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第838章 第二春  “这事儿没时间,王律师,你最好赶紧想想办法。除了劝我老婆之外,还有没有别的办法?”丘勤着急,这事儿肯定劝不了,他用求的估计都不成。

    古墓的事儿瞒不住,真要因为这个出事,齐敏蓝巴不得跟他离个干净,哪里能劝得回来。

    王律师为难极了:“你是她老公,你没办法让她回心转意。我只是律师,只能用法律途径,尽可能保护你的利益。但目前为止,你跟她的这场婚姻关系之中,你是错误方。法律不可能有条文保护你啊。”

    等二人赶到法院的时候,也是没商量出个结果来。

    听了王律师的意见,丘勤去厕所抽了半包烟,这个婚现在不是他想不想离的问题,是齐敏蓝肯不肯罢休的问题。

    所以,要是他真的不想离,只能从齐敏蓝下手。

    亏得离开庭还有两个小时,做了好充分的准备,丘勤散了自己的一身烟味儿之后,直接奔了花店,买了九十九朵红玫瑰,老大的一捧花,回到了法院。

    相比丘勤的早到,齐敏蓝就不慌不忙,在开庭前半个时到就可以了。

    她刚从车上下来,一捧如火一般的红玫瑰就那么往自己的眼前一送,好不迷人,叫人动心。

    齐敏蓝拍了拍自己的胸:“你是不是送错……”

    等她看到花捧底下丘勤的那张脸时,冷笑了一下:“你这花是不是送错人了?”这些花,不该是送给那个二奶的吗?

    送给她这个黄脸婆,多浪费啊!

    “没有,敏蓝,这是送你的,再有一个月,就是我们结婚二十五周年的纪念日了。”换作以前,什么纪念日,丘勤一个都不记得,今天能提起一个纪念日,齐敏蓝听了都觉得稀罕。

    “成了,这花啊,送给你的那个二奶吧,我不需要。至于纪念日,之前那二十几个没过,今年这个更过不了。还有二十分钟开庭,迟到多不好,走吧。”齐敏蓝嗤笑,这会儿知道有结婚纪念日,要给她送花儿了?

    早干什么去了?

    这会儿,晚了!

    “敏蓝,我不想离婚,其实……”

    丘勤的甜言蜜语还没能说出来,齐敏蓝高跟鞋一踩,绕过丘勤就往法院里走:“行了,你的那些话留给那个女人吧,我不需要。我们俩都过了小半辈子了,自从晨曦五岁之后,这还是我第一次听你说这话。就这样的时间跨距,我能被你哄住?”

    不想离婚?

    没门!

    “齐敏蓝,你到底怎么样才肯不离婚!”一再被下脸,丘勤气得把花给砸在了地上,恨不得用力踩上几脚。

    热烈张扬的红玫瑰看在丘勤的眼里,就像是齐敏蓝肆意跋扈的笑容,一样可恶至极。

    齐敏蓝往里走,碰上了正好往外走的乔栋梁。

    看见乔栋梁,齐敏蓝刚刚还笑得如阳光般灿烂的脸,这会儿阴沉了下来,为什么来法院,都能见到讨厌的人。

    不过乔楠她爸来法院干什么?

    当齐敏蓝见到乔栋梁手里拿着的红色小本本上,清楚地写着离婚证三个字时,还挺意外的。

    女儿要跟人家儿子订婚了,老子这边就先离一个婚,这一家人可真够奇怪的。

    齐敏蓝认识乔栋梁,乔栋梁不认识齐敏蓝,目不斜视,直直地从齐敏蓝的身边经过。

    好不容易跟丁佳怡把这个婚离了,乔栋梁只觉得自己浑身一阵轻松,那块一直压心上的石头,这会儿,总算是可以放下来了。

    “丘敏蓝……”丘敏蓝走了,丘勤只能跟上去。

    丘勤倒是想拦着不让齐敏蓝进法院,可是法院门口也是有执勤人员的,他一要对齐敏蓝动手,自然就有人出手拦了。

    王律师出来看到这一幕,差点没想给丘勤跪了。

    作为过错方,丘勤以及丘家人犯的错,都够俩人离十次婚了。

    现在又在法院的门口,被人家执勤的保安抓了个正着,一旦到法庭,丘勤的这个动作可以被视为家庭暴力。

    有这么一个当事人,真悲剧,对方还是个法盲,就更惨了。

    “丘主任,别闹了,再闹,咱庭都不用上了。”王律师跑到丘勤的身边,好歹算是把丘勤拉住了。

    最后,哪怕丘勤不乐意,但是齐敏蓝提供的证据充分,丘勤在这段婚姻里,的确做了对不起齐敏蓝的事,又在法庭门口对齐敏蓝动粗。

    既然双方感情不在,中国的法律当然是不会勉强这样的夫妻继续在一起,最后被判断离婚。

    等二人从法院里出来的时候,两人手里各自拿着一本新鲜出炉、热腾腾的离婚证。

    “丘勤,咱俩以后没关系,我不会再见你,你也别来找我,找我也没有用!”想着古墓的事儿,齐敏蓝心里还存着气呢。

    那么多的钱,她一分也没有摸到过,丘勤全拿去便宜外面那个女人了,今天还不想跟她离婚,要拖累她,这个男人,是真的没有良心。

    丘勤的脸黑黑的:“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我可以理解。以前的不愉快,我也不想再提了。大家好歹夫妻一场,你在离婚协议上提的要求,在庭上,我也都答应了。现在,你能不能给我一句准话,我是不是要出事儿了?”

    丘勤这么说,齐敏蓝倒了犹豫了一下,没有直接拒绝。

    良久,齐敏蓝深吸一口气:“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你自己注意一点。别的,我就不说什么了。”

    丘勤自己干过什么事,他应该明白,所以会出什么事儿,自己心里明白。

    丢下这句话之后,齐敏蓝就利落地离开了。

    丘勤和齐敏蓝用合法途径赚的钱,绝大部分,都在齐敏蓝的手里。

    至于丘家在平城的那套老房子,齐敏蓝没要,丘勤真要进去了,丘家二老也得有个地方住。

    齐敏蓝可不想因为跟丘勤离个婚,就彻底把自己的名声给弄坏了。

    齐敏蓝说年轻不年轻,但说老也不是那么老,模样也不差,不显老,谁说得准,齐敏蓝就没有遇到第二春,再结一次婚的机会。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