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哪怕邓文昌早有这个打算,单冲这句话是乔楠先说的,邓文昌就不乐意在这个时候重复一遍,弄得像是他在拾人牙慧一样,又被乔楠给压在了下面。

    从邓文昌出生懂事以来到现在,邓文昌从来没有试过被一个人死死地压在下面,怎么也翻不了身不说,还一次次地因为这个人丢脸,被同事掩护。偏对方还是一个女人,一个年纪比自己小、学历比自己低的女人!

    邓文昌要走,还真没一个人留邓文昌的。

    跟乔楠不一样,大家看着乔楠离开的时候,目光非常友善,还特意叮嘱乔楠回家的路上必须小心一点。坐车回家的时候,更要多注意一点,及时跟家人联系。

    邓文昌要走了,没人对邓文昌有这样的眼神照顾之外,连一个字都没有,所有人都是喝自己的。一副邓文昌都那么大的人了,难道还要他们一群老家伙像关心奶娃娃一样,不放心邓文昌吗?

    邓文昌明明没喝酒,可是他走路的时候,脚步踉跄地像是自己一个人干了一瓶高度的白酒。唯一能证明邓文昌没喝酒的,只怕就是邓文昌有别于喝了酒,显得苍白的脸色了。

    一道门,门里欢歌笑语,门外,只有邓文昌一个人。

    最后,邓文昌咬得牙齿都出血了,才萎靡不振地回到了邓家。

    儿子一开门,邓父想问一句,今天的情况结果如何。只是话没出口,看见儿子跟腌菜一样的脸色,不用问,邓父也知道了结果:“怎么会这样,不可能啊。”翟家一点动静都没有,乔楠做的功课,不可能比他的儿子还多。

    这样的情况之下,哪怕何义偏帮乔楠,他儿子也是赢定了的。

    邓文昌自嘲一笑:“资料准备得再多也没用,我们费了那么多的心思,有查到大使的老婆怀孕的消息吗?”这一点,还是邓文昌看到乔楠吃饭前,悄悄离开一会儿。再回来的时候,他有意留神,才发现乔楠口袋里多了一张母婴品的收剧。

    想着大使夫妻俩离开之前,乔楠对其妻的小心翼翼,还有细心叮咛。尤其是大使夫妻俩跟乔楠聊天的时候,他隐隐听到了“child”。一开始,他以为,大使夫妻俩跟乔楠聊的是别人家的孩子,因为他知道,他们夫妻二人是没有孩子的。

    但有了乔楠的这张单据之后,邓文昌晚了不知道多少步地才知道,合着大使老婆怀孕了!

    连这么私密的事情,乔楠都知道得一清二楚。他们家费再大的劲儿,难道还能知道得比乔楠更多,更具体?痴人说梦。

    邓文昌没想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可现实就是现实,不得不面对,这个时候,他还不至于自欺欺人,闭着眼睛,捂住耳朵,当自己什么都没有看到,什么也没有听到。

    邓父大受打击,其精神面貌不比邓文昌这个儿子好多少:“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乔楠会知道得这么清楚。难道翟家早知道我们的打算,所以用了别的途径,把大使的资料偷偷交给乔楠?”绝对没有这个可能,除非翟家的人有了通天的本事。

    邓文昌颓丧地坐在沙发里,整个人萎靡的样子,都快瘫成一滩浆糊了:“行了,爸,你不用再猜了,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这个情况,跟翟家一点关系都没有,是乔楠走了狗屎运。她跟大使夫妻俩原本就认识,而且关系非常好。乔楠那些基础知识格外扎实的表现,说起来,还有大使夫妻俩的功劳呢。要不是他们不遗余力地帮乔楠在国外找资料,乔楠哪能有这么好的表现。”

    这已经不是用什么样的手段去了解对方的情况了,乔楠跟大使夫妻俩之间有的,那是几年结交下来过硬的友情了!

    “……”这下子,邓父是真的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谁能想得到,这次来华访问的大使跟乔楠是朋友,是朋友,是朋友!这三个字如同三个大铁锤一样,重重地在邓父的脑袋上锤了三下。

    要知道,除非是友国,不然的话,哪国跟哪国的外交部官友能有“友情”这玩意儿的存在。更何况,英国对中国也不是那么非常友好的。邓父忍不住怀疑,有了这一层关系之后,这位才上台的大使会不会一回国,没几天就又下台了?

    可不管对方下不下台,邓父知道的是,今天的这场好戏,自己的儿子没演好,反倒成了乔楠一个人的舞台,自己的儿子却成了乔楠的背景。

    想想这个结果,邓父气得吐血:“乔楠不是没有出过国吗,她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朋友。双方都是什么年龄差啊,差着辈份儿呢,这样也能交朋友?”

    “只要愿意,合了眼缘,外国人可不在意这个,我们中国人也未必多重视。乔楠是没有出过国,架不住大使夫妻俩曾来中国旅游,还遇到了当义务导游的乔楠。”一提到这事儿,邓文昌觉得这世上没有什么比这个更讽刺的了。

    既然你是导游,就做好你自己的工作,没事闲得慌,干嘛帮人找证件啊!

    还有,中国的大学生都这么轻闲吗?乔楠遇到这种事情的机率,不亚于买彩票中一千万的机率,都是低得几乎没有中的可能。老老实实留在学校里念书不行吗,非要骨头痒地跑出来当什么破导游:“爸,你有没有办法,让那些地方,以后再也不收学生类的义务导游!”

    假如早一点有这样的硬性规定,今天哪儿有乔楠的什么事儿!

    乔楠的情况,邓文昌无法挽回,但一想起来,邓文昌心里就不舒服。于是,他干脆迁怒于乔楠的“后辈”,减少另外几个“乔楠”的出现!

    邓父心烦地摆了摆手:“这件事情没什么意义,不但不能让乔楠蒙受半点损失,别到时候把我们邓家给折进去了。”能去那种地方当义务导游的,不是清华就是北大。阻碍这两所中国名校的学生,还又是在天子脚下,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不现实!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