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二宝还小,哪里懂得,大人说起谎来,那可是比说真话还要认真呢。于是,二宝自我怀疑地闻了闻自己的小手手,嗯,虽然的确不是香香哒,可绝对也不是臭臭的!

    听到翟升这么欺负自己的儿子,乔楠也是醉得不要不要的:“翟大哥,二宝可是你儿子,亲的。”

    二宝感觉到妈妈好像在帮自己,哪怕不明白妈妈说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马上鹦鹉学舌地跟了一句:“亲的,亲儿子!”

    面对二宝超强的学习能力,自然也是喜欢的。

    好不容易,翟升才摸了摸二宝的脑袋:“在家的时候,你妈,你奶奶,还有家里的阿姨,经常帮你们三个小家伙洗澡。要是这样还臭的话,那你们真没法儿活了。”

    “洗白白,香香哒。”一提到洗澡,二宝眼睛亮了,他知道,在洗澡的时候,自己就有机会玩到水了。每次洗完澡,妈妈和奶奶也会夸他香香哒。

    翟升像是撸狗头一样,在二宝的脑袋上强撸了一把,直把二宝小小的身子撸得东倒西歪,半躺在座位上,差点分不清东南西北。

    当二宝勉强睁着星星眼,找了半天,才找到他爸坐的那个方面,二宝嘴一瘪:“妈妈,爸爸坏,欺、欺负二宝!”

    “坏!”感冒了的三宝一听这话,同仇敌忾地应了一句,天上地下,只有爸爸最坏,非可眼他们抢妈妈:“要打,回去,找爷爷,找奶奶,还有太爷爷,师爷爷!”

    这么一数,三宝高兴极了,爸爸欺负他们。她可以找来的帮手真多呀,这些人全都可以帮她打坏爸爸:“妈妈,要找师爷爷,师爷爷,保护三宝。”

    这么多长辈之中,最宠三个孩子的人,不是他们的亲爸亲妈,而是林原康这个师爷爷。林原康打小就教仨宝,以后谁要是欺负了他们,一定要告诉他,他一定帮仨宝欺负回去。其中,最受林原康照顾的,无疑就是三宝这唯一一朵小花儿了,那真是疼得不行。

    要不是三宝一天比一天重,林原康也老了,否则的话,但凡林原康能抱得动三宝,三宝就从来没有离开过林原康的怀抱。

    这不,在平城住了三、五天,除了苗靓这个奶奶之外,三宝喊得最多的就是师爷爷。哪怕翟升夫妻俩以及乔栋梁陪着三个孩子一起逛平城的大街,买东西,三宝吧嗒吧嗒的小嘴儿一直都说,要这个,买那个,回去送给师爷爷。

    正是如此,这次一家五口回平城,回去的时候,身边可是多了不少东西,全是三个孩子挑来送给亲人的礼物。

    除了首都的人有礼物之外,留在平城的乔栋梁同样没有落空。

    三宝替乔栋梁挑了一个水晶球,还特意指名要摆在乔栋梁的床头,说以后乔栋梁看到这水晶球,等于是看到她了。不为别的,水晶球的旁边摆着的,正好是翟升一家五口的各种照片。

    以前在乔家小院儿的时候,翟升一家五口的照片,乔栋梁从来不敢摆出来,只敢收藏好,想时默默地拿出来,静静地翻上大半天。

    如今好了,他一个人住一套房子,以后他再也不用担心丁佳怡和乔子衿偷偷摸摸进他的房间,偷走乔楠和仨宝的照片去毁掉。这些照片,他爱怎么摆怎么摆。

    估计是之前憋得很了,现在又弄不清楚,丁佳怡跟乔子衿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乔栋梁搬了家之后,首先在这个家里砸了的第一笔钱,就是去洗翟家一家五口的各种照片。

    洗了还不算,乔栋梁更是挑出了其中自己觉得最好看的,放大了,挂在墙上。

    这个家是他一个人的家,他以后想怎么安排就怎么安排,谁都不能再来干涉他。

    这套房子的钥匙,翟升早全都交给了乔栋梁。这一次,这套房子的钥匙,乔栋梁除了拿一个给乔楠之外,其他人,一个都不准备再给了。

    唯有如此,乔栋梁才觉得自己在这套房子里才有安全感,才可以把自己喜欢的、在意的东西,任意地放在自己想要摆放的位置上,不用担心会被人动,会被人丢。

    坐飞机,到首都自然是快的。

    乔楠怀里抱着感冒的三宝,大宝和二宝则由翟升一手一只地抱着。当乔楠抱着三宝等行李箱的的时候,翟升先把大宝、二宝抱到了自家的车子里去,重新回过头去接老婆、女儿。

    一家五口风尘仆仆地回到家时,别说两个大人了,三个孩子都觉得累着了。

    才一开口,乔楠便喊上了:“阿姨,麻烦你倒五杯水过来,三宝该吃药了。”飞机上的时候,三宝吵着说自己不舒服,赖着不肯吃药,非说回到家了再说。

    好不容易到家了,乔楠哪能再让小女儿逃避吃药,不吃药,感冒怎么好得快?

    “三宝要吃药,吃什么药,三宝病了?”苗靓紧张地站了起来,但回娘家的翟华比苗靓更快一步,把三宝从乔楠的怀里抢了过来:“三宝这是怎么了,没发烧吧?”

    乔楠换好鞋子,把外套脱了:“没发烧,流鼻涕,小咳嗽。”洗了手,从阿姨的手里拿过白开水,乔楠自己都没顾得上喝一口,先伺候三个孩子,让三个孩子舒服了:“三宝,到家了,你们吃药药了。”

    三宝不高兴地嘟嘴皱眉毛,扭扭捏捏,一副想赖账的意思。

    没办法,乔楠只能重新把闺女抱到自己的怀里:“三宝乖啊,不吃药,病就不能好。药不苦的,有那么一点甜甜的。三宝赶紧把病养好,到时候,三宝还要给爷爷、奶奶他们分礼物是不是?师爷爷还等着三宝你去找他玩儿呢。”

    “师爷爷?”一听到自己最喜欢的师爷爷,蔫蔫儿的三宝有了那么一点点精神:“吃药药。”不吃药药,妈妈不让玩儿。

    好不容易说动三宝,乔楠用最快的速度,把药喂进三宝的嘴巴里,深怕自己的动作再慢一点点,这小祖宗又反悔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