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说完之后,小宝仰着包子小脸,小脚快活地一踢一踢,那洋洋得意的模样,真能气死个人。

    谁知道,小宝的话还没说完呢:“二宝,大宝是哥哥,你要叫哥哥,不能叫大宝。你不乖,小舅妈要打你的!”

    二宝一阵崩溃,有一个特别希望自己挨揍的堂弟,怎么破?

    “你不是也叫我二宝吗?”从来不叫哥哥的小坏蛋。

    小宝摇摇脑袋:“不叫不叫,就不叫。”

    “不叫,你不叫我哥哥,我咬你,嗷,我是大老虎。”二宝装出凶神恶煞的模样,两手为爪放在脸边,扑向了小宝。小宝一边躲,一边喊三宝帮忙打“老虎”,自己笑得咯咯响,都快喘不上气来了。

    坐在副驾驶的大宝脸一板,声音严肃了起来:“妈妈要开车了,不许在妈妈开车的时候玩儿。你们再这样,以后我不带你们玩儿了。”大宝倒不想说这么幼稚的话,可以的话,他更想像一个男人一样,教训一下这两个犯错的二宝和小宝。尤其是二宝,怎么老长不大,比小宝大了那么多,却总是喜欢逗小宝。

    可惜,大宝肚子里太严肃的话,怕小宝会听不懂。

    所以大宝干脆拿小宝最在意的事来威胁小宝。妈说了,小宝在田家的时候,被宠得厉害。哪怕小宝是个乖孩子,但还小,很多东西他都不懂。作为他的哥哥姐姐,看到小宝不乖,不听话,必须要好好教小宝,不能跟姑姑家的人似的,只会宠小宝。

    很自然的,大宝第一个把这个责任抗在肩膀上。只要小宝一犯错,大宝的脸色就会非常难看,闹得小宝都不敢再调皮了。有时候,小宝对大宝的害怕,都超远了他亲爹田东。

    大宝一发话,小宝立马乖乖地坐好,都不敢再看二宝。二宝在见到乔楠的确已经坐在驾驶位上,哪怕大宝不说,他也打算停止了。

    “上车之后,第一件事情是干什么?”乔楠坐在驾驶位上,叮嘱四个孩子。乔楠一发话,仨宝自动自发地把安全带系好,小宝则老实地让三宝帮他“绑”好在安全儿童椅上。

    看到四个孩子都做好了安全措施,乔楠才踩着离合器,发动车子,向仨宝所念的小学出发。今天是九月的第一天,很多家长带着自己才要上小学的孩子赶到学校门口,那场面特别热闹。

    见着这人挤人的一幕,乔楠有那么一点头疼:“三宝,不管什么时候,你一定要看好小宝。小宝,记住,跟姐姐手拉手,绝对不能放开。你要不听话的话,下次小舅妈不带你出来了,知道吗?”

    小宝用力握着三宝的手,连连点头:“小舅妈你放心,我会乖乖哒。”

    乔楠挤得衣服都快乱了,好歹算是把报名的单子拿到手。这所学校的宣传单子,乔楠看过,在入学之前,学校会对所有入校的新生进行一次考核。乔楠有点不太明白,像这种考核不应该放在报名之前,作为筛选学生的标准吗。

    这名一报,钱一交,孩子就是这个学校的学生了。之后才开始测试,难道还有什么说法?直到自家的三个孩子都被分到一个班,乔楠才知道,哪怕是在小学的时候,都已经有那么一点所谓优班的存在了。

    仨宝考试的时候,乔楠牵着小宝的手,干脆在学校里逛了起来:“小宝,你不是想跟哥哥姐姐一块儿念书吗?趁着今天的机会,你好好看看,喜不喜欢这所学校。”

    小宝的小脑袋转得不亦乐乎,学校还没看几眼呢,小嘴吧吧地回答道:“喜欢,一定会喜欢的。”学校不都是一个样的吗,不一样的是,这所学校里有他的哥哥和姐姐。才三岁的小宝甚至打起了小算盘。

    假如他跟哥哥姐姐们一个学校了,以后小舅妈接哥哥姐姐们回家的时候,可以顺便把他也给接了。接都接了,接下来,他撒个娇,能去外婆家吃个晚饭。吃完晚饭,他累了,不想动,要休息。休息一下,天黑黑的,他害怕不想出门,干脆就在外婆家住下得了。

    这么一想,小宝的心情顿时美得不要不要,恨不得那一天快点到来。

    仨宝都到了上小学的年纪了,翟家早为三个孩子另外准备了房间。现在三个孩子还小,所以住一间房,三张床。等三宝上了十岁,苗靓决定让小孙女儿一个人一间房,毕竟他们家有的是两个孙子,一个孙女,孙女不能总跟孙子住一间房。

    小宝向看喜欢学仨宝,见到仨宝有单独的房间,他倒是没有吵着在田家,也让长辈给自己准备一间单独的房间,他本来也是一个人睡。妈妈老不回家,爸爸公司上班,奶奶陪爷爷,只有他一个人。

    所以见到了仨宝的房间之后,小宝嚷嚷着非要让乔楠多准备一张床,放在三宝的房间里。小宝表示,自己长大了,以后住在外婆家的时候,也不需要小舅妈陪着了。他要跟哥哥姐姐们睡一个房间。

    亏得翟家不小,在仨宝的房间里再放一张小床,勉强还是可以的。只不过,这么一来,这个房间里放着四张床,真的就是被摆得满满当当,没有多余的空间了。

    为此,乔楠把自己和翟升的书房又隔出半间来,让三个孩子拥有一个独立做作业的空间。小宝人小,随便在哪个宝的身边挤一挤,直接有了他写写画画的小空间。

    完全能够想象得出来,在翟家,小宝的东西几乎都没有比仨宝少的。小宝又爱住在翟家,田东把小宝的衣服放在翟家,从来没想过拿回去。久而久之,翟家成了小宝第二个家。他突然说要住在翟家,不但不会不方便,而且他需要用的东西,什么都是现成的。

    清楚这一点,小宝才敢打这个主意。

    但凡是能让自己找机会留在翟家过夜的理由,别看小宝人小,精得厉害,从来都没有错过,打的那个算盘精得就好像他爸在生意场上跟人谈合作时的样子一模一样。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