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想着才满周岁的二宝,都会跟自己闹情绪了,乔楠也是哭笑不得,她这个当妈的,直到现在也没有弄清楚,好端端的,小戏精的二宝怎么就闹上情绪了,给她来一个上集提要行不行?

    苗靓把二宝从头发到胖脚丫子,由上到下,全都摸了一遍。

    正如乔楠所说的,二宝没半点不对劲儿的地方,那睡得红扑扑的小脸蛋红得跟苹果似的,怎么看怎么健康,哪儿有半点问题啊:“那我们这是虚惊一场?可二宝昨天晚上……二宝这是怎么了?”好端端的,就那样了?

    乔楠先把大宝抱了起来,进厕所。

    几乎乔楠才把大宝的裤子脱了,大宝自动自发地嘘嘘,含含糊糊地喊了一声“妈妈”,接着眯上眼睛,继续睡。

    把完了大宝,然后是二宝和三宝,三个孩子把了一遍之后,乔楠缓了一口气:“我猜,昨天二宝应该是闹小情绪了,之所以因为什么闹的小情绪,我还真猜不到。我刚到家的时候,二宝还挺高兴的,睡之前,突然脸拉下来的。那个时候,有发生什么事吗?”

    豆丁大的小人儿,不但会闹情绪,差点没把大家吓死,面对自己有这么一个儿子,乔楠也是醉得不要不要。

    乔楠忍不住怀疑,以后翟大哥真要把二宝这个儿子和大宝一块儿送到部队里去吗?

    说句不地道,不是当妈该说的话,她都快觉得,演艺事业指不定会更适合二宝。

    确定二宝是真的没问题,苗靓才算是完全放松下来:“既然二宝没事,现在又还早,你要不要再睡一会儿,别白天去了没精神。容易被人逮。”这个情况在她看来,被逮得太冤枉了:“要不,跟你师父打一声招呼,让你师父帮你请个假?”

    儿媳心疼自己,苗靓同样不忍乔楠整天忙得跟只陀螺似的,没有停下来休息一下的时候。

    哪怕乔楠还挺想的,可最后依旧摇头:“不了,好在平时我睡眠时间挺充足的,难得熬了一个晚上。昨晚,我也不是一直没有睡,顶多是睡得不踏实,没事儿。只不过,今天回来之后,妈,仨宝可能需要你多照顾一点,我得补个觉。”

    头一次熬夜,乔楠挺不适应的。

    问题是乔楠知道,自己这么一个新人进了外交部,有人看自己不顺眼呢。

    难得这么好的学习机会,又是师父舍了自己的脸给自己争取来的,哪怕是实习,乔楠觉得自己也该兢兢业业,至少不能给师父和师兄抹黑吧。

    乔楠坚持,苗靓也没办法,只能在哄好了三个孩子之后,送乔楠离开。

    乔楠一向不太喜欢喝咖啡这种东西,上辈子为了赚钱,喝咖啡提神熬夜,几乎熬到最后,乔楠一闻到咖啡的味道,都有一种想吐的感觉。

    其实回头想想,乔楠觉得挺奇怪的,她苦熬成那个样子,身体备棒儿,每年公司给员工提供的一次身体检查,她检查出来的结果都是健康得不要不要。

    相反,从小在爸妈的呵护之下长大,没吃过什么苦头的乔子衿却得了尿毒症,必须换肾。乔楠直到今天都想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她还以为,她会比乔子衿先死呢。

    好吧,事实上,最后的确是她先死。

    不同的是,乔子衿可能是病死,她是被她妈害得出了车祸,意外死亡。

    闻到隔世的咖啡味,乔楠打着哈欠进办公室,坐在自己的实习办公位置上。

    昨天那个临时任务已经完成,之后还有一些后续工作,这些都不是乔楠和邓文昌这种新人可以参加的。

    邓文昌来得比乔楠早,当他看到乔楠一脸菜色不说,还顶着一对熊猫眼,萎靡不振的脸色显然是过了一个“狂欢”之夜,纵欲过度的结果。

    邓文昌冷笑不已,他早就在猜,这个乔楠有点能耐,但才能一定不足。她昨天交给师父的那些资料,哪怕真的可以用,启到了不小的作用,他也敢说,那些资料绝对不是乔楠归纳、整理出来的。

    指不定乔楠找了枪手,帮她背后操刀,替她完成任务。

    可恶,他凭实力办事,偏连个机会都没有,像乔楠这种喜欢投机取巧,专门用一些见不得光的小手段无耻之徒,不但有机会,还得到了认可,真不公平。

    乔楠最好是别被他揪到小辫子,要不然的话,乔楠当初是怎么进这个部门的,他就怎么把乔楠给赶出去。

    外交部不需要像乔楠这种关系户,留着乔楠,他日,乔楠必成他们外交部的毒瘤!

    乔楠可不晓得,邓文昌是怎么腹诽自己的,她知道的是,邓文昌的小眼睛时不时落在自己的身上,那目光没有半点善意,冰凉的感觉,除非是死人才没有感觉。

    今天乔楠坚持不肯请假,不为别的,正是因为邓文昌的存在。

    每每面对邓文昌拿有色眼镜看自己的眼神,乔楠既无奈又生气,觉得自己太倒霉了,怎么会碰上邓文昌这种奇葩。

    她还愤怒邓文昌总是用鄙视和引以为耻的目光看着自己呢,尤其是面对邓文昌那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好脾气的乔楠都快要忍不住想要握起拳头,揍邓文昌一顿。

    呸,什么东西。

    谁也不比谁清高,好吗?

    她的确是用了一点手段才进来的,但邓文昌进来的办法,也不见得有多么光明磊落。

    对着像邓文昌这种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人,以后要有机会,乔楠也不想跟邓文昌做同事,特别是坐在一个办公室里,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那一种。

    太折腾人了。

    邓文昌不高兴,她更不乐意。

    被邓文昌这么“目光灼灼”地盯着看,不怎么适应的乔楠恨不得举起一本书,把自己的脸罩上,好隔断邓文昌那令人不舒服的眼神。

    好在,乔楠没那么做之前,何义的出现打破了乔楠与邓文昌之间的尴尬、怪异的气氛:“小乔,今天来得这么早?”何义回了一趟家,应该是事情办得不错。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