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不过,要是乔楠次次像今天这样,连出国公干都要犹豫不决,舍不得孩子,非想要守在孩子的身边。真是这样的话,何义觉得,他师父的好心估计得被辜负了。

    以他现在的能耐,完全可以帮乔楠换一个上班时间少,工作福利好,能有更多带孩子时间的工作。小师妹没必要非得留在外交部,反而还容易招惹了像邓文昌这样的麻烦。

    “你回去想想吧。不要让别人失望,也别让你对自己失望。你要知道的是,你最该弄清楚自己是怎么想的,别选错了路。”想一去得一,想二去得二,别心里明明想着二,也霸了二的位置,最后却只干了一点五的事。

    实在是没必要。

    何义再看得乔楠,觉得乔楠可以胜任自己的位置。可乔楠真没有这样的心,态度还温温吞吞的,何义绝对不可能坚持己见,继续只看重乔楠一个。

    邓文昌这个年轻人是不能捧上去了,乔楠又捧不上去,何义可以做的唯有再招几个新人。从这些新人之中,挑选一个合适的新人,手把手带几年,然后交班。

    听了何义的话,乔楠矛盾要极了。

    她从来不是事业型的女人,可难得有这样好的机会放在自己的面前,真让自己就这么放弃,乔楠感觉到,自己的心似乎有那么一点点地不甘愿:“好的,何部长,我一定会好好考虑的。”

    察觉到自己的心意,乔楠没一口否决了何义公干出差的提议。

    这事儿,她得回去,跟三个孩子商量商量。不错,不是去征询苗靓这个婆婆的意见,而是跟仨宝好好商量。事实上,乔楠打起这个念头的时候,她知道自己真正唯一要做的不是商量,是想办法说服三个孩子,让三个孩子理解、同意。

    别的孩子在三岁的时候,是不是能参与这样的事情,乔楠不知道。乔楠深信,她的孩子可以!

    “何部长……”邓文昌声音响了一点:“何部长,我有空,我很想长见识。何部长,不知道这次,我有没有机会?”乔楠明显不想去,何义非要让乔楠去,为什么他主动请缨,何义却拿乔地不肯给他一个正面的回答?

    何义淡笑地看着邓文昌:“小邓啊,我知道你是一个有上进心,肯进步的年轻人。不过,部门有部门的规矩。有些事情,急不来的。你要真有这个心思,你放心,下次有机会的话,我会先考虑你的。我觉得,以你的努力,这一天不会太远的。”

    出国公干,有重要和不重要的。

    类似游园的公干,邓文昌想去,他这把老骨头还想找个机会休息一下呢,刚刚好。相反,太过重要的事情,再给他七个、八个胆子,他都不能答应。

    想着上个月,英国大使访华,邓文昌做了那么失礼的事,何义忍不住眼皮子又跳了几下。亏得对方跟乔楠有一点私交,不像他以前接触过的大使,眼里全是挑剔。即便是好好的一只鸡蛋,对方也愣是摆出了要在鸡蛋里挑出一根骨头的架势。

    上次,何义已经给了邓文昌一次机会,邓文昌差点让何义后悔得想用针把自己的嘴给缝起来,或者是时光倒流,给当时的自己几个嘴巴子,免得那个时候的自己乱说话。这一次,但凡跟重要扯上关系的,何义除非是脑子被敲坏了。不然的话,他绝对不会再因为邓文昌跟乔楠一样是新人的关系,来个一视同仁,觉得给乔楠的机会,多少也要给邓文昌一点表现的机会。

    像这么“单纯”的想法,何义果断抹杀了。

    说完之后,何义回了办公室,没再搭理邓文昌。七月之后,邓文昌在外交部的人缘越来越差,已经到达了几乎没什么人愿意接近他的程度。

    为此,觉得受了一肚子委屈的邓文昌硬是没能在同一部门里找到一个交心的好友,吐吐苦水和委屈。没办法,邓文昌又耍起了老把戏——用阴测测的目光,怨怼地看着乔楠。仿佛他觉得自己所受的一切不公平对待,全是拜乔楠所赐一般。

    这么明显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乔楠不是死人,不用抬头也能感觉得到。

    也是锻炼出来了,哪怕乔楠还没有练出金钟罩、铁布衫的本事,但在邓文昌这样的眼神之下,乔楠好歹能忍得住,全当自己不知道似的,一心一意处理自己手头上的工作。

    直到下班,乔楠被邓文昌给拦住了:“乔楠同志,有空吗,一起喝杯茶,聊一聊?”

    “没空!”对何义有犹豫,面对邓文昌,乔楠连想都不用想,直接甩给邓文昌一个否定的答案。

    乔楠要走,邓文昌忙上前两步,继续拦在乔楠的面前:“乔楠,你觉不觉得,做人不应该这么霸道,多少也得给别人一条活路对不对?都说做人留一线,他日好相见。有些事情做得绝了,容易出事的。”

    乔楠气笑了,她这是被当成十八岁的小姑娘给威胁了是吧?

    “我给人留一线,不是问题。我担心的是,我留了一线的那个人,一旦抓住丁点的机会,就会用尽一切办法,把我的一线给占了,非要赶我进绝境不可。这样的人,我对他手软,算不算是对自己残忍,亲自给自己挖了一个坑,等对方把我推进坑里之后,还理再自己动手把自己给埋了?”

    “不会的!”邓文昌的脸色变了变,不愿意承认自己是这种人:“乔楠,你别把人想得那么坏。大家都是年轻人,我们俩个应该互相理解才对。我承认,之前,我对你的态度不好,但你也不能怪我啊。何部长对你的偏私,长了眼睛的人都能看得到。我心存不满,对你发泄一、二,一点都不奇怪。”

    乔楠揉了揉自己的额头:“说完了?说完了,我要回家了。我这个才大学毕业的毛头丫头,现在住在哪儿,你都清楚了吧。知道了的话,麻烦让一让,我家还有三个孩子等着我呢。”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