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近身高手 > 第2350章 传言属实
    “别动!”

    钱苏子的尖叫声如同夜空中的信天翁一样明亮,秦渊的肩头猛然间一抖,抬眼看去,眼前冲上来的林琥文已经施展出了身体中的古武之力,将自己的全身笼罩在一层薄薄的,透明的,有些像是糖稀一样的气力屏障当中,子弹在这屏障中被迅速的消减能量,然后修然的落在地上,仿佛未曾从弹壳中发射出来一样!

    “撤!”

    林琥文厉声高叫,将自己的身体笼罩在一层古武之障当中,对着旁边冲到贺兰荣乐面前的林中熊大吼两声,然后脚下生风,如同遨游天际的飞鸟一样,从低空掠过,消失在眼前的丛林当中,整个过程刹那间就结束了,仿佛这处山林中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一样!

    “秦渊!你没事吧!”

    手持左轮手枪的钱苏子飞奔着冲到秦渊的面前,伸手将一块浅红色的手帕放在秦渊满是汗水的额头上,刚才那一刻,如果钱苏子手中的枪响的再晚一点,恐怕秦渊的喉咙就被林琥文手中的雪花腰刀切开来了!

    “我没事,看看贺兰会长怎么样了!”

    秦渊伸手接过手帕,将自己头上的冷汗擦去,扭头看着远处被林中熊的利爪折磨的不像话的贺兰荣乐,躺在地上的贺兰荣乐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整个人处于完全的放空状态,刚才高度集中的精力一旦涣散开来,这整个人的心情就会变得怅然若失!

    “我没事!”

    抖了抖自己身上破碎不堪的衣衫,贺兰荣乐很勉强的坐在地上,刚才在旁边观战的众位黑衣人此时也慌慌忙忙的冲到贺兰荣乐的面前,满脸悔恨的对着贺兰荣乐磕头说道:

    “会长大人在上,受小的们一拜!”

    “都起来吧!”

    贺兰荣乐表情肃穆的站起身来,看着为首的黑衣人,傲然的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我走之后,贺兰会都发生了什么,你通痛告诉我!”

    说着,贺兰荣乐就走到旁边死透了的傅掘身前,拿起手中的血凤剑,将旁边坚硬的土地划开一道口子,然后慢慢的给自己这位忠心耿耿的护卫挖掘一个小小的坟墓,名叫薛锋岚的黑衣人跪倒在贺兰荣乐的身后,将他离开的这段时间,贺兰会中所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情统统通报了一遍,手持血凤剑的贺兰荣乐就那样静静的听着,握着血凤剑的手掌越来越白,如同戴了白色的手套一样苍白,秦渊在旁边默默的听着,听到田锋俢被掳去的事情,忽然间从地上坐了起来,对着贺兰荣乐说道:

    “贺兰会长,在下正好受了乐绍奉大人的托付,如今林琥文远遁山林,不知道贺兰会长能不能将乐绍奉大人放了,让他和自己的儿女团圆?林琥文已经放火烧了乐家堡,我想他们应该也希望能够团圆吧!”

    “此事等我舅舅出来再说吧,那林琥文到底将乐绍奉困在了什么地方,尚且不可知,而且我还有些事情想要问问乐绍奉呢!”

    贺兰荣乐摇摇头,将傅掘的尸身扔到了面前的坟墓当中,血凤剑剑身锋利,哪怕是坚硬如冰的地面,也可以轻易的划开,浑身是血的傅掘被贺兰荣乐埋葬好之后,身上的衣衫作为纪念,也被贺兰荣乐收拾好,准备之后交给他的家人。

    看到贺兰荣乐似乎没有全面合作的意思,秦渊也没有想要强求的打算,起了身来,带着钱苏子就往孙家堡走去,一路上从钱苏子的口中得知,自己清晨离开之后,钱苏子就在房中等待着秦渊回来的消息,可是当听说秦渊要去救人的时候,钱苏子就有点做不住了,到了乐家堡,发现乐家堡竟然被焚烧之后,便冲到了青龙谷,随便找到一户和秦皇门关系走的很近的世家打听之后,才知道林琥文此行的目的就是要针对秦渊,于是就飞快的赶过来,结果刚好看到了准备取了秦渊性命的林琥文,顺手拿出珍藏已久的左轮枪,给林琥文来了个惊喜!

    “原来你也是奔波了良久啊,看来我以后要和刘文昊保持好联系啊,不然的话,又会让你担心了!”

    秦渊听了钱苏子这一路风风火火的经历,不觉有些感动,能够如此不辞辛苦前来寻找自己,寻常女子断然是做不到的!

    “话说,你去孙家堡干什么啊?”

    钱苏子讲述完自己的经历,对着秦渊好奇的问道,后者闻言一笑,指了指前面的孙家堡说道:

    “我到朔方山上去寻找孔朝煋神医了,没想到孔神医竟然是贺兰会长的舅舅,而且还被祖秉慧那厮抢了先,到中和山上救了两个中年男子,你别说,我还在中和山上发现了你丢失的发卡呢!”

    说着,秦渊就从自己的口袋中将那枚有些锈蚀的发卡拿了出来,跟在秦渊身边的钱苏子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猛然间一呆,凝视着秦渊手中的发卡尖叫道:

    “这,这这这,这真是我的发卡啊!你刚才说祖秉慧让孔神医去救治两个中年男子?他们都叫什么名字来着?”

    “一个姓梅,一个姓吴,至于叫什么,我也不是很清楚,祖秉慧一直没开口说过!”

    秦渊晃晃脑袋,淡然的回应道,后者疑惑间,秦渊又忍不住补充道:

    “那两个家伙听祖秉慧说是去那边找呼兰会的公主呼兰蕊的时候被虫毒叮咬昏迷了过去,应该和你没关系吧!我当时也和祖秉慧交手了一番,那厮倒是一脸镇定,我倒是真也看不出来有什么破绽!”

    “好吧……”

    记忆有些模糊,钱苏子自然也不能肯定那两人就是当初绑架自己的两个混蛋,而且虫毒之术确实不只是自己会用,况且自己从来没有把这个事情和秦渊说过,所以钱苏子也就没有多想,而是有些好奇的瞪大眼睛,看着秦渊说道:

    “那……你为什么要去朔方山找孔神医啊?难道有很重要的人物需要医治吗?”

    “额,这个嘛……说出来怕你不开心……”

    秦渊看着钱苏子笑颜如花的脸,顿时感觉一阵尴尬,将手中的梭型剑收到身上,然后低声解释道:

    “其实那位鸣玉儿姑娘是为了保护孙长老的孙子孙威平而中了一剑,那一剑非常要命,几乎贯穿了鸣玉儿姑娘的整个胸腔,孙长老似乎也很感动,就拿出了自己珍藏的千年人参来熬汤给鸣玉儿姑娘吊命,不过这也不是个事对吧,所以我就想到了孔神医,打算去朔方山上寻找他老人家,哪知道刚走到朔方山的山腰,就遇到了孔神医,不过他老人家是答应了祖秉慧的请求才下山的,我也是死磨硬泡,加上乐景的求助,才算是让老人家回心转意,同意去救治鸣玉儿姑娘的病症,不过那毕竟是个女的,我害怕你知道了不开心,所以就没有主动说出来,哈哈,看来我老婆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小心眼嘛!”

    “那当然了!”钱苏子听到秦渊的话,顿时一扬脑袋,呵呵的笑道:

    “人家可是为了保护孙威平那小子才受的伤,关你什么事情啊?你不过就是去寻医问药罢了,人家心仪的估计还是孙威平才对,我为什么要因此而嫉妒啊?”

    “那就好,那就好!”

    秦渊咧嘴呵呵的笑着,轻轻的拍着自己的胸口,感到一阵放松,幸亏自己没有说那鸣玉儿是自己从沙漠中救出来的,不然的话,估计事情就不容易这么轻松应对了!

    “真没想到啊,孔神医竟然是贺兰会长的舅舅,早知道我们就应该和贺兰会长打好关系了,而不是和林琥文那个混蛋了!”

    钱苏子默默的嘀咕着,秦渊听了也是一阵无语,确实没想到林琥文的野心有这么大,原本以为这家伙就是想要取贺兰荣乐而代之,却没想到这厮竟然打算搂草打兔子,将整个河套平原都给霸占了,这一点不管是自己还是贺兰荣乐,都是绝对不能答应的!

    “是啊,幸亏林琥文这个时候冒了出来,不然的话,我们和贺兰会长的关系,还不知道要糟糕到什么地步呢!”

    秦渊默默的分着,前面的钱苏子听了,也是黯然点头,知道秦渊说的很对,秦皇门和贺兰荣乐的暂时合作关系,脆弱的简直就像是空中的一根蜘蛛丝一样,轻轻一挥手,可能就断掉了!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这话,率先进入到了孙家堡当中,看着满地的尸体,这才惊讶的问起来刚才的事情,也从孙威平的口中知道了刚才孙家堡祖孙两代齐上阵的壮举,不由的感慨道:

    “果然是老当益壮啊,没想到孙长老年近八十,还依然能够使得强弓硬弩,还能够一次放出两箭,真是神人啊!”

    “哪里哪里,也就是放出了三四轮罢了,这使弓者最怕持久,一开始蓄力充分,自然是箭无虚发,等到时间长了,这身子骨就兜不住了!要不是那山下的黑衣人没有强攻,恐怕老夫就是再神勇,也挡不住那些古武猛士啊!”

    孙长老摸着自己花白的胡子,满脸笑容的看着秦渊,刚才已经睡下的老人家听说秦渊又重新回来了,顿时来了精神,无论如何都要等到秦渊进到城堡,亲自欢迎,虽然孙威平很为爷爷的身体担心,但是也知道爷爷这么做都是为了能够在秦渊面前显示自己的存在,自然也是心下感激,小心的在旁边伺候着耄耋之年的爷爷!

    “那也是好厉害的身法啊,在我们京师,您这样岁数的老人都是痴傻瘫痪的多了,像您这么硬朗的身躯,真是少见呢!”

    钱苏子听到老人家的话,也忍不住出口夸奖两句,孙长老闻言一愣,好奇的问起钱苏子的身份,等到知道钱苏子竟然是朝廷敕封的呼兰郡主之后,顿时惊叫两声,慌忙跪倒在地上,摇着脑袋,一脸不可思议的说道:

    “都说秦门主的夫人是朝廷的郡主,之前老夫我是打死都不信啊,没想到这传言竟然是真的,老夫活了七八十岁了,听过的传言数不胜数,也是头一次听到这传言竟然是真的啊!”

    “哈哈,那看来我们是让您老人家吃惊了一把啊!”

    秦渊听了也甚是开心,对着老人哈哈一笑,旁边正在给鸣玉儿动手术的孔朝煋猛然间一蹙眉,对着这边的孙长老吼道:

    “老孙头!怎么?难道我孔朝煋的医术也只是传言不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