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第1210章 妥协  “吵吵吵,要是你们俩的日子真过不下去了,我又没勉强过你们。反正你们也离婚了,没复婚过,去年你们是怎么过日子的,现在也可以啊。我高中那会儿都没拦着不让你们离婚,我现在长大了,都能谈恋爱交男朋友了,难道还会需要爸爸妈妈在身边吗?别把你们想在一起的念头,变成责任强加在我的身上,不好意思,我不接受!”

    脾气暴躁的乔子衿完全失了平时在家长面前的温柔乖顺:“还想好好过日子,就给我太平,安静一点。不想的,滚!”

    喊出“滚”这个字的时候,乔子衿特别有恃无恐。

    乔栋梁跟乔楠以前住的那套小院儿已经被“收”回去了,乔栋梁一旦离了乔家小院儿,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

    乔子衿不再担心,万一丁佳怡跟乔栋梁吵架,她身边少了父亲的照顾,日子就会困难地过不下去。

    如今,是她爸应该担心,一旦惹恼了她跟她妈,她们母女俩一把他赶出去,她爸就只能睡大马路了。

    搞搞清楚情况,这会儿了,还敢得罪她,她爸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以为这个家,这套房子,仍然是他说了算吗?

    乔子衿的这一声“滚”,不但骂得丁佳怡傻眼,乔栋梁更是像被五雷轰顶了一样,整个人完全反应不过来,只能木讷,受伤,不敢相信地看着乔子衿。瞪大的眼睛仿佛无声地在问:大女儿说的那个“滚”,是冲着自己来的吗?

    同时面对两位至亲难以相信的目光,乔子衿的火气降了降:“行了,大过年了,给大家彼此一点好日子过行不行?妈,还有你,有些事情,你再不高兴,那也是事实。以后,你收敛一点,别再死丫头前,死丫头后了。你都说了,乔楠没良心。你小意讨好她,她都未必愿意给我们好脸色看。你天天把她挂在嘴边骂,她还能把你当亲妈一样供着养着,听你的话?别自欺欺人了。”

    事到如今,乔子衿知道,她不服软都不行。

    假如她继续跟乔楠闹脾气下去,她不是看不起乔楠,要让乔楠没日子好过,她这是要跟自己过不去,让自己没好日子过。

    这一点,乔子衿在陈军的身上,已经深刻的了解到了。

    “妈,你要记住,乔楠愿意认我们,偶尔松松手,帮我们一下,我们才有好日子过。你是,我也是。光嘴巴上厉害,嘴硬是没有用的。你嘴硬,能帮我毕业之后找份好工作吗?你嘴硬,乔楠能巴巴地钱捧到你面前,让你花吗?”

    暑假的时候,她就是嘴太硬,以至于最后她只进了翟家的大门,却没有被翟家的人当成亲戚,留在翟家住一晚。

    翟家人对她的态度,才是让陈军宁可亏本,不去计较以前在她身上砸了多少钱,断然抽身,和她分手的。

    假如那个时候,她的态度好一点,哪怕翟家不把自己当亲戚看,她照样能嬉皮笑脸地贴上去,以翟家人的教养,做不出太过分的事情来拒绝她。这么一来,她不信,陈军还能跟她分手。

    和陈军恋爱的失败,难得让乔子衿痛定思痛,认真反省,找出自己的短板和死穴。

    在好日子面前,脾气跟骨气,那算个屁!

    乔子衿发了一通脾气之后,语气和态度倒是缓下来了。

    丁佳怡虽然不再像以前一样,完全舍得地在乔子衿的身上无限砸本,不过,对乔子衿的话,丁佳怡还是像以前一样听的。

    乔子衿都这么说了,丁佳怡又实实在在想沾乔楠的光,尝一尝女儿嫁给首长做儿媳后,自己能得到什么样的好处,生活能有怎样的改变。难得乔子衿能想得通,愿意向乔楠低头,丁佳怡哪有继续再跟乔楠闹下去的道理,很是乐意接受乔子衿的这番话。

    唯有心还算正的乔栋梁如同雷击一般,越发受打击地回不过神来。

    短短一分钟的时候,还算硬朗,身姿挺拔,军风尤在的乔栋梁刹那苍老了许多。

    一个男人,四十几岁,其实正是精神面貌最正、向上,思想成熟的大好时光,不然的话,哪有男人三十一支花的说法儿。

    可是,乔栋梁本该在自己最是风茂的时候,脸带苍色,背有伛偻,转瞬便老了十几岁的感觉,整个人带有迟暮的哀色。

    “爸,你怎么了?”感觉到乔栋梁好久不说话,乔子衿觉得怪异,出声问了一句。

    许久,乔栋梁叹了一口气,一脸的嘲意跟苦笑:“我怎么了?我就觉得我老了,跟不上时代的进步,已经无法适应社会的变化以及思想的扭曲。我老了,能力不足,我就应该服老,管不了那么多,就不要大包大揽地管那么多。你跟楠楠长大了,不但有自己的想法,主意一个比一个大。”

    “成吧,以后你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不说什么了。呵,我说了,也不见得有人听。是我自大过头,到头来,我就特么是一场天大的笑话。”

    “爸,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乔子衿一惊,总觉得她爸话里有话,而且她爸给人的感觉,怪怪的:“爸,你是不是又想不管我,回到乔楠的身边去?也是,乔楠现在是翟家的儿媳妇。当年,她还不是呢,照样让你有大房子住,有大彩电跟大冰箱用。现如今,你要跟着乔楠过日子,享的福肯定比以前的还要厚。不怪你现在看不上我这个依旧还要花你钱的女儿了。”

    说到最后,乔子衿完全说气话,反话,刺激乔栋梁,同样也是在对乔栋梁使激将法。

    比男人,她是怎么也比不过乔楠了,哪怕陈军没跟她分手,也不行,她反过来还要借乔楠的光呢。

    以前陈军教的那些,当时,她不能理解,不能接受,现在,乔子衿已经慢慢懂陈军教过自己说的话的真正用意和作用了。

    唯一还能让她沾了乔楠光的,就是乔栋梁和丁佳怡的存在,尤其是乔栋梁,他才是关键的关键。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