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乔楠又是个心软的人,很难做出当众打脸的事儿,到底是没有直接把这封信给丢进垃圾桶里,只是默默地收下,骑着单车,赶向了校门口,坐上自家的私家车,赶回翟家陪孩子。

    乔楠不知道的是,等她离开之后,不少人都在学校的论坛上讨论了起来。还有一些学生,以寝室做单位,纷纷打一个堵:今天向乔学姐告白的那位勇士,最后到底能不能成功呢?

    乔楠在校的时间跟其他学生比起来,实在是太少太少了,所以关于学校里的一些风评,她是一点都不知道。

    学校里都在传,乔楠的长相不单漂亮,还给人一种可亲温暖的感觉。可事实证明,北大那么多的美女,有比乔楠更漂亮的,有比乔楠更高冷的,还有比乔楠更有钱,出生更好的。

    可是,这些人通通都没有乔楠那么难接触。

    面上看着是最容易让男人动心的美女,最后却成了他们最难接触到的美女。这使得多少打乔楠主意的人,哀叹不已,偶尔见到一颗流星忍不住祈祷许愿,能不能给个机会了?

    乔楠在北大,虽不是什么校花,但也是公认的系花儿。

    爱美之心,人人有之,身为男人,摘花之心更甚之。

    可惜啊,乔学姐/学妹,不肯给他们这个机会。

    难得见到一位勇士,明知道乔学姐/学妹,在学校里被喻为最难摘得的太阳花儿,还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勇攀高峰。

    一旦成功了,那他不但是勇士,还是人生赢家,可失败了,这脸丢的有点大啊。

    为此,许多人都特别好奇乔楠的反应,乔楠到底是接受啊还是拒绝。

    一时之间,这封情书的存在,使得在北大鲜少露脸,一直保持低调的乔楠硬在大三的时候,狠狠地刷了一把脸,再一次大出风头,使得学校里的人但凡不是那种消息特别闭塞的人,皆知道了她乔楠的大名。

    相对于大一、大二和大四的学生积极看热情,大三那一批人表现得最冷静,尤其是跟乔楠同一个系的。

    汤佳芸早就把乔楠跟人定婚的事,大肆宣传过一番。

    忘记的人有,可一直牢牢记着的人,也不少。

    想到这个情况,汤佳芸难得给于笑笑一个好脸色,坐到于笑笑的身边,想要去挽于笑笑的胳膊。大学同学都快三年了,汤佳芸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于笑笑还能像刚开学似的,傻傻被骗上不当?

    不等汤佳芸挽上自己的胳膊,于笑笑直接拿着自己的书,往旁边的位置移了移,并且明确表示:“这里座位那么多,我不跟你搞拉拉,你不需要坐我这么近,保护这个距离,想说什么说什么。要是不高兴,不乐意了,出门右拐,好走不送。”反正你也不是那种会来图书馆看书的人,别做占着茅坑不拉屎的事儿。

    于笑笑不买账,汤佳芸不悦地哼了哼:“有人向乔楠表白的事儿,你也听说了吧。你猜,乔楠会不会答应。我猜,说不准,乔楠会答应噢。那个学弟的情况,我都打听清楚了。他今年大二,学生会的,一米八三,个特别高,皮肤又白白净净的。听说,他家里是开公司的。因为他来首都上学,他爸妈在首都已经给他买好房,方便他以后在首都发展呢。”

    说到后面,汤佳芸羡慕的意思已经非常明显了。

    可以留在首都发展啊,而且还是有房一族,有房就代表着可以把户口落在首都,成为首都人。啧啧啧,这么好条件的学弟,她怎么没遇上一个呢。

    不求个个都跟这个似的那么好,其实长相差一点,学历低一点,其他条件差不多,她也是可以接受的:“你说乔楠怎么那么好命,学习好,人缘还好。我看她在学校的时间也不多啊,怎么哪哪儿都有她的身影。但凡是好事儿,她都能沾上一点,这世界,真不公平。也不知道,乔楠到底是耍了什么手段。”

    汤佳芸一直很佩服乔楠,要问佩服什么?当然是佩服乔楠的手段高超啊。

    非学业成绩,能弄得那么高,她不是社团的副社长,加分加得不要不要的。一个学期,一半的时间没出现,照拿二等奖学金不误会。

    汤佳芸很少输给什么人,但唯独这个乔楠,任凭她用尽了办法,却是动弹不得乔楠半分。

    于笑笑冷笑不已:“你这个人啊,我早看明白了。你对你看不顺眼的人呢,但凡是她比你优秀,你惯会用的手段不是努力往上爬,争取超越她,而是卑鄙地用尽各种办法,把那个人拉下来,保持跟你一样的高度,又或者是被你踩在脚下的高度。心里真阴暗!”

    “是。”汤佳芸不否认:“我是这么一个人,别告诉我,你不是。大家本来都是同一个寝室的,应该相互帮助,可我们四个人当中,只有乔楠一个人日子过得特别好。你要说你没眼红过乔楠,没妒忌过乔楠,没想对乔楠使坏,没有暗暗诅咒乔楠有一天走霉运,比自己差。于笑笑,你不比我高尚到哪儿去。”

    于笑笑捏了捏手里的笔:“可我后来改了。”

    “得得得,我又不是记者,更没有搞什么暗拍,纯粹跟你聊聊心。我都敢大方承认,你在我面前装什么装。我们寝室里三个,谁都见不得乔楠好,特别是那个吕颜,我看她最近怪怪的,整个人阴沉沉的样子,鬼里鬼气。说不好,她都要开始搞迷信,想要咒死乔楠呢。”

    于笑笑不耐烦了:“我不是。以前或许我有过,但我现在能说,我不是。还有,你刚刚问我的问题,我可以回答你。我觉得,乔楠一定会拒绝那个学弟。你是不是忘记了,才进大学的第一天,乔楠就告诉过我们,她已经有未婚夫了。”

    乔楠这么说,正是不想被人缠着。

    “切。”汤佳芸冷嘲一笑:“装,当了婊子要立贞节牌坊,我懂。她说有未婚夫了,是你见过还是我见过?”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