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近身高手 > 第2216章 出征
    “什么方面?”

    卫宣好奇的看着秦渊,并不知道自己恍惚之间已经将对于魏德轩死亡原因的执着转移到了对秦皇门生死的关切上来!

    “我打算将河东三地全部变成秦皇门的私人领地,并且取得朝廷的授权,让我们秦皇门不在成为固原城中的一个大帮派,而是成为河东三地真正的主人,然后以萧关为首,两城为辅,将河东铁三角先建立起来,让水泼不进针插不进,这样我们秦皇门才真真算是有了立足之地,而不是守在一个随时可能被袭击的固原城东!”

    秦渊大声的回应着,卫宣闻言,眼角一亮,赶忙附和道:

    “原来门主大人你跟李平举去谈判,谈的就是这件事啊!”

    “不可言,不可说,我们秦皇门现在要低调!”

    对着卫宣微微一笑,秦渊的脸色入场,四周的众人也都微微颔首,齐声佩服秦渊的深谋远虑,而对于这件事情已经思索良久的秦渊则并没有露出多少喜色,吩咐卫宣将这些人带回去休息,自己就拿着钱苏子的尸检报告回到了私立医院!

    “可算是等到你了,我差点以为你被那群疯子的情绪裹挟着找马斌算账了呢!”

    钱苏子站在门口,对着下了车走过来的秦渊一阵善意的嘲讽,听了钱苏子的抱怨,知道对于尊严看的极重的她还在生秦皇门这群难以驯服的帮众的气,秦渊微微一笑,晃晃手中的验尸报告,然后不等钱苏子伸手来拿,忽然一下子将钱苏子从地上抱了起来,大模大样的走进医院,走向院长室!

    “你干嘛……”

    一脸娇羞的对着秦渊的胸口锤了一下,钱苏子的脸上如同抹了胭脂一样羞红半面,秦渊大大咧咧地抱着怀中的美人,对着前面大步走去,大中午的,其实医院里面的人并不多,不少看到秦渊和钱苏子这个样子的护士医生也都躲在一边,静静地看着眼前的院长被自己的未婚夫抱在怀中的样子,这群喜欢叽叽喳喳的的护士门也很快有了一天的谈资!

    “多亏了你及时修改了这个验尸报告,不然的话,我还真的可能被这群愤怒的家伙们裹挟着找马斌算账了,不过话说回来了,我们找找马斌算账又能怎样,以哪个家伙的行为处事,肯定是直接把当晚所有接触魏德轩的人全部送出来,然后找一大堆冠冕堂皇的理由来搪塞我们,真相永远需要自己去查!”

    秦渊将怀中的钱苏子扔到床上,淡定的说着,钱苏子点点头,将验尸报告放在一边的文件柜中,缓缓地点头说道:

    “你说的没错啊,我担心的就是这个,所以说才要赶快让人验证这种毒素的来源!”

    “所以这上面的解释是对的喽?”

    秦渊的眉头一挑,颇有些不相信的说道。

    “当然了,我还能骗你们不成,当时我就怀疑如果是中毒的话,就算是用冰柜安置也是枉然,毒素致死可定会流入心脏,如此所有血液当中都会出现毒素的过敏反应,然后表皮下面的血管就会颜色大不一样,无论如何,用肉眼都是可以看出一点端倪的,他卫宣一路上扶棺而行,不知道看了多少眼了,如果眼球当中多了一点血丝,估计这家伙都会看的清清楚楚,就算如此,他也没有一开始就断定魏德轩时死于中毒,足见此人的死亡和中毒关系不大,结果合成材料一查,果然如此,如今的方向最大的可能就是那群人是蓄意谋杀,一路上将魏德轩电死为止,不然十几条电击棍就可以把人电死的话,这刺史府一年不知道要杀死多少刁民了!”

    钱苏子淡然的解释着,秦渊默默的听着,倒也没有发表任何见解,将自己和李平举的交换协议说了出来,钱苏子躺在床上,倒是一点也不介意,默默的看着眼前的秦渊,低声说道:

    “那李平举就是靠着自己的下半身上位的,说有多少脑子我是不信,但是这家伙舍弃家人的事迹最让我们这些世家人士不耻为伍,虽然不能算是特别大的人品陷阱,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够注意,这个混蛋,可不是那么好相处的,谁知道会不会两边递刀子,坐山观虎斗!”

    “应该不会!”

    秦渊摆摆手,有些笃定的说道:

    “此人虽然顽劣,但是有一点我还是很佩服的,那就是这个家伙的目标性极为强烈,说是镀金,就一定要做出成绩来,一旦手里有了点能够回京请命的成绩,此人就直接从固原城离开,绝对不拖泥带水,这一点决然,我甚至觉得在我之上,所以他既然说了要让我们用耀州城来换取他李平举保证朝廷封赏河东三地给我们秦皇门,那我就不会怀疑什么了!”

    “好吧,既然你这么相信他,那就赶紧实施吧,说起来我现在的胸口还是疼的,那个混账东西张富贵,简直是可恶至极,他要是栽到我的手中,我一定会把他碎尸万段,千刀万剐的!”

    钱苏子气呼呼的说着,秦渊点头答应,颇有些开玩笑地说道:

    “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把他打死之后再弄回来让你千刀万剐,这样的话,他的痛苦小些,我们也不用如此辛苦!”

    “好啊,有你这句话就好,反正他已经是李丞相的走狗了,我对于这件事情也不抱太大希望,华夏太大,人才济济,能够爬到顶上的,不管是用什么方法,总也是令人佩服的!”

    钱苏子微笑着答应,秦渊说罢就带着她一起吃了中午饭,中间小憩了一会儿,便起身回到暂时租住的一幢公寓里面。

    此时已经气大财粗的秦皇门直接租了整个公寓三栋楼来安置秦皇门的家眷和新来加入的帮众,原本人手有些捉襟见肘的情况也得到了大大的缓解,秦渊走到公寓中,对着众人招招手,几个眼疾手快的帮众就冲到秦渊面前,接到秦渊集合帮众的命令,便分头通知,不一会儿就聚集了几百人到秦渊的面前!

    “家里独生子的离开,有妻儿老小需要赡养的离开,剩下的跟我走!”

    秦渊对着这群帮众也懒得分出个高低贵贱,将两个标准传达下去之后,就带着剩下一百多人从公寓中出去,坐上越野车,组成浩浩荡荡的车队,冲向南边的耀州城。

    此时的刺史府中,正在东厅休憩的李平举听到秘书传来秦皇门出征的消息,顿时起身击节道:

    “好!好好好!这个秦渊,老子是越来越喜欢了,怎么就这么会来事!赶紧的,把事情捅到京师去,让大家都知道固原城的局势异常,去!”

    “是!”

    看到李平举如此开心,秘书自然是一脸激动,转过身去,就去通知众人,然后不到一个小时,整个固原城都知道秦皇门出征的消息,而安插细作在固原城的贺兰华胥接到消息之后,也是一屁股坐在地上,对着身边的苏飞樱大叫不好:

    “这个秦渊疯了吧,大白天的就来我们麻烦,这个家伙膨胀的有些厉害啊!如果他不守规矩,就这么硬顶着冲进来,我们是拦着还是不拦着啊?”

    “不拦着!”

    苏飞樱笃定的说道:

    “这个局可是张富贵那个死胖子弄出来的,我们不过就是个执行者,现在把消息给他,让他定夺,大不了开城投降,秦皇门短时间内根本无力控制耀州城,我们只要愿意服从,相信秦渊一定会抓几个世家代表去当替死鬼,然后就撤军的!”

    “额……”

    无语的看着苏飞樱,贺兰华胥望了望还在四周坐着的世家代表们,有些尴尬的说道:

    “苏大姐的意思是这样,大家觉得呢?”

    “苏大姐说的自然没错,可是我们要是真的投降了,这传出去的名声可是不大好啊,现在钱尚书就在固原城,听说明天就要登坛祭天然后将朝廷最后的决定当众宣布,如今已经不是古时候了,朝廷的决定在京师就完成了,如今通信方便,可能到最后一刻,任何一点小小的变化都会让朝廷的决策发生偏转,如果我们被人当做无足轻重的存在,到时候钱尚书顺手推舟,将贺兰荣乐推上南亭侯的宝座,那我们这些人不就成了叛臣逆子,人人得而诛之吗?”

    一个有些上了年纪的世家代表晃着脑袋认真的分析着,苏飞樱和贺兰华胥听了都齐齐点头,其中苏飞樱更是一脸激动,站起身来,对着这名老者一脸崇敬的说道:

    “还是您老人家考虑周详啊,小女子刚才实在是疏忽了!”

    “哪里哪里,苏小姐也是人中龙凤,只是个性较强,别的老夫没有意见!”

    老者捏着唇下的胡须,微笑着摆摆手,面前的苏飞樱却是心中冷哼,张口笑道:

    “老人家教训的是,如果秦皇门真的前来,还请您老人家登城御敌,如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