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为什么爸还是偏心乔楠,对她却是越来越阴阳怪气,什么道理?

    丁佳怡头疼地看了乔子衿一眼:“翟华都出门了,时间差不多,我们也该去吃酒席,其他的事情之后再说。”想那么多,又没有用。

    很早以前,她说的话,老乔已经不听了,更何况是现在。子衿找她帮忙,找也是白找,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说实在的,跟那吸引年轻姑娘的名车花车队比起来,丁佳怡更好奇的是这首都摆的喜酒,那席面上的菜得有多好,味道能有多美。这一顿,必须吃够啊。

    乔家三口再怎么样也是乔楠的娘家人,所以会有人送他们去吃酒席的地点。坐在车子里,丁佳怡稀罕得不行,看看这里,摸摸那里的。乔栋梁还坐过陈家的车子以及施家的车子,丁佳怡却没有,这也算是她人生中的头一回吧。

    “妈。”乔子衿嫌丁佳怡这个做派太过丢人,一把拉住了丁佳怡的手:“以后有的是机会,等什么时候,我们家也能有这么一辆车,到时候,你爱怎么看怎么看。”

    “我们家怎么可能会有车?”丁佳怡想当然地回了一句:“我们家啊,能有一辆摩托车都算是不错了。”小轿车,那是她想都不敢想的事儿,再者说了,他们家真有了小轿车,谁会开,谁开得了啊。

    连钱都没有的他们,想什么车子,还不如口袋里的钱多一点,来得更实际呢。

    这一趟首都之旅,乔家三口子只要出来回的车票钱,至于其他的,等于是翟家给包了。但这对丁佳怡来说,是远远不够的。

    乔子衿还有半年毕业,出来工作得花点钱,才能进更好的单位。大女儿毕业了,就该找对象结婚了。丁佳怡办不起太豪华的嫁妆,可基本配备也得要那么一点吧?

    乔子衿嫁人所需要置办嫁妆花到的钱,丁佳怡一分都不想拿。她不拿,乔栋梁没有,那么丁佳怡就只剩下从乔楠的口袋里要出来这一条路子了。

    假如能从乔楠的口袋里多抠一点出来,说不准她给子衿办了嫁妆之后,还能剩下一点,留着自己花花呢。

    “子衿,还有半年,你也毕业了。做人得实际一点,花头搞得再多,总没有自己日子过得好来得实在。”丁佳怡看得出来,乔子衿羡慕翟华嫁人的排场好,所以她希望自己嫁人的时候,也能这样。

    家里要有条件,丁佳怡一百个答应,不过没答应,丁佳怡也不做打肿脸充胖子的事:“子衿,记住妈的话,排场再好看,有屁用,都是花架子。什么都不如切实已经放进自己口袋里的钱,来得更重要。”

    乔子衿抿了抿嘴,再不高兴,但好歹也没有去反驳丁佳怡的话:“妈,你说的,我都懂,我只是看个热闹。想当初,楠楠嫁给妹夫的时候,场面比今天还热闹呢。只能说,楠楠的命真好。”乔楠都已经出过的风头,她连想的资格都没有,只能换来一句做人要务实。

    乔家三口子对田家以及田东的情况一点都不了解,他们只是猜测,凭翟家的家世,有乔楠这么一个儿媳已经是意外了,轮到翟华的身上,翟华要嫁的人,条件怎么也不可能太差。

    如果翟家能接受一个家里条件不怎么好的女婿的话,乔子衿觉得,翟华早嫁给那个叫卫德的男人了,哪儿还有今天这位新郎什么事儿。

    只是当乔子衿真的到达喜宴现场时,她才真切地体会到,翟华所嫁的新郎,家里条件到底有多好。乡下摆喜酒,大多习惯露天搭棚,请几个手艺好的师傅做大厨。这是乔子衿一直以来吃的喜酒的形式。

    可翟华跟田东的不一样,在一间偌大的大厅里,地砖铺得平平整整,油油亮亮的砖面干净得都能照出人脸来。漂亮奢华的水晶灯挂在房顶,射出的光芒格外好看。四周绑着的彩带颜色鲜亮,飘着的气球更显浪漫和热闹气氛。

    地砖铺得就够好看了,可当乔子衿看到吃饭的那个厅还铺了厚厚的地毯,脚踩上去软软的,饭厅门口摆放着翟华和新郎的结婚照。

    翟华,乔子衿见过,新郎,乔子衿难得有机会这么认真和近距离地打量。婚纱照上的翟华少了一抹英气,多了一些娇媚,变得明艳漂亮。至于身姿本就挺拔,身材标准得像男模一样的田东,那张脸,那身条,好得更是没得挑。

    连丁佳怡这样的老阿姨都忍不住赞叹:“真看不出来,今天娶翟华的那个小伙子长得这么好,不比翟升差多少啊。”长像这么好的小伙子,娶了翟华这么一个男人婆,不亚于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糟蹋了。

    “老乔,你说这些东西,得花多少钱啊,好看是好看,又没什么用,吃完饭就得丢,也太烧钱了。”丁佳怡稀奇地看着彩带以及缤纷的气球,一边喜欢这稀罕的布置,一边又肉疼这些好看的东西,都是要砸钱的。

    “你说,要是这些钱全都省下来……”成了她们家的,那该多少:“老乔,你觉得,这些钱是翟家花的,还是新郎官儿家里花的?”

    乔栋梁都有点懒得理丁佳怡了,可丁佳怡这个做派太难看了:“花谁的钱,也没花你的钱,关你什么事情?”

    丁佳怡眼珠子转了转:“乔楠可是翟家的儿媳妇,又替翟家生了两个孙子。翟家以后所有的一切,都是我两个外孙的。我两个外孙长大了,还能不孝顺我这外婆?所以说,这些东西花的是我外孙的钱,花的是外孙以后要孝顺我的钱,我怎么不能管了?”

    丁佳怡只差没说,翟家的钱是她外孙的钱,她外孙的钱就是她的钱的这种话来。

    乔子衿眼睛亮了亮,不过很快冷静下来。这话听着非常美妙,要能成真,对她来说百利而无一害。

    问题是,现在连被妈一手养着,压在底下的乔楠都不听她妈的话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