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妈,你告诉我,这么多年来,话里话外,把我爸贬到尘埃里去,把自己的捧到天上去,一直让我看不起我爸,怨我爸,恨我爸的人,这个人是谁啊,谁啊!!”

    事到如今,乔子衿对丁佳怡已经不单只是怨了,快要升华成恨了。

    如果不是她小的时候,她妈怀孕,以为自己怀的是个儿子,不拿她当人看,用些恶毒的话吓唬她,她能自打乔楠一生下来,就百般看乔楠不顺眼,恨不得把乔楠从这个家里踢出去?

    乔子衿长了脑子,乔楠现在日子这么好过,地位这么高,她是明白的,只要她低头,真心实意向乔楠认错,与乔楠和好,做一对正常的姐妹。即便是感情不用太好,以乔楠的良心,乔楠不会让自己过苦日子的。

    可是,她做不到,她真的做不到!

    从幼年时期,她已经恨上了乔楠,在乔楠还没被生下来的时候,她就已经非常厌恶乔楠的存在。

    怨了那么多年,恨了那么多年,这种怨跟恨,那是根深蒂固的,不是说想改就能改的。

    每次想到要跟乔楠好好说话,跟乔楠好好相处,乔子衿心里难受得像是有一把刀,在一下又一下地割着自己心头上的肉,把她的心头肉片片切下,每片还薄如蝉翼,以加深自己的痛苦。

    “爸,你知道为什么以前在家的时候,我看乔楠不顺眼,却从来没有真正对乔楠说过一句过分的话,做一件过分的事儿,总让我妈出这个头吗?”

    乔子衿问完,不单是乔栋梁想知道这个答案,连被乔子衿指责一通,满脸耻白的丁佳怡都忍不住抬起头来,看向乔子衿,等一个答案。

    乔子衿不负众望,伸起手指,指着丁佳怡:“因为她,因为她,乔楠一出生,我恨乔楠恨到骨子里去。因为这种恨,我那是完全不乐意跟乔楠说话,直接做些伤害乔楠的事情,我怕脏嘴和脏手。好比是野狗在我家院子里拉了屎了,我只会让我妈动手,把这屎给我弄得远远的,我连看都不愿意多看一眼!”

    对于她来说,乔楠的存在不亚于那坨野狗拉的屎!

    “乔楠就该做到死,也要为我付出。你,这个当爸的,没有用,就该让我瞧不起,被我看扁。我以后,根本不用孝顺你,因为你不配!妈,这些都是你教我的吧?是你在这二十来年里,一直给我灌输的思想吧?”

    乔子衿清秀的脸上有一股扭曲的恨意:“这二十年来,你这么教我的时候,怎么不告诉我,他是我爸,我要敬着他,不该这么跟他说话。他是我爸,生我养我不容易,很辛苦。你不是说,这个家,最辛苦的是你,生我养我的是你。没有你,只有我爸,别说念书,我连活下来都很难吗?”

    听了乔子衿的话,乔栋梁眼睛睁得老大,眼珠之中更是霎时布满了如蛛线一般交结的红血丝,恐怖不已:“这些,都是你打小说给子衿听的?”

    乔栋梁信奉的是男主外,女主内。

    在平城大院儿里,直到乔楠那一次发烧之前,大院儿里谁不说,乔子衿嘴甜是个讨喜的孩子。哪怕乔楠闷是闷了点,可心地善良,又爱演习,同样是好孩子。

    凭着邻居对两个孩子的评价,乔栋梁一直觉得,把这个家交给丁佳怡管是正确的。丁佳怡把他的两个女儿教导得不算最优秀,那一般以上也是有的。

    乔栋梁万万没有想到,这一切都是表面的虚假,暗地里的真相如此不堪,让人痛不欲生。他从来没有想过,平时看着以夫为天,很传统的丁佳怡私底下会用这么恶劣又恶心的话来教导大女儿,不断挑唆大女儿和他以及小女儿之间的关系。

    他每天辛辛苦苦工作,每个月的工资一分都不少地拿回家,交到丁佳怡的手里,最后换来丁佳怡这样的评价。

    他没用?

    他是一个连老婆孩子都养不起的男人?

    要不是丁佳怡精打细算,会过日子,两个女儿别说念书,早饿死了?

    哈、哈哈哈哈哈,乔栋梁发誓,这是他这辈子有生以来,听过最好笑的笑话!

    乔栋梁的脸变得狰狞起来:“丁佳怡,我真不知道,嫁给我这些年来,你这么委屈,这么有能耐。这辈子,我真是对不住你啊!指不定,当年李叔给我介绍对象的时候,我一口拒绝,你嫁给你妈让你嫁的男人,说不准你跟他的孩子早吃香喝辣,住大房了。真是对不起,我拖累了你一辈子,把你从福窝里拖出来,坑进了狼窝里啊!!!”

    这一秒,乔栋梁生撕了丁佳怡的心都有了。

    丁佳怡慌了,彻底地慌了:“老乔,不、不是,不是这样的。是子衿,子衿说谎,我对她根本没说过这些话,我怎么可能这么说呢。你对这个家的付出,我最清楚了。家里的钱,全是你赚的,你很心疼子衿的。子衿,你这么冤枉我,亏不亏心?还不跟你爸解释,我没说过这些话。”

    怕极了的丁佳怡用力在乔子衿的后背上拍了几下,拍得楼道里的人听着就觉得疼,因为这样的拍打,在两年前,正好也落在她身上过:“你个死孩子,什么时候学会说这种谎了,这不是害我跟你爸吗?”

    子衿真的是她的小祖宗咧,这样的话,是随便能拿出来说的吗?

    她说的话,子衿只要一直记在心里不就好了吗,说出来,不是给她惹事儿,让老乔恨她吗?

    想到自己跟乔栋梁这两年,始终只是住在一个屋檐下,没睡一张床,盖一床被子,更没有复婚,丁佳怡越发害怕了。老乔真信了子衿刚才说的话,老乔以后还能跟她复婚,那才见了鬼了:“死丫头,你是不是疯了,你是希望自己没爸啊,还是没妈啊!”

    不知道这话说出来,要害死人?

    乔子衿会是那种乖乖挨打的人吗?前几下,那是因为自打乔楠出生之后,乔子衿再也没有挨过打,一时不备才被丁佳怡打个正着的。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