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近身高手 > 第2099章 饮茶
    拿出薛束峻给自己的钥匙,秦渊打开面前的保险箱,这种陈旧的保险箱在现代化的侦测水平面前,就像是处女一样纯洁,所以老派的人通常用这种老式的保险箱,保存一些私人的信件和日记,而寻常人也不会亲自好奇的打开这种老式的保险箱的——那些啥都不明白的初中辍学贼可能会打开它。

    “都是些日记?”

    秦渊看着面前出现的一摞日记本,好奇的打开最近的几天的日记,一幅幅动人的生活画卷展现在秦渊的面前,秦渊看看笑笑,这位年迈的,已经边缘化的老长老,对于贺兰会的未来的思考,曾经辉煌的盘龙会的怀念,以及对于盘龙剑出世的担忧,一幕幕人生的思索都在这几张纸上流露出来,而其中一段对于秦渊的评价,则让秦渊感到深深地震惊!

    “把这个保险箱放在我们荆子轩公寓的地下室保存起来,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能打开,不能翻阅薛茗长老生前的任何资料,听到了吗?”

    秦渊对着门口的宋青霞嘱咐着,这个年轻的姑娘一脸好奇的看着面前的秦渊,疑惑的指着面前的房间道:

    “这不是翠仙庵的房间吗?这里面的东西不应该属于薛束峻那个死胖子啊?”

    “现在属于我了!”

    秦渊的脸色并没有发小,严肃的提醒着自己这位准秘书,后者楞了一下,木然的点点头,还是跟荆子轩方面的霍千罡取得了联系,原本普普通通的一个房间,就在秦渊看完了薛茗长老的日记之后,被秦皇门方面紧急和翠仙庵的老鸨联系好,然后盘下了其中的每一样物品!

    “办好了!”

    拿着翠仙庵的地契,宋青霞很快就出现在了秦渊的面前,看着已经签字画押的地契,秦渊满意的点点头,抱着手中的老式保险箱,走在车中,吩咐卢杰开车,自己一个人陷入到了沉思当中。

    回到荆子轩,秦渊在梁声的带领下亲自将手中的老式保险箱放进了地下室当中,出了门,让梁声找人按了监控同时还让人用水泥把地下室封了起来,这才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看和面前的一切,独自坐在房间当中,沉思到了中午时分,直到宋青霞大着胆子,走进房间中,对着沉思中的秦渊轻轻的敲了敲,这才算是勉强将秦渊的思绪从其他地方抓了回来!

    “恩,我没事!”

    秦渊睁大眼睛,回身看看宋青霞,看看外面灿烂的阳光颇有一点不好意思的说道:

    “怎么?该吃中午饭了吗?”

    “没有!”

    宋青霞摇摇头,很是为难的说道:

    “其实,我进来是想要告诉您,有个人正在大堂里面等着您,自称是黄王府的人,我们都不敢打扰您的思虑,但是也不敢不让您知道,有这么个人来了!”

    “哦,让他直接过来吧!”

    宋青霞想象中的暴怒并没有在秦渊的脸上出现,这个貌似脾气并不好的门主,只是淡定的点点头,便从床上坐了起来,有条不紊的整理着自己的仪容,旁边的宋青霞愣了一会儿。方才发现自己并没有出现幻觉,捏捏自己的脸蛋,对着原本就十分帅气的秦渊笑笑,小姑娘一抓神,出了秦渊的房间,走到楼下的大堂当中,恭恭敬敬的对着前来拜访的祖秉毅说道:

    “这位客人,请跟我来!”

    “好!”

    祖秉毅收拾了一下发型,站起身来,在旁边霍千罡等人惊讶的表情下,看着这个第一个拜访荆子轩的古武世界人士上到了二楼,跟着秦渊的秘书宋青霞小姐,走进了秦渊的房间,一个简单的,有防弹玻璃的房间!

    “请坐,看茶!”

    秦渊对着面前的祖秉毅笑笑,从沙发上站起来,请祖秉毅落座,后者微微一笑,站直身体,伸出手掌,对着秦渊伸出手来,诚恳的说道:

    “没想到能够亲自进入到秦门主的房间,小生真是三生有幸啊!”

    “没什么,待客之道而已,并不表明我对黄王府的态度发生了任何的改变,我只是忽然觉得,尽人事听天命这句话很有意思,以后打算实施一下!”

    秦渊大方的伸出手,握住祖秉毅的手,轻轻的捏了捏,然后坐在自己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看着自己从衣柜中选出来的暗灰色西服,微笑道:

    “不知道这一身衣服,符不符合古武世界的审美啊?”

    “额,您的这个问题,很有意思。”

    祖秉毅默默的看着面前的秦渊,在来之前,祖秉毅想过秦渊可能会对自己做出的所有的挑衅,抗拒,乃至于让人难堪的动作的可能,但是当真真切切坐在秦渊的面前,一股奇怪的感觉迎面而来,昨天那个做事不经大脑,只存在些许道义,感官,乃至于本能过激反应的秦门主,似乎已经远去了,一种气度油然而生,令人感到一阵惊讶!

    “看来是符合了,至少您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爽!”

    秦渊微笑着点点头,出门去的宋青霞也及时的把茶水端了进来,秦渊将杯冲茶放在自己的面前,淡然道:

    “这茶水我们荆子轩倒是准备的,但是我平时很少关注这些东西,今天看了,才发现我们荆子轩的茶水似乎没有那么讲究,不知道会不会让您感到怠慢呢?”

    “能坐在这里,就是一种荣幸了!”

    祖秉毅的话说的非常客气,却没有伸手动眼前的玻璃杯中的茶水,微笑着看着秦渊说道:

    “而且我刚才听门口欢迎我的秦皇门人说,我竟然是第一个过来拜访荆子轩公寓的古武世界人物,这项殊荣,我感觉受宠若惊!”

    “没事,其实之前也有古武世界的人前来拜访,只是他们来拜访的时候,带着刀,带着枪,带着一股戾气,所以我们荆子轩的人就不大欢迎他们,顺手,就把他们扫地出门了!”

    秦渊晃了晃面前的茶叶杯,抿了几口热茶,放在嘴边,一脸微笑的看着面前的祖秉毅,后者轻咳了一声,捂了一下嘴巴说道:

    “原来是这样,看来想要在荆子轩收到欢迎,那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不知道秦门主对今后的秦皇门有什么打算呢?”

    “打算倒是没有,不过有几件事情是要办好的!”

    秦渊放在手中的茶杯,双手放在膝盖上,淡然道:

    “首先就是要趁着这次贺兰会的内乱,尽量控制固原城,以此为基点,进行各方面的跳跃和流动,争取让秦皇门在河西地区,成为一大势力,拥有自保和参与地方事务的话语权,至于其他的,都是本人的私事,我们两个也就是一面之缘,还不到交流的时候!”

    “原来如此!”

    听到秦渊赤裸裸的利益诉求,祖秉毅才知道这贵客的待遇不是那么好的得到了,微笑着点点头,双手合拢在胸前,微笑道:

    “秦门主除了打算用武力和威压的手段得到这塞上江南固原城,就没打算用别的方式吗?”

    “比如说呢?”

    秦渊看到祖秉毅脸上露出放鱼饵的表情,心下虽然不爽,却也没有多问,直接把皮球踢给了对方!

    “协商解决啊!”

    祖秉毅张卡双臂,大度的说道:

    “如果能够不战而屈人之兵,岂不是最好的结局吗?”

    “未必吧!”

    秦渊微微一笑,坐直身体,看着祖秉毅那双灵动的眼睛,傲然道:

    “没有鲜血浇灌的城墙是不稳固的,没有牺牲得到的东西是不会珍惜的,作为一个小帮会,秦皇门大的本事没有,一刀一枪从别人手中抢下来的觉悟,还是有的!”

    “可是那对地方,对古武世界,乃至于对秦皇门,都不是最好的方案,而是最差的结果!”

    祖秉毅对着秦渊下个定论,眼中流露出坚毅的表情道:

    “而且,西北孱弱,地僻民乏,长期的争夺。对于这个地方的建设是没有好处的,贺兰会三十年的稳定器,才让这固原城有了和东部大县比拟的繁华,一旦暗流涌动,争斗不止,对于谁都没有好处,分蛋糕是一门学问,但是做蛋糕,肯定更辛苦!”

    “我知道,也了解!”

    秦渊默然点头,端着面前的茶杯,放在嘴边,一饮而尽:

    “凉国公,归你们世子大人,固原城,归我,固原城北的青龙谷归贺兰荣乐,固原城以北的三座城池归贺兰华胥,萧关以南的六座城池归吴老爷子的叛军,剩下的地方中立,归凉国公直辖,如何?”

    “您可以参与分蛋糕,但是不能秦兽切档案!”

    祖秉毅微微摇头,将面前的茶水也一饮而尽,放在面前,看着一脸认真的秦渊道:

    “既然秦门主已经有了要谈判的意思,今晚正好在松鹤楼有个会谈,您看!”

    “我去!”

    秦渊大度的点点头,与其偷偷摸摸的去算账,还不如大摇大摆的被欢迎!

    “多谢!”

    祖秉毅满意的点点头,看着面前的秦渊,微笑道:

    “这茶真甜!”

    “嗯呢!”

    秦渊微微颔首,心中冷哼道:

    “苦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