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招惹还算好的,怎么的,也是欺负的时候居多。”男孩子会用欺负的方式去吸引自己喜欢的女孩子的注意。女孩子不会,面对这样的男孩子,女孩子接受和不接受的可能性是一半一半。

    很明显的是,方芳面对高岩的时候,是不接受的那一半。

    翟华翻了一个白眼,不再说什么了,合着现在看着绅士风度十足的高岩,还有那么蠢的中二时期,难怪方芳有近水的楼台,都不愿意借着这个机会去捞那月亮:“怪不得,方芳在大学里有男朋友了。天底下多少女的乐意找的对象,天天欺负自己,又不是欠虐。行吧,这事儿我不问了,你自己看着办,顺从心意办就好。东子的生意,不需要你操心。”

    乔楠打了一个哈欠,掀开被子,躺在了三宝的身边:“这事儿,我本来也没打算要管。我困了,你出去的时候,记得帮我把灯和门都关了。”

    “懒货。”翟华笑骂了一句,如乔楠所说,离开时,把灯和房门通通关好。

    短短一个月的实习期很快过去了,这个学期剩下的时间,也没多少了。

    在乔楠再次恢复成以往学校、家里两点一线的日程时,难得的,乔楠单独见到了高岩,而且高岩还是一个来的:“有空吗?”

    抱着孩子见到高岩出现的那一刻,乔楠非常无奈:“我不是特别有空,然后呢?”

    “聊一聊。”高岩的脸色不太好,很明显,这会儿他不太高兴。

    乔楠叹了一口气:“三宝,你跟大宝、二宝去那边玩好不好?妈妈哪儿也不去,一直坐在家里,三宝一抬头就可以看到妈妈了。”

    哪怕仨宝现在还小,乔楠也不愿意让仨宝过早地听到大人们之间这些复杂的事情以及关系。

    好在家里够大,阿姨在大厅里收拾出一个角来,说是一个角,其实那也差不多有十平方左右了。在这个小角落里,地上铺满了又厚又软的海绵垫子。海绵垫子上,则放满了仨宝的玩具。

    仨宝粘妈,倒不至于非要一直跟乔楠挨边,又或者非让乔楠抱着才算。只要仨宝抬头的时候,触目可及乔楠的存在,仨宝就不会计较乔楠在这个范围之内,没陪着他们一块儿玩,干自己的事情。

    三宝乖巧地点点头,也不用妈妈抱,豆丁大的身子一溜滑到地上,然后像鸭子似的颠着圆圆的小屁股,挤到了两个哥哥的中间,顺便再拿上自己最喜欢的毛绒玩具,一口咬了上去。

    三个孩子挤一窝了,乔楠才看向高岩:“你想跟我聊什么?”她能说,幸亏这个学期有时间不算短的实习,所以课业任务完全没有前两年的重,否则的话,像高岩这种情况,她完全不可能抽出太多的时间来“聊一聊”。

    高岩心烦气躁地搓了一把自己的脸:“芳芳拒绝了我的求婚,还在大学交了男朋友,为什么?”他一直以为,芳芳应该跟他一样,认定了他们俩的关系,他也一直在朝这个方向努力,希望将来可以给芳芳幸福。

    谁知道,这条幸福到达彼岸的船,不是他们俩的,竟是他一个人的。

    “因为你小时候的恶作剧。”乔楠挑眉,可以啊,不用她提醒,高岩已经主动去找方芳拒婚的原因了。

    之前高岩没有去管方芳在学校里的情况,应该是出于尊重方芳的原因。方芳脾气本来就犟,得顺毛捋。更何况,脾气再好的人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被另一个人“监视”着,甭管你是好意还是坏意,交情都得完。

    相反,高岩在意识到情况的时候,以这么快的速度查清了方芳的异状,这又说明了高岩真的很在意方芳。

    没想到自己真能得到一个答案的高岩一脸懵逼:“我小时候的恶做剧?”

    “我猜啊,估计是小时候,你欺负方芳欺负得太狠了,方芳对你的印象不是特别好。后来,你的学习那么好,无形之中给了方芳不少的压力。我要没料错的话,方芳的爸妈极有可能经常拿做方芳的榜样,让方芳向你学习。”乔楠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一副神棍样。

    “就为这?”高岩越发不能理解,这些不都是小事儿吗?

    乔楠气笑了:“难怪方芳被人拐跑了,直到拒婚,你才意识到方芳对你态度的问题所在呢。在女人的感情世界里,没有那么多的道理可讲。方芳喜欢你,或者讨厌你,未必需要什么惊天动地的理由。又不是上法院,必须要有确凿的证据,然后再根据你犯法的程度,给你定罪判刑。一旦讨厌了,不管是讨厌的多一点还是少一点,方芳都会选择跟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

    别的没听懂,高岩唯一听懂的是,在这个时候,讲道理是没有用的:“求你帮我个忙,你这么了解芳芳,你能不能帮我想个办法,把芳芳追回来。”就算有误会,他这么多年来感情上的付出都是真的,他很爱芳芳,不想放弃,尤其是为了这么“荒谬”的理由放弃幸福。

    本来就是来求着乔楠帮忙的,高岩什么面子、里子都管不了了:“实话告诉你,我也是没办法了。芳芳平时话少,你知道。我……我们两家的父母一直都是这个心思,我也是这么努力的。芳芳拒绝我的求婚,当时两家的父母都意外极了。伯父、伯母倒是跟我说过,一定会帮我劝着芳芳的,可谁知道……”

    “谁知道,方芳最后不但不肯听她爸妈的,反而因为这个情况负气提早离开首都返校去找她那个男朋友了,是不是?”得,这简直就是火星撞地球,没的谈了。

    之前,高岩的确是不明白,为什么最后会变成这个样子。

    不过,乔楠才提醒了高岩问题所在,这会儿,高岩有那么一点明白了:“芳芳不喜欢伯父、伯母总说我好,拿我作她的榜样。所以他们一帮我说好话,芳芳更生气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