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真哒?”二宝拉着乔楠的手,不放心地问一句:“很快就好,快多少,几天好?明天,我可以见到师爷爷,让爷爷陪我玩儿吗?”小孩子对时间的概念还不是特别强,一听乔楠说能够好快一点,对于二宝来说,师爷爷的病明天好,应该还算是快吧。

    大宝拉着二宝的手,往家里走去:“不许问这么笨的问题,师爷爷真的好了,你也要让师爷爷再好好休息休息。只想着让师爷爷陪你玩儿,一点都不乖。”

    “可我也想师爷爷了呀。”三宝不乐意地说道:“我都好久好久没有见到师爷爷了,师爷爷不想三宝吗?”三宝两只小胳膊努力画了老大一个圆,表示自己对师爷爷的想念有那么多有那么多。

    乔楠看着三个孩子小急步走在自己的前面,笑着发现,或许,关于师爷爷的这个话题,她不需要再努力了。说不好,单大宝一个人,就能帮她搞定二宝和三宝。嗯,有个听话懂事的大儿子,真幸福。

    哥哥姐姐走在前面,小宝儿跟只小兔子似的,小手看护着小舅妈的一根手指,欢蹦乱跳地往回走,丝毫没有因为哥哥姐姐的绊嘴儿心慌。那小模样,明显是心情好得像风筝一样迎风高高飞起。

    小宝如愿以偿地赖在了翟家,白天的时候,小舅妈上班,他的身边有哥哥姐姐陪着一块玩儿。到了晚上,睡觉之前,小舅妈总是会用温柔的声音给他讲故事。

    可惜,哥哥姐姐都自己睡了,所以房间里多了一张属于他的小床,他也要一个人睡。顺利把国庆余下的时间全赖在翟家赖完了,小宝才在田东强制性地抱起之前,哭天喊地地回了田家。

    苗靓划了划乔楠的脸:“难怪小宝他奶奶总要吃醋,你说说,你都对小宝做了什么,让小宝这么喜欢你。再这么下去,小宝到底是田家的孩子还是我们翟家的孩子,我都快弄不清了。从来没见过哪个孩子回自己的家,能哭成那样的。”

    华华在田家的时间少,在小宝的心里,田家的爷爷奶奶该是他最亲、最喜欢的人才对。谁知道,小宝在翟家待的日子明明也不多,可对翟家的这些亲戚喜欢到了骨子里去。

    自己的孩子要是这么喜欢别人,不爱搭理自己,苗靓光是这么假设一下,都难受得快要连晚饭都吃不下去了。能够想象,小宝他奶天天看小宝这个样子,还不得堵心堵死。

    乔楠苦笑着往后让了让:“我能对小宝做什么?我对小宝和对仨宝差不多啊。”乔楠也不知道,小宝为什么会这么喜欢自己。她自己都是头一次当妈,带仨宝的时候,时时刻刻担心、忧心,怕自己这个妈当得不好,让三个孩子受委屈,或者是让三个孩子学坏了。

    她并不认为,自己有那个“勾搭”住小宝,把小宝的心给拐走的本事。

    苗靓露出了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楠楠对待小宝像是对待仨宝一样好,这还不足矣让小宝对她这个小舅妈死心踏地吗?特别是华华,从小就是个假小子,长大之后,除了小宝是华华生下的之外,她也没从华华的身上见到华华哪儿有一点当妈的样。

    这么一来,小宝对母爱的渴望和感受,全都来自于楠楠了。孩子哪有不爱妈的,哪怕对于小宝来说,这个“妈”的前面还加了两个字,成了“小舅妈”。

    “小乔,这些资料你看一看。”何义往乔楠的桌上丢了一堆厚厚的资料。如果乔楠的桌子上有灰的话,这么一堆东西丢下来,桌子上的灰尘肯定是要飞起来的。

    乔楠看着这一堆有些老旧的资料,无辜地眨了眨眼睛:“何部长,你是把哪儿的老古董都给我搬出来了?”这些资料,一看时间就不像是短的。有些发黄儿的片片儿,要是翻看的时候,不怎么小心,很容易弄没的。

    “知道是老古董,看的时候,当心一点。什么时候看完了,我找你问话。”何义白了乔楠一眼,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这些老古董,别人问他要,他还不肯给呢。其中一部分,是师父传给他,他再传给小师妹的。

    乔楠笑归笑,认真的态度没有变过:“保证完成何部长交待下来的任务。”看书看习惯的乔楠,一天少翻几页都觉得浑身不舒服。像这样的工作交给乔楠,乔楠最乐意接受了。

    何义离开之后,部门里的一个老人才悄悄靠近乔楠:“啧,老何对你是真的不错啊,都快把你当成亲闺女一样看待了。我来这部门的时间比老何还长。这么久以来,我还是头一次见到老何把这些东西拿出来给人。要知道,之前有旧同事问老何借,老何都没肯呢。”

    其实这位快要退休的前辈更想问的是,乔楠真的不是何义养在外面的闺女吗?不然的话,何义有什么理由,把天底下所有的好事,通通让乔楠一个人占尽了。部门里那么多人,乔楠是进得最晚的。

    为什么何义对谁都一般,唯独对这个乔楠这么另眼相看。

    乔楠像是没有听出这人语气底下的疑问,憨实地回答了一句:“前辈放心,何部长交给我的任务,无论是什么,我都一定会保质保量地完成。这么好的锻炼机会,我怎么会放弃。我会努力充实自己,不让自己拖整个外交部的后腿的。”

    “你明白就好,这些资料,你好好看。还有,自己管牢一点,别丢个一张、两张的,到时候,你没法儿跟老何交待。”这位老人的确是挺好奇的,可胜在心眼儿不坏。看到在乔楠这儿问不出什么内容来了,他也没有继续缠着乔楠,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继续处理公事。

    乔楠不清楚,邓文昌早听他爸说何义的手里有一堆非常有用的旧资料。那是从中央退下来的林老传给何义的。何义成了这些资料的继承人之后,与时俱进,又整理了不少当代的资料放进去。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