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第1217章 学精  大过年的,总算还是有点小好消息的,不是吗?

    “现在放心了?”使坏的翟升难得有功夫,把仨宝一个个都翻过来,让他们趴在床上,就跟小乌龟一样。

    大宝看了翟升一眼,不耐烦地翻了过去,动作既利索又速度,那叫一个连贯,都不带停顿的。

    翟升看了眼睛一亮,怪不得老爷子经常在他耳边提,大宝跟二宝的根骨特别好,天生就是当兵的料子,的确是啊。这才几个月,翻身的动作,颇有军人之风,可以的。

    等大宝和二宝长大之后,他该找个机会,经常把大宝、二宝丢到部队里去,找人好好锻炼锻炼他们。这样一来,大宝、二宝接了他的班,他就能够早早退休,陪在楠楠的身边了。

    才替了翟耀辉的班,这会儿已经开始算计起亲生儿子来,盼着儿子早点长大有出息,替了自己的位置,他也好像亲爸似的,领些相对轻松的活,天天把老婆带在身边秀恩爱。

    “你干什么呢?”“啪”的一声,乔楠在翟升使坏的手背上拍了一下。

    翟升就跟在烙饼似的,让仨宝排排躺着,使得仨宝像三张饭,然后手一翻,仨宝就纷纷变成趴在床上的姿势了。

    仨宝似乎挺讨厌趴着的这个资格,所以喜欢靠自己的努力翻过去之后,四脚朝天,把小脚翘得高高的,拽在手里,然后拉进嘴里啃一啃。这个习惯,仨宝还是非常相似的。

    每每仨宝靠着自己的能力,翻过来,小脚才抬了一半,小肉手没能抓住小短腿呢,眼前一花,等爸爸的大手离开自己的身体时,他们再次从仰躺着的姿势,改变成趴着的姿势。

    仨宝翻得越利索,翟升折腾仨宝的动作也就越快,他仿佛成了烙饼的老手,嗖嗖嗖的,连一秒的时间都没有,仨宝再次被无良的老子,翻了过来。

    次数多了,大宝还好,憋着一股气,像是跟亲爸扛上似的,只要翟升一翻,大宝灵活地像一尾小鱼,扑腾一下,又翻回来了。

    二宝……

    浑身是戏的二宝可就没大宝的这个脾气,当翟升的手再伸过来时,二宝眼睛一亮,小嘴一张,脖子一扭,一口咬住了翟升的手。

    当然,只凭二宝的那张小嘴,和才冒尖尖角的小米牙,这一口咬下去,半点杀伤力都没有。翟升只觉得咬着自己的小嘴巴软软的,没什么力气,唯有那么一个点,有那么硬硬的感觉。

    翟升坚持要翻,二宝如同小狗狗一样,咬住了便不肯松嘴,两只小手扒拉着拉住了翟升的衣袖,整个人像是一只考拉,翟升的手则是树枝,二宝整个人直接扒上去了,好让翟升没办法再把他翻过来。

    这一招,不但满身是戏,最重要的是耍无赖啊,精得不行了。

    至于三宝,作为家里唯一的小姑娘,脾气急一点,娇气一点,完全是可以理解的。

    上到老爷子这个曾爷爷,林原康这个师爷爷,下到一块儿出生的大宝、二宝两位哥哥,平时都很疼三宝,让着三宝。

    今天竟然出现了一个敢欺负三宝小公举的坏蛋,三宝小客气地张着小嘴儿,一声“哇”后,放声大哭。

    “怎么了怎么了,三宝怎么哭了?”老爷子一听唯一的曾孙女哭得这么惨,明明年纪不小了,都懒得上楼,一直是住在一楼的。偏在这个时候,老爷子的耳力过人,也能听得出来,此时的哭声是属于三宝的,二话不说,奔上二楼,冲是孙子、孙媳妇的房间,像是一位骑士一般,要解救三宝小公举:“翟升,你都多大的人了,还有脸欺负三宝。三宝不是你闺女儿吗,她才四个月大!”

    狠狠训了一顿自己一直以来都引以为傲的孙子之后,移情别恋的翟老爷子理直气壮地瞪了翟升几眼,再疼惜不已地把三宝抱起来,向来习惯扯着嗓子说话的翟老爷子一改平时糙爷们儿的形象,压低声音温柔地问道:“三宝不哭啊,曾爷爷替你教训你爸,让你爸欺负人。三宝不哭,曾爷爷疼你。”

    为了哄好三宝,翟老爷子真往翟升的身上“啪啪”拍了几下。

    翟老爷子没用多大力,听着声音响,实则不怎么痛,这点力度对于翟升来说,跟拍灰尘没什么区别。

    问题是,疼是不疼,可面子里子过不去啊。

    翟升再一次深刻地体会到,家里有了三胞胎之后,自己的地位下降的有多快。曾经对自己很是喜欢的老爷子,都叛变、投降三胞胎,不分是非黑白了,这个家可不得反了!

    搂着翻得辛苦的大宝和二宝,乔楠补偿般地在二个儿子的脸上用力亲了一口。

    得到麻麻的香吻,大宝和二宝的脸色马上绽晴,小嘴一咧,笑得跟朵小太阳花儿似的,肉乎乎的身体软软地倒在麻麻的怀里。二宝一人一边,刚好把麻麻的怀抱占得全全的,小哥俩都不用你挤我,我推你。

    翟升脸黑了一下,坐到了乔楠的身后,手一伸,把乔楠连同大宝、小宝圈到了自己的怀里:“老爷子很宠三宝?”他小的时候,老爷子似乎没怎么抱过他。听说,他爸也是这个待遇。不过,轮到三宝的身上,就有点不同了。

    “老爷子对仨宝都挺好的,不单喜欢抱三宝,大宝和二宝也经常抱。不过三宝是小姑娘,老爷子难免多疼三宝一点。你也知道,三宝是急性子,谁要把三宝惹急了,三宝一哭,老爷子能不紧张吗?”

    如今的仨宝,唯一的杀伤性武器,就是自己的哭声,引来长辈,让长辈替自己讨个公道,把欺负自己的人再欺负回去。

    尤其是三宝,三宝被欺负急了,哭得那叫一个快,而且还伤心不已,哀恸莫明。

    听着三宝这样的哭声,乔楠恍惚之间,产生了一个怀疑:她怎么觉得,三宝的哭声跟二宝的哭声,越来越像了?

    冲三宝这样的哭声,老爷子往往还没把事情问清楚,就先哄起了三宝,并且不管不顾地把惹三宝哭的人,先臭骂一顿,替三宝出气了再论是非。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