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也是以前她跟方芳从来没聊过这个话题,她还真不知道,方芳是这么看高岩的。

    这哪里只是不喜欢啊,方芳都快把高岩当成这世上最坏的坏人。

    别说什么结婚,方芳对高岩只怕是避之则吉。

    冲方芳这个态度,乔楠忍不住替高岩愁起来:“高岩这么惹你厌?你也知道,我见到高岩,应该叫一声师兄的。他在北大的人气,特别高,很多学姐非常喜欢他。现在他的公司开得不错,指不定后面来的许多学妹都崇拜高岩呢。”

    这么抢手的男人,别人是抢不到,方芳是不要。这个情况要是被学校里的那些学妹知道了,一准会气死。

    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丢啊。

    方芳眼睛一亮:“真哒,那太好了。乔楠,帮我个忙。好歹也算是邻居,你帮我好好观察一下,看看你们学校里有哪个姑娘特别好的,告诉我,带我认识一下,我给他们俩牵线搭个桥。”等高岩有了女朋友,以后就不会再对她开这种没意思又欠揍的玩笑了。

    方芳都动起了主动帮高岩介绍女朋友的心思,方芳说不喜欢高岩,乔楠知道,方芳不是在开玩笑,她是认真的:“得,我没当红娘的习惯。再者说,知人知面不知心,光用眼睛看的,不准。我家还有这么三个宝,你以为,我在学校的时间能有多少。别说是学妹了,我连学校的宿舍都只住过一个月,和同系的同学一点都不了解。”

    这种跨级的“了解”,太难为她了:“高岩不是不讲理的人,你那天拒绝了,高岩应该没有强行帮你把戒指套在手指头上吧。所以这事儿,你不用太担心。”

    方芳现在这个男朋友是个什么样的情况,乔楠不知道,也不好随便判断对方是好的或者是坏的。

    不过,真要问起来,乔楠还是比较偏好高岩一点。

    “这倒是。”方芳嘴角拉着,心情不是特别好地应了一句:“算了,以他的条件,他不会缺女人的。学校的时候,他靠着一张脸和一张成绩单,都能有那么多人追着他跑。现在,他口袋里放满了钞票,我替谁担心,也不需要担心他啊。”

    同学难得相聚,这一天,方芳是在翟家吃完晚饭才离开的。

    也是因为这样,翟华和田东有机会见到了那个能够让高岩动摇的方芳。

    说实在的,在田东这个男人的眼里,方芳长得一点都不出色,顶多是清秀了那么一点点。尤其是在翟家,未来岳母风韵颇佳,乔楠娇色正艳,哪怕是华华坚强之中透着一股让男人热血沸腾的野性美。

    几个女人坐在一起,就数方芳最没看头。

    跟方芳的“寡淡”之相不同,高岩算是少见的帅哥,长得好,脸型端正,五官精致,经得起细看。

    在种种情况之下,田东有些无法理解女人的想法,面对这么优秀的高岩,高岩一心一意地对待方芳,怎么方芳对高岩却是这么不屑一顾,不愿意跟高岩有半点牵扯。

    要是换一个人,知道高岩对自己有这样的心意,早高兴地扑向高岩,吵着嚷着要嫁给高岩了吧。

    “乔楠,我回去了,寒假我们再约?”方芳的实习期要结束了,得返校回城。她读的大学,不在首都。

    “好。”乔楠抓着三宝的小手,对方芳摆了摆:“等你下次再来,仨宝都会叫你姨了。下次来,记得带礼物,不要水果,给仨宝带就好了。”乔楠厚着脸皮提醒方芳,不是真的缺这点东西,是因为今天方芳上门来的时候,拿的东西都是老人的保健品。

    这种东西的价格,可比买给仨宝的东西贵多了。

    “好。”方芳痛快地答应了,不为别的,五分钟之前,她可算是心愿得偿,抱到了二宝:“再见。”

    “再见。”

    目送方芳离开,乔楠跟三宝脸贴脸:“三宝,妈妈带你去洗手手,洗脚脚,咱们睡觉觉了好不好?”

    三宝打了一哈欠,软软地靠在妈妈的怀里,用实际行动告诉妈妈,她早困得想睡觉觉了。

    一见大宝、二宝的情况和三宝的差不多,翟华学翟升的样子,一手一只宝地陪着乔楠、三宝上了楼,替乔楠一起照顾三个孩子。

    至于田东,翟华表示,在三个宝面前,田东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别打扰她跟三个孩子相处。

    好在田东早就习惯了翟华有了侄子就不要对象的习惯,一脸微笑、坦然不已地开着车子离开。

    在帮仨宝洗脸、擦手的时候,翟华多嘴地问了一句:“方芳跟高岩之间的事,你准备管吗?”反正在她看来,高岩这个男人真不错,方芳要是错过了高岩,太可惜了。

    她也不偏帮谁,纯粹是从女性的角度出发,觉得遇到这么一个好男人,太不容易了。要是再错过,把这么好的男人被外人给拐跑了,那真的能气死她,让她的脾气变得暴躁不已:“你说,他们俩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听东子说,高岩很稀罕方芳。”

    儿时是左邻右里,从小到青梅竹马,高岩还没跟东子似的,小时候早早出国,近年来才回来。两人在一起的时间比他们多多了,照理说,方芳跟高岩的感情应该很好才对啊。

    乔楠抱着洗完脸后,身上的小皮肤变得微红的三宝,上了暖暖的大床上。

    二宝躺在三宝的身边,侧着身子先抱了一下三宝,再翻身抱下大宝,然后像是完成什么任务似的,大大吁了一口气不算,嘴角上翘,带着微笑闭眼睡觉。

    “听方芳的说法,估计是高岩中二的时候,没少做惹方芳的事儿。他觉得自己成熟了,自己以前所做的事情,不过是些无伤大雅的小玩笑。姑娘心思细腻敏感的多。高岩觉得无所谓,说不准,方芳心里接受不了。”

    这是乔楠唯一能想得到在两人之间,有可能存在的误会了。

    “你的意思是,还小的时候,高岩因为喜欢方芳,故意做了一些去惹方芳的事?”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