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谁家的娃,还能根据自家长辈的情况,挑了这么好的一个时间点出生的?

    翟耀辉和翟升都不至于年年错过三个孩子的生日,在他们这样的家庭之中,家长在场的陪同,比买再昂贵的礼物,都更加讨孩子的欢心,让孩子高兴。

    “记得。”一把逮住了跑向林原康,让林原康抱的大儿子,翟升捏了捏儿子特别肥的小手,手心手背上全是软绵绵的肉,就连手指都长得圆圆胖胖。

    翟升想到,自己没这么胖过,楠楠更是太瘦,他巴不得楠楠身上能够多长一点肉。怎么他跟楠楠都不是胖子界的人,偏三个孩子的那一身肉多的辣他眼睛呢?

    大宝和二宝是儿子,以后丢到部队里,不出三个月,他能保证大宝和二宝会有一具如他一般强壮又标准健硕的体魄。

    可三宝是小闺女,他该怎么办?

    “记得,礼物呢?”林原康手一伸,替三个孩子要礼物,睨着翟升的眼神特别不善。

    谁让大宝要跑向林原康的时候,翟升竟然在虎口拔牙,半路截了林原康的胡。

    要知道,三个孩子之中,三宝爱娇了一点之外,大宝和二宝会走路后,其实都不太爱让人跑着,宁可捣腾着自己的两条小短腿,一点点慢慢走路。

    今天是冲着家里多了那么多“陌生人”,一瞅着几乎天天来陪自己的老爷爷,大宝想也不想地奔向了林原康这个老熟人,毅然决然地抛弃了亲爷爷和亲爸爸。

    林原康这话一出,苗靓转冷的目光落在了翟耀辉的身上,眼神里的指责之意跟林原康说出来的话,那是一毛一样。

    翟升要给三个孩子送生日礼物,身为三个孩子的爷爷,老翟不是想赖吧?

    翟耀辉脸色僵了僵:“有,当然有。既然是生日礼物,东西还等仨宝生日那一天,再拿出来吧。”这样一来,他还有几天给三个孙子准备礼物。

    不是翟耀辉不够喜欢三个孙子,没把三个孩子放在心上,实在是太忙了。

    翟耀辉有时候忙起来,常常打瞌睡醒过来的时候,都不记得自己人在哪儿。让身边的助理帮忙去挑选三个孩子的生日礼物,翟耀辉又不愿意,觉得这样委屈了三个孩子。

    这磨啊磨,拖啊拖的,翟耀辉还真没备三个孩子的生日礼物。

    似乎是被老婆给看囧了,翟耀辉连忙转移话题,他可不想在老子、老婆以及儿子、孙子的面前,被林老这个“外人”给比了下去:“施家的人,从魔都搬到首都了。仨宝周岁生日礼,施家的人跟彭家的人,应该都会出现。”

    施鹏被调回中央也有一年了,本来,施家的人去年就该跟着施鹏这个唯一的儿子回到首都的。

    问题是,施坤也是个要面子的人。

    当年,施鹏跟自己争首长的位置,落败之后,身体硬拼了几年,愣是差得厉害,最后去“犄角旮旯”的平城部队,定居了下来。

    施坤还想靠着施鹏这个儿子,从魔都搬到首都,为此,施鹏一去平城,施坤宁可带着老妻,继续留在繁华的魔都,都没跟着唯一的儿子跑平城。

    这事儿,当年那会儿,谁不知道。

    施坤所用的借口是,他老了,年轻打仗落下了不少旧伤,老妻的身体也不太好。

    魔都多繁华的地方啊,这里人多,医院多,好医生多。他带着老妻留在魔都,也好方便照顾自己的身体。他们老的身体好,不需要子女担心,就是对子女事业上最大的支持和帮助了。

    施坤丢出这么一套冠冕堂皇的话来,不少人虽然鄙视施坤,但更多的是可怜施鹏有那么一个糟心的老子。

    在生活享受面前,哪怕施鹏是施坤唯一的儿子,这一层身份一点都不好使。

    现如今,施鹏出息了,武职的路走不下去,转文职,还真被他混得风生水起,被调回了中央。

    多少施坤的旧识,一直在等着看施坤的好戏,想看施坤什么时候会不要脸地跟过来。硬熬了一年,今年施坤这是熬不下去,决定要跟儿子一家“团圆”了。

    施坤回来,翟耀辉是没有感觉的,之所以这事儿被翟耀辉放到饭桌上一提,原因不是施坤,而是几年前离婚后带着女儿回到娘家的齐敏蓝。

    齐敏蓝年纪大了,又享受惯了,不可能有什么作为。

    不过,当年娇气又任性的丘晨曦在这几年时间的磨砺之下,哪怕不能用脱胎换骨来形容,那也是大变样了。

    丘勤都没走成功的路,丘晨曦却做得很好,成了魔都政治办里一个后起之秀。

    翟升都是三个孩子的爸爸了,丘晨曦与翟升订婚失败,投靠施坤这个外公之后,混得是越来越好了,奇怪的是,超过二十五岁的丘晨曦,不但没有结婚生子,连男朋友都没有交往一个。

    这一点,翟耀辉就不得不多注意一点了。

    不为保护乔楠这个儿媳,翟耀辉也得为了三个孙子,而留心齐敏蓝和丘晨曦。

    对这两个女人,翟耀辉都留了心,更何况是一直视儿子为对手的彭宇呢。

    翟耀辉打听过了,自从彭家先几年回到首都之后,彭宇还是比较执着的,不仅时时刻刻地掌握了翟升的各种信息。尤其是翟升在部队里的表现,彭宇从来都能拿到第一手资料。

    翟升回到首都进入部队没多久,彭宇就给翟升使了一个大绊子,害得翟升差点出大错、受罚。

    像这样的彭宇,翟耀辉盯起来,盯得更紧了:“彭家似乎已经在给彭宇安排相亲对象了。”

    听到这句话,翟升没有什么反应,倒是林原康朱眉梢一挑:“什么意思,好端端的,为什么提到这个?”彭宇比翟华小了两岁,他这个年纪相亲结婚,不是挺正常的。

    翟耀辉这个时候提起这个话题,难不成,其中还有什么说法?

    “彭家在找家庭史上,曾有过多胞胎的姑娘。”翟耀辉看似平淡的一句话,却颇有石破天惊之势,震得其他人皆是一惊:不会是自己想的那个意思吧。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