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对于翟升来说,这件事情他不光是听说了,还有图呢。

    乍然见以彭宇拿出这样的照片,翟升一时不防,还真的差点被彭宇算计到。

    问题是,在军事演习的时候,一个小小的分神,很有可能导致整个团的覆灭,被敌人“全部击毙”。真这么被人剃了光头,可不是一件什么光彩的事情。

    彭宇野心大,他想证明自己比翟升好,当然是在这一次的演习活动中,想要让翟升能有多输就输得有多惨,自己好把翟升彻底踩在脚底下。

    所以,打从一开始,彭宇手里拿到这些“好东西”之后,彭宇已经打着剃翟升光头的主意。

    也真的只是差一点,还真被彭宇给得逞了

    好在出于对乔楠的信任以及绝对相信自己跟乔楠这么多年来的感情,翟升在受伤了之后,以最快的速度冷静、清醒,并且理智地针对彭宇所定的作战计划,相对应地调整了自己的作战方案,与彭宇对垒。

    哪怕一开始,翟升这边的情况惨了那么一点点。

    可最后,以绝对优势赢得这场演习的人,却是翟升。

    演习过后,翟升没有因为胜利而高兴地忘记一切。有男人向自己的老婆表白,还把气氛搞得这么浪费,哪怕知道老婆早就拒绝了,以翟升的醋性了,怎么可能不在意,忘得了。

    乔楠不提还好,这不,乔楠一提,翟升便想起了那天的事情,跟乔楠来了一个秋后算账。

    乔楠多敏感的一个人啊:“你这个时候提起彭宇,所以说,彭宇知道这件事情之后,拿它来动摇你的心?”难道,翟大哥身上的伤,是被她给害的?

    翟升并不愿意看到乔楠这么紧张又自责的样子:“不要想那么多,更别把所有的责任往自己的身上抗。说到底,我之所以会被影响,还是心志不够坚定。在那种时候,我本来就该排除杂念,不被影响。不管彭宇给我看的那些照片是什么内容,我知道的是,现在IT行业发展很快。电脑能做出的效果,更是越来越夸张。有些风马牛不相及的人,在电脑高手的处理下,都能奇妙地待在同一个方框里。”

    这些技术,翟升早听说过了。

    所以,在赢了演习之后,翟升首先调查的一件事情就是,彭宇给自己看的那几张都快能以假乱真的照片,到底是从哪儿弄来的。

    部队的效率多高啊,这么一调查,翟升才知道,这些照片不是假的,通通都是真的。真有那么一个不开眼的男大学生向自己的媳妇告白,说了爱的宣言,还表示要跟他媳妇相守一辈子。

    翟升从来不怀疑,乔楠会因为这些人放弃他们俩的感情,别说是放弃了,哪怕是一丝一毫的动摇和心动,乔楠都不可能会有。

    只是,作为一个男人,在听到这样的消息之时,实在是高兴不起来就对了。

    “你是说PS?”别的不懂,PS的大名,乔楠是如雷贯耳啊。再有十年,这个技术会专门用在照片上,使得照片变成了“照骗”。

    乔楠没想到,十几年之后明星惯用的东西,在二千年初的时候,还能有这样的作用和用途,乔楠也算是开了眼界了。

    “PS?”想了想,翟升笑了:“的确,它的英语缩写喊成PS也没什么不对的。既然你知道这东西,就该明白我所说的,一点都不夸张。有一,只怕还会出现一个二。楠楠,我今天之所以要提起,不单只是吃你的干醋,是希望我们夫妻俩个人之间,没有误会和不必要的猜忌,影响到我们的感情。”

    乔楠脸色冷了冷:“你是说,彭宇很有可能,在我的身上重现这个手法?他在你的身上,已经失败过一次了。好办法都不能常用,他哪儿来的自信,觉得第一次都没有成功的办法,用在我身上,就会从失败变成成功了呢?”

    她可不可以说,彭宇把她看得扁扁的。

    翟升轻笑了一声:“彭宇是一个自大的人,我的存在对于他来说,算是一个‘意外’。天底下哪儿来这么多的‘意外’,还有一点,彭宇看不起女人,总觉得女人是头发长见识短。至于在你的身上,又多了一条一孕傻三年。”

    乔楠的太阳穴跳了跳,翟大哥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换句话说,翟大哥是十分确定,彭宇早就盯上她,想在她的身上故技重施,并且取得成功:“一孕傻三年,头发长见识短?我真想见见,生下彭宇的那位阿姨,到底长什么样子。”

    “你,你让开。”乔楠跟翟升聊得欢,板着小脸的三宝表示,本宝宝不高兴,但宝宝什么都不说,宝宝用做的!

    可能是这个年纪的孩子特别粘妈妈,三个孩子之中,三宝表现得特别强烈一点。

    这不,一看翟升臭不要脸地抱着自己的妈妈,三宝立马不干了,丢下手里心爱的玩具,朝翟升奔过去不说,还用小手一直推拒翟升。小手推不开,三宝换了一个方向,干脆用自己的小屁屁去挤翟升。

    小小的三宝这点动作对于翟升来说,比挠痒痒还轻,两人之间的实力差距完全可以说三宝这是在蚍蜉撼树,不自量力。

    三宝推得面红耳赤,把小脸都给憋红了,翟升呢,纹丝不动。

    最后,脾气上来的三宝嘴巴一张,“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苗靓又气又笑,忍不住在翟升的后背拍了几下:“都快三十的人了,做人越来越不着调不说,还活回去了?三宝可是你亲闺女,有当爸的这么欺负亲闺女的吗?看到三宝哭,你不心疼啊?”反正一见三宝落泪,苗靓是心疼得不行,恨不得以身代过,好让三宝的心情变得好起来。

    要是换作一般人把三宝欺负哭了,苗靓准保想办法把对方给收拾了。

    但今天干这件事情的人是自己的儿子,三宝的亲爸,被气得不行的苗靓只能骂翟升几句之后,就让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不然的话,苗靓也没办法再对翟升做什么。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