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瞥见三宝把药吞下去后,表情不太好看,一副跟吃毒药似的,翟升连忙又给三宝喂了几口白开水,压一压药的味道,好歹也能冲淡一点。夫妻俩配合好喂完药,乔楠才抱着三宝,让三宝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哄三宝睡觉。

    三宝本来就累了,又回到了自己最熟悉的家中,被妈妈抱着哄,很快,三宝打了一个小小的哈欠,眼睛闭啊闭的,睡着了。

    不单是三宝,这会儿,苗靓怀里的大宝、翟华怀里的二宝,一个个的睡得都跟只小猪似的,打起了小呼噜来。

    三个孩子睡着了,大人当然是把孩子抱上楼,放在床上,盖好被子,让他们睡。

    好在翟升五人一到家,阿姨直接忙开了。她倒了五杯水出来之后,做的第二件事情就上上楼,帮忙把翟升房里的两张床,都弄得暖烘烘的,好让三个孩子睡得舒服一点。

    三宝感冒了,自然不能再跟大宝和二宝睡同一张床。

    为了防止三宝闹情绪,三宝睡在老床上,大宝和二宝睡在新床上。一室的安静,三个孩子睡得一个比一个香。乔楠把房门一关,三个孩子睡得越发安静了。

    “楠楠,你来我房里,我们聊聊。”乔楠才关上房门,直接被翟华拉着去了她嫁人之前的闺房,至于田东,家里不还有翟升在吗。田东当然是留给翟升去解释,翟华则不客气地霸占了乔楠,要跟乔楠聊天。

    翟升脸一黑,孩子抢完,现在又轮到翟华。这些人都是说好的,一个接一个,有完没完了?翟华嫁给田东了,以后归田东负责。想当然,现在翟华闯了祸,惹了翟升一肚子的火,这火必须得由田东来灭啊。

    于是,翟升二话不说,用手把田东拉了起来:“好久没动了,一块儿去练练手吧。”

    田东苦笑一下,他身手也不算差,可再怎么样,他只是一个做生意的,哪能跟经常待在部队里,天天训练,身手从来没有生疏过的小舅子比。

    那是练练手吗,他纯粹是给小舅子当沙包去呢。

    哪怕田东很清楚这个情况,偏他还不能拒绝。不能拒绝的田东,唯一能祈祷的就是,希望媳妇儿可以聪明一点,赶紧把乔楠送还给小舅子。不然的话,他要吃大苦头的。

    被翟华拉进房间的乔楠眨眨眼,先开了口:“你在家的时间不多了吧?不趁着这有限的时间,赶紧跟东子去渡个蜜月什么的吗?”东子是做生意的,忙,翟华更忙。再不利用这段假期时间,今年这蜜月很有可能渡不成了。

    翟华脸红了一下:“渡什么蜜月,有那个闲功夫,我还不如在家里多休息几天呢。”要不是她坚持,她连回娘家的时间都没有:“乔楠,你孩子都有三个了,有些话,我跟你直接说了。男人都那样吗?床上床下,完全是两个人!”

    翟华自认为自己的身体素质算是不错的了,在部队的时候,只有她让人趴下。谁知道,结了婚之后,则变成了田东天天叫她累趴下。

    要不是自己从来没有离开过部队生活,否则的话,翟华真要怀疑自己的体力是不是倒退了十几年,太不堪一击了:“明明是他出力比较多,为毛每天他倒是精神奕奕的,我却累得跟只死狗一样?”

    最让翟华这种粗神筋接受不了的是,她还在懊恼自己输给田东的事实,每次她起来下楼吃饭的时候,她婆婆都会用温柔到让她直起鸡皮疙瘩的眼神看着她,天天给她炖补汤。这种感觉,让翟华汗毛直竖啊,太奇怪了。

    乔楠哪里想得到,翟华一开口,冷不叮地开起“车”来。

    幸亏自己也算是老司机了,要不然,翟华突然丢出这样的话题来,乔楠哪能接得上啊:“这个吧,你不能否认,男人跟女人之间存在着一种天然天生的差距在。你在一堆男人中,或许表现不素,可东子吧,也不是弱鸡。看得出来,他平时也挺注重锻炼的。”

    “这个是。”翟华连忙点头:“他身上竟然有肌肉,那一身的腱子肉,不比我手底下的那些兵差。”也是因为田东一脱后的表现,让翟华看着特别顺眼。

    假如田东的身材过不了翟华那一关,至少结婚的头几天,田东休想上翟华的床,摸到翟华的一片衣角。

    翟华都快眉飞色舞了,乔楠尴尬地抽了抽嘴角:“最重要的是,你满意就好。”

    不用再多问了,乔楠可以肯定,翟华嫁给田东的夫妻生活,应该是相当之“和谐”:“拉着我进房间,就为了跟我讨论这个?”男女床上的情况,别说她才生娃,只怕她的娃生娃了,她也闹不明白,出力的是男人,为什么最后累得爬不起来的,大多都是女人。

    翟华忸怩了一下:“也不是,我见到卫德了。”

    一听到“卫德”的名字,乔楠直接趴在了翟华的床上:“他又找上门儿来了?有病吧,你已经结婚了。”再不死心,在听到翟华姐已为人妻,也该差不多了。不是说,上次卫德在离开的时候,是挨了一顿黑揍的吗?

    翟华眉眼淡淡:“不清楚怎么找来的,也不知道要跟我闹腾什么,我觉得,他好像病了,脑子不太清楚。非说什么,我是他老婆,我嫁的人是他,我还给他生了一个女儿,他才是翟家的女婿。”

    翟华能够用这样轻描淡写的话来说卫德的事儿,显然,她是真的放开了:“后来我听说,卫德最近过得挺惨的。生意是没法儿从头来起了,还遇到了骗子。他爸妈给他的那边钱,被骗得干干净净,一分不剩。还有,不知怎么闹的,那个孩子没了。”

    对于卫伟,翟华没什么印象了,毕竟她跟那个孩子也没怎么接触过。

    可一条小生命说没就没了,翟华心里挺不舒服的,基于一个陌生人的角度来说。一句话,卫德现在要钱没钱,要权没权,连唯一的儿子都没有了,的确是挺惨的。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