶紧从篓子里拿出一个大芒果,三两下剥开就往茶茶嘴里塞,“快吃!”

    茶茶含着泪咬了一大口,想起同样吃了辣根的伊利亚,默默回头,看了一眼。

    尼克也意识到自己的做法有多虐狗多可恶了,赶紧从篓子里翻翻翻,翻出一个火龙果,往伊利亚怀里一丢,三个字儿,“自己剥!”

    “咳咳咳!”

    茶茶一口芒果差点儿没呛死,无语的看了尼克一眼,怀疑,“你是亲哥吗?”

    尼克,“……是不是她亲哥她说了算,是不是你亲老公,你说了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