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近身高手 > 第1805章 套话
    女孩叹息一声:“是啊,我正在想着攒些钱,然后回老家找个老实人嫁了。”

    秦渊为某位即将娶这姑娘的老实人默哀了一分钟,然后满是高兴的说道:“回什么老家啊, 你这长相回到老家不就糟蹋了!”

    女孩更加委屈:“那又能怎么办?我哪里能找到更好的人啊!”

    秦渊有些小心的说道:“姑娘,你觉得……我怎么样?”

    按摩师女孩显然是有些没反应过来,而给龙骧按摩的那个女按摩师更是讶异的看过来。

    这还是她第一次听说有人要娶自己这种女孩。

    谁都知道红雪楼的女孩是做什么的,竟然还有人要娶?

    秦渊见到两女惊讶的模样,只能默默的鄙视了一下自己,然后强行忍住想要催眠这两个家伙的想法,说道:“我就看不起你们这样鄙视自己的,哪里就会有人一定看不起你们呢?”

    两个女孩都只是苦涩一笑,没有人说话。

    秦渊叹息一声:“俗话说的好,身体是自己的,我爱怎么支配就怎么支配,关别人什么事,对吧?”

    两个女孩显然是听过很多这种话,所以都没什么反应。

    秦渊再度说道:“果然,你们还是想不开啊,换个角度想想,现在那些所谓自尊自爱的女孩,有几个不是跟好多男人睡过的?

    纵然是男女朋友,除了不要钱之外,还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不就是嫖客换了个名字,就洋洋自得起来了,这才是真正的无耻!”

    两个女孩倒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话,顿时来了兴趣。

    秦渊身边的按摩师说道:“其实我们也清楚老板您是在安慰我们,但其实我们也想要从良的,但奈何找不到门路啊!”

    “我有啊,你们都跟着我!”秦渊大义凛然的说道。

    片刻,他见到两个女孩的反应,这才急忙说道:“哦,别误会,我是说让你们跟着我工作。

    我绝对是正经的工作,到时候你们去做个前台或者收银员,难道不行?”

    听到这话,两个女孩的眼睛顿时一亮:“真的?”

    “当然!”秦渊扭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女孩,然后眼神闪烁不停。

    很快,这女孩陷入催眠中。

    秦渊早就设定好了,这房间中一定是有监控器的,若是他贸然催眠两女,恐怕是会被发现。

    而且房间中还有另外一个女孩,万一发现了不对闹出动静来,那就惨了。

    所以先聊得热络一些,然后趁其不注意在催眠,肯定就没问题了。

    果然,此时这女孩被秦渊挑动了心情,正在激动见,突然被催眠,当即中招。

    秦渊不敢犹豫,催眠了女孩之后,当即说道:“好了,赶紧按摩。”

    他身边的那个女孩呆板的哦了一声,然后开始按摩。

    另一个女孩还在诧异,秦渊却笑着看过去:“丫头,你多大了?”

    那女孩一开始还以为秦渊不会带着自己,此时听到他问自己年龄,急忙兴高采烈的说道:“我今年二十四……”

    话还没说完,就被催眠了。

    秦渊同样让那女孩按摩。

    两个女孩被催眠了之后,秦渊却只是趴下去,不在说话。

    许久,等了大概十分钟之后,秦渊这才抬起头问道:“说吧,你们红雪楼老板在哪?”

    在秦渊身边的女孩说道:“平常都在地下室。”

    秦渊点点头,然后问道:“你知道路吗?”

    “不知道。”

    “那有人知道吗?”

    “没有。”

    “平时就你老板自己在地下室?”秦渊疑惑问道。

    女孩点点头。

    秦渊也知道这两个女孩肯定是不可能知道太机密的东西,所以问完这句话,就随手打了个响指,弄醒了两人。

    两人清醒过来,稍微疑惑了片刻,然后才是同时眼睛发亮的看着秦渊:“您真的会带我们走吗?”

    “这个……我刚想了一下,带你们走是不可能了,我那的工作大概是不适合你们两个。”秦渊婉言拒绝了。

    两个女孩顿时失望之极,同时情绪也有些不好了,毕竟她们那么相信秦渊。

    秦渊见到两人不高兴了,当即说道:“不过我会给你们每人十万,足够你们脱离这里也能生活下去了吧?”

    听到这,两个女孩更加不敢置信。

    秦渊笑了笑,然后起身示意女孩将自己的衣服从柜子里拿出来。

    随手拿出两张支票,写好了额数,秦渊将支票扔给了两女:“拿着吧。”

    两个女孩第一反应就是折支票是真的还是假的,但秦渊却没理会两人,带着龙骧穿好衣服,径直去找梁声。

    梁声两人还没出来,见到秦渊到来,顿时有些诧异:“你这么快就完事了?”

    “又不是干什么,赶紧走吧!”秦渊不由分手的一挥手,让梁声和路遥穿好衣服。

    两人不情不愿的穿好衣服,跟着秦渊一起离开了。

    回到车上,梁声舒服的伸个懒腰:“舒服!”

    秦渊撇了他一眼:“没想到你一个昆仑的未来峰主还那么风流?”

    梁声鄙视的看着他:“你都好几个老婆了,好意思说我?”

    秦渊懒得理会梁声,想起昨天抽时间给燕京的几女打电话,几个女孩都已经带着些哭腔了,不禁摇摇头。

    他离开的时间确实长了些,不过这也没办法啊,势比人强。

    秦渊一边开车一边说道:“已经打听到了,红雪楼的老板平时就呆在地下室,那她的那些东西应该也放在地下室,所以今晚咱们潜入进去看一下!”

    “又要去做贼?”路遥不敢置信的看着秦渊:“你有瘾啊?”

    秦渊也很是无奈:“这不是我能决定的,谁让那女人藏在地下室呢?”

    “卧槽,你能不能搞清楚我的问题,我问的是你为什么老是去做贼?”

    路遥这段时间跟着梁声学坏了,也开始说脏话了。

    秦渊耸耸肩:“这个我也没办法啊,毕竟咱们到这里是来找唐门麻烦的,在没有证据之前,总不能直接跟蜀中的大小势力闹翻吧?”

    路遥满是不爽,显然已经对做贼有心理阴影了。

    梁声和林天意还好,做大事者不拘小节。

    龙骧更是一边哼着不知名的曲子,看着窗外不断划过的风景,显得很是开心。

    秦渊开车回到了韩家,连韩瑞的面都没见,直接就回到了自己的别墅中。

    反正现在已经是面子上的关系了,不见面还好一些。

    秦渊在房间之中打坐,不停的运转内力,融合自己的血脉。

    而其他几人也都在做着差不多的事情。

    唯有那些秦皇门弟子,似乎是在庭院中联系什么阵法之类的。

    很快,到了晚上之后,韩瑞和李诺回来了,虽然脸色不好看,依然是邀请秦渊去吃饭。

    秦渊也没拒绝。

    韩瑞,韩海,还有他们两人各自的老婆,都在饭桌旁。

    秦渊自己一个人过去,坐在椅子上笑眯眯的看着众人:“几人大家来了,那就开始吃饭吧?”

    这种喧宾夺主的感觉,让韩瑞很不爽,但人是他请来的,就算是不好受也只能隐忍。

    所以在秦渊宣布完吃饭之后,韩瑞也只能随声附和道:“对对对,开始吃饭吧!”

    几人在一种很不愉快的气氛中吃饱喝足,然后等到秦渊离开,脸色一直难看的韩海终于忍不住一巴掌拍在桌子上。

    “大哥!难道就这么看着那个家伙嚣张吗?!”

    韩瑞脸色也很是阴沉,“不这样能如何?难道在这个时候跟他闹翻?咱们韩家已经快四分五裂了,根本挡不住这个家伙!”

    韩海不甘心:“要是一直这样下去,他岂不是会更加嚣张?!”

    韩瑞却是冷笑:“不会的,要是秦渊老老实实在这里住着也就算了,如果他真的敢闹事,那我会让他知道韩家也不是好得罪的!”

    “我不甘心,凭什么所有的风头都是秦渊出,罪过咱们承担?”李诺想起今天上午的事情,就痛恨不已。

    韩瑞更加生气,想到这他忽然起身给了李诺一巴掌。

    他的力量之大,以至于李诺的半边脸迅速的肿胀起来。

    李诺惊恐的看着韩瑞,不知道他为什么那自己出气,只是捂着脸,拼命的忍着泪水。

    韩瑞却依然怒不可遏的骂道:“没用的贱人,你们家难道不知道苏静是个人才吗?这种人能随意的打压和得罪吗?

    要不是你们家平时那么对待苏静,今天在医院,怎么会让我那么尴尬!”

    听到这话,李诺知道韩瑞是把所有的罪过都扔在自己头上了,虽然很是生气,却也于事无补。

    李诺哪里敢得罪韩瑞,像她这样的女人,韩家多得是。

    韩海在一边看着也觉得不是滋味,站起来看着自己的女人也是一巴掌扇过去。

    这一巴掌让韩瑞和李诺反而不明所以了。

    就连韩海的老婆也不理解,震惊而又委屈的看着韩海,显然是不知道她为什么打自己。

    韩海跳着脚骂道:“没用的东西,你们家里怎么没有一个能拿的出手的亲戚?都是一帮只知道找韩家要钱的废物,垃圾!”

    韩海的老婆听到韩海这么骂自己家人,也不敢说话,只能低着头。

    这边客厅的两个人在教训自己的老婆,那边的秦渊却丝毫不知情,就算是他知道也不会在意。

    现在他正在用勺子喂龙骧吃饭。

    龙骧本来智力就不高,应该是也受过一些刺激,根本不会说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