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第980章 谁是阴沟
    第980章 谁是阴沟  卫德最看不起的人,却却是将他看得最穿的一个人。

    翟华忍不住轻颤了一下,假如乔楠的怀疑都是真的,那么卫德这辈子犯的最大的错,或许不是在她的面前说谎,该是他对乔楠的轻视。

    “他算不算是阴沟里翻船?”问出这句话的翟升差不多已经判定了卫德的罪。

    身为一个军人,身为一个理智尚未欠费的正常人,翟华从来不相信,这世上有什么事情会有那么多令人惊讶和意外的巧合。

    巧合多了,那就是人为!

    翟升眉毛微竖:“是你心向沟渠吧?”

    什么破比喻,楠楠怎么可能会是阴沟。

    翟华惨笑了几声:“也是,错看的人是我,不是你。翟升,这下子,你可得意了,连找个对象,乔楠都比卫德能耐,光明磊落多了。”至于她找的这个卫德,就跟个筛子似的,浑身都是漏洞。

    翟升看见翟华的惨笑,只觉得扎眼:“没什么可得意的,这事儿顶多是证明了,我的眼光比你好一点,仅此而已。”

    “对,仅此而已。”翟华似泄愤一般,一巴掌用力地拍在了办公桌了,仿佛一点都感觉不到疼似的:“乔楠曾经劝过我一句,谁年轻的时候,没爱上一个渣。”

    那个时候,她还不肯承认卫德是个渣,她觉得,卫德顶多是一个缺点比一般人多了那么一点点的普通人。

    这会儿,翟华不可能再有这种天真的想法了。

    为了能够保住自己的秘密,能害对方断腿,逼其离开部队,再妄图取代对方,坐上对方位置的人,论起这样的心思,这不是比一般人多了一点缺点,这是比一般人多了一点心狠手辣!

    翟升看着近乎在崩溃边缘徘徊的翟华:“知道就好,亡羊补牢,为时未晚。你跟卫德只是在处对象,还没结婚,所以发现得并不算迟。”

    “结婚怎么了?!”翟华咬牙:“哪怕军婚之后,离婚不易,但乔楠说得对,要是真的嫁错了男人,就算是再困难,也得把婚离了。我容许我的爱人有这样那样的缺点,但我绝对不允许我的爱人有这种害人,残害战友的恶劣行径。”

    别说是爱人了,只是一个普通的士兵,但凡对方存在这样的行为,翟华也会二话不说,把对方从部队里赶出去。

    对普通的士兵,翟华尚且这么严格,那么她对自己另一伴的要求,只会比普通士兵更严格。

    此时下定决心,一旦查清卫德当年对江排长做的事,真的是故意而非意外,自己一定不会再给卫德任何机会,要跟卫德分得清清楚楚的翟华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卫德所做的丑事,不单单只有这一桩,更打击翟华的事,还在后面。

    乔楠把调查卫德的事儿,丢给翟升之后,她就没怎么再跟翟升联系了。

    翟升有自己的任务,乔楠的课业又忙,加之她早就做好了短时间之内是不可能有什么收获的准备。

    她干脆把卫德的事暂先丢在一旁,先顾好自己的事情先。

    国庆后,乔楠收到一封又一封由翟华转寄给自己的来自于卫德的信,乔楠就更平静,更放心。

    只要翟华不心软,肯硬起心肠,不接触卫德,不被卫德哄,对于调查卫德底细的事儿,乔楠是真的一点都不着急。

    “赶紧的啊。”国庆没多久,施晴在瞒着冯家人的情况之下,用最快的速度转到了国大。冯家的人还没反应过来,许胜男筹备许久,新英语社的社团活动,总算是要开始了。

    在高岩的大力支持下,新英语社的社团活动不再像以前一样,被其他社团的人嘲笑充满了穷酸味儿,舞台搭起来,设备租起来,音响放起来,华丽的灯光亮起来!

    看着这一切,明明自己已经忙翻了,但许胜男却越来越有干劲儿,仿佛有一身使不完的力气一般,又是喊人,又是自己亲自动手。

    “许副社长,舞台已经根据你的设计都装饰好了。”乔楠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作为只为社团拉赞助的干事,乔楠差不多可以功成身退了。

    不过这次活动这么有义务,好歹自己也出了不少力参与的,最后一步了,乔楠哪有双手插在口袋里,站在一边看的道理,当然是能帮多少是多少。

    “好,谢谢。”许胜男累得下巴都变尖了,可是眼睛却是非常地亮:“乔楠学妹,要不你再帮我去确认一下,借的那些服装,没有问题吧?”

    “可以。”这并不是什么复杂的活,乔楠拿着许胜男给的节目单以及备注资料,对照后台堆得满满的演出服:“数量、款式都对,现在是不是表演者把这些服装领回去,换上?”

    许胜男看了一眼:“你觉得差不多了,就行。”

    得到许胜男这个答案,乔楠就让人来领衣服。

    看到乔楠就跟主人公似的,忙里忙外,安排一切,还能够对自己的学长、学姐“呼来喝去”,同作为大一新生,尤其还是同一个班的某些人来说,心里特别不是滋味儿。

    吕颜对乔楠的羡慕妒忌恨都快从眼睛里扑出来,淹向乔楠了:“哼,拿着鸡毛当令箭,不过就是狐假虎威,有什么好得意的。”

    新英语社的社团活动开展了,老英语社当然也不能落于人后。

    不单是许胜男心里憋着一口气,想要自己赢过邹文宣,让新英语社压过老英语社。同样傲气无比的邹文宣同样抱着差不多的心态,总让老英语社的活动跟新英语社的活动同一天开展,非要把新英语社和许胜男压得死死的。

    许胜男都不懂得避其锋芒,非要自寻死路,邹文宣就跟许胜男死磕到底,半点都不客气。

    今年这一届社团活动,因为乔楠的突然杀出使得向来“最穷”的新英语社成了今年“最富有”的社团之一。

    学校之中不少人都清楚新、旧英语社,尤其是邹文宣跟许胜男之间关系的人,多少都抱着看好戏的心态,想瞧瞧今年这一届社团活动,会不会搞出什么新的花样来。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