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近身高手 > 第2154章 侦测
    朦朦胧胧的月色从空中洒下来,如同新娘头上的薄纱一样,将整个大地的景物笼罩上一层迷醉的光华,秦渊站在窗台前,默默的看着街道的对面,一根黑色的电线杆,那是曾经袭击过宋青霞房间的人出现的地方,虽然那个穿着暗紫色衣服的人只出现过一次,但是秦渊的印象却是绝对的深刻,从那天开始,靠近街道的房间晚上统统不准开灯,已经成为了荆子轩中的规矩。

    叼着一根烟,秦渊默默的吞云吐雾着,悲痛欲绝的卫宣已经带着人到东山岗上安葬楚晓儿了,秦渊呆在荆子轩公寓里面,说起来也是无所事事,但是只要秦渊在,这条主心骨就能够稳定人心,有时候人心就是这么奇怪,不需要你做什么,只要你在,我就心安。

    “也是时候给你找个伴了,老大!”

    抱着楚晓儿的骨灰盒,卫宣出现在秦渊的房门前,秦渊转过身来,看着已然坚毅许多的卫宣,低声问道:

    “不是去安葬晓儿了吗?怎么还拿着这东西?”

    “晓儿之前在督建荆子轩公寓的时候,特意在庭院里面栽了一棵枇杷树,没想到竟然活了,我想要把这些剩下的骨灰盒放在枇杷树下面,就好像晓儿还活着一样。”

    “好!”

    秦渊点头答应,看着卫宣问道:

    “怎么忽然说起这个问题了?难道你开始关心我的婚恋问题了?”

    秦渊冲着卫宣微微一笑,望着月色说道:

    “我不是还有苏儿的吗?”

    “开始苏阁主不可能离开药王阁的,这点您比我清楚,不然的话,您不会离开药王阁,去京师接受完勋章,就去西北边境训练那些大头兵的,您不会的!您是在给自己找个理由罢了,但是,我今天忽然发现,只有血脉的延续,才能让人真的活着!活在过多人的记忆当中!”

    卫宣抱着骨灰盒,坚毅而自然的说道。

    “难道你遇到了什么事情了吗?”

    秦渊将手中的烟蒂扔到地上踩灭,疑惑的看着眼前的卫宣,后者咧嘴一笑,淡然说道:

    “因为我在安葬晓儿的时候,遇到了一个男子,他四十岁的样子,在父亲的墓前哭泣,原来他的母亲病危,他无能为力,觉得很惭愧,就到了父亲面前寻求安慰,所有人都知道,他的父亲已经去世了,但是作为孩子,这个男子还是思念着他的父亲,即使人已经走了,我当时就在想,如果我死了,你也不在了,还有人记得晓儿长什么样子吗?还有人知道,荆子轩公寓中,曾经有这样一个坚强而沉默寡言的女孩吗?我想,是不会了!”

    “确实!”

    秦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对着卫宣的双眼凝视,淡然道:

    “或许,这就是为什么,古代的帝王总是希望自己长生不老吧,或许之前,我认为他们是贪图现世的享受,现在看来,或许是因为孤独吧,每个人都在窥视着他们手中的权力,而没有人真的在乎他们的心!卫宣,你好像失去了一个知心的随从!”

    “不单单是个知心的随从,还是个如同妹妹一样,站在那里,我就满心欢喜的女孩!”

    卫宣低声笑笑,对着秦渊微微叹了一口气:

    “或许,我的话今晚多了点。”

    “没有,一点都不多,我们还有很多话要说!”

    秦渊淡然一笑,伸手从卫宣的手中将骨灰盒拿在手中,两个大男人走到庭院中的枇杷树下面,小心翼翼的绕过枇杷树的根茎,将一个银灰色的骨灰盒,小心翼翼的放在了土壤的下面,轻轻的填上土壤,秦渊对着面前的枇杷树拜了拜,便对着身旁的卫宣说道:

    “今晚,我来守夜吧,你去好好休息!”

    “不用了,我肯定睡不着的,让我在这儿陪着晓儿说些话,说些悄悄话,我从来都没有和她亲近过,我希望她能够早日成长起来,像苏阁主一样统领一方,独当一面,可我没想到,在一起的时光这么短暂,我,有些后悔对她太过严厉了!”

    卫宣望着月色,淡淡的想到,秦渊看着他痴情的样子,摆摆手,便离开了庭院,整个荆子轩的庭院里面,只有卫宣靠着那棵神奇活下来的枇杷树,独自望着天上的星星,神思遐想,人,或许只有到了如此惆怅深沉的时候,才会恍惚间,记忆起曾经的美好,只是那美好的曾经已经如同眼前的月光一样,洒在周身,全然不能触摸半分。

    坐在枇杷树下,对着楚晓儿说了许久的话,卫宣靠着枇杷树沉沉的睡去,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耳旁传来清水洒落声的时候。

    “门主,你在干嘛?”

    睁开双眼,看着身后正在拿着水桶往自己的身上洒水的秦渊,卫宣的眼角一阵发酸,布满血丝的双眼猛然间睁大,皱着眉头,望着秦渊,脸上写满了不解。

    “没什么,很久没有用冷水洗浴了,刚才热水太热了,感觉不舒服,容易让人懒惰,所以我就端着凉水出来冲凉了!哈哈,卫宣,要不要也来啊?”

    秦渊端起旁边的小水桶,从大水缸当中一桶一桶的将冷水舀出来,洒在自己满是伤痕的身躯伤,卫宣从地上站起来,皱着眉头,看着秦渊这幅神经样,摇摇头,看看自己满是污垢的身躯,对着秦渊勉强一笑:

    “不用了,我还是回去收拾一下自己吧,昨晚实在是太失态了!”

    “那也叫失态?”

    秦渊哈哈一笑,将一桶水从脑袋上倾泻而下,嘴角勾起一抹邪意满满的笑容,对着秦渊大声说道:

    “如果琵琶树下忘情歌唱也是失态的话,那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几个人不失态了!去收拾一下,我们去刺史府走一趟!”

    “啊?刺史府?去哪里干什么?”

    卫宣微微一愣,不知道秦渊怎么想起来去刺史府了,如今的秦皇门应该正缺人手才对!

    “去了你就知道了,反正是好事,我昨天也想好了,既然他古武世界是个染缸,早晚要被逼着变坏,那我们索性就主动一点喽,对着官府变坏,总比欺负普通人来的畅快,不是吗?”

    秦渊不断的用冷水浇灌着自己满是细条肌肉的身躯,卫宣闻言摇摇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答应一声,就回到自己的房间去了。

    卫宣刚走,一个妩媚的声音就从楼上传来:

    “秦门主这身体真是健壮啊,小女子虽然见多识广,看了也是欲罢不能呢!”

    “周夫人?怎么?小狗子睡着了?”

    秦渊抬头一看,只见周翠霞穿着低胸装,将胸前两块大面包摆在栏杆之上,一副病入骄躯的样子靠在栏杆之上,对着秦渊矫声道:

    “是啊,小家伙半夜起来要扎马步,还一扎就是一个小时,我这个照顾人的,也不敢拦着,只能陪着他喽,结果这小家伙一扎马步,第二天就起不来了,也不知道会不会我变成一个夜猫子!”

    “好啊,还挺上进的!”

    秦渊听了微微一笑,将最后一桶水浇到自己的头上,将一条白毛巾拿在手上,把头上的水流擦干净,抬头对着二楼的周翠霞问道:

    “周夫人,我让你给我写的关于海鹤山石的信息,你整理好了吗?”

    “啊,好了!在我屋里,秦门主要不来我屋里看看?”

    周翠霞的眼角放光,赶忙站起身来,停止胸膛,傲然的甩动着自己胸前的大波。

    “不用了!”

    秦渊摇摇头,看到周翠霞眼中的失落,轻笑着补充道:

    “来我屋吧,省的吵到了小狗子!”

    “好的,我马上就来!”

    周翠霞点点头,激动的转过身去,冲到房间将自己这些天写好的关于海鹤山石的资料拿在手中,匆匆出门,将小狗子小心翼翼锁在房中,三步并两步,就来到了秦渊的门前,轻轻的敲响了秦渊的门。

    “进来吧!”

    秦渊的声音传来,周翠霞激动的推开房门,刚刚把脑袋探进去,就感觉自己的眼前一阵金光闪过,紧接着就感觉自己的身体猛然间被人拽到空中,然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啊!”

    惨叫一声,周翠霞感觉自己的身体到处都疼得要命,睁开眼睛,嘴角流着鲜血,整个人仿佛都被地面卡死了一样,一动也不能动。

    “说,昨晚我和卫宣出门的时候,越野车的牌照是不是你记下来发给楚子禾那个混蛋的?”

    秦渊上前抓住周翠霞的脑袋,语气阴冷的说道:

    “是不是肖川派你来这里刺探情报的?说!”

    “不,不是!”

    感觉半边脸都失去了知觉,周翠霞睁开眼睛,看着面前的秦渊,嘴角流淌着口水,看起来已经被秦渊摔得只剩下了半条命而已!

    “那这荆子轩当中还会有谁把我们出行的车牌偷偷记下来传出去的?必以为我傻,这荆子轩中,能够看到车辆出入的地方,除了我这个房间之外,剩下的就是小狗子的房间了!而且小狗子半夜起来扎马步,唯一能够吵醒的就是你,剩下的人卫宣都排查过来,根本没有泄露出去的可能!”

    秦渊恶狠狠的看着周翠霞,后者如同一头死猪一样躺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浑身流淌着汗水,对秦渊麻木的摇晃着自己的脑袋,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

    “秦,秦门主,真的,真的不是我啊,我周翠霞真的是在松石村待不下去了才来投奔你的,要是我泄露出去半个字,我周翠霞天打五雷轰,五马分尸而死,您一定要相信我啊,如果不是我家藏着孙里正屋里面的藏宝图,我才不会跑到这儿的,您看在我这些天认真整理海鹤山石资料的份上,就饶了我这条命吧,我已经是骚贱烂货了,我为什么要替肖川那个混蛋卖命啊?况且我已经好久不见那家伙了!”

    “藏宝图?什么鬼?”

    秦渊的心头一阵,抓着周翠霞的脑袋继续问道:

    “少废话,我们的车牌都有两套,市区里面一套,出门在外一套,为什么楚晓儿会在即将跨过童和渠大桥的时候被人拦截,你敢说和你没关系?”

    “真……真的没关系啊,小狗子扎马步的时候我根本没开灯啊!”

    “那是谁?”

    秦渊眉头一挑,将周翠霞从地上拉起来,转身就冲到了卫宣的房门前,敲开门,秦渊带着卫宣走到门口,回头望着周翠霞房间的方向,这才发现,在周翠霞房间的隔壁,一个应该没有人的房间里面,竟然拉着窗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