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这倒也间接证明了,小宝更多像田东这个爸爸,而不是除了部队之外,对其他都很是粗枝大叶的妈妈。

    被小舅妈牵着小手,小宝非常有耐心地把整个小学逛了一遍。回到原点之后,小宝才抬着小脑袋看乔楠:“小舅妈,哥哥姐姐们什么时候好?”我们还要等多久。

    “看吧,我早说了,这个臭小宝肯定会着急的,我真是一点都没有猜错。”二宝看好戏的声音传来,那痞痞的样子透着一股捉弄人的恶趣味儿。

    三宝翻白眼:“这还用你说吗,你不说,我们也知道好不好?更何况,我们在考场里用的时间已经够多了。”要不是妈妈好几次告诉他们,考试的时候不要着急,多看几遍,否则他们三个早就出来了。

    “哇,这是谁家的孩子啊,出来得这么早。”

    “孩子,这个入学考,难不难,你有没有什么不会做的题目?”

    仨宝一出来,还没能走到亲妈的身边,先被一堆其他小朋友的爸爸妈妈给围住了。这些家长无不关心这次考试的难度。这些家长知道得比乔楠多,所以他们清楚,这一次考试的好坏,决定着自己孩子将来的这六年里,会念一个什么程度的班。

    仨宝在自己家人的面前,脾气会外露一点,可在外人面前,仨宝一般都会表现出乖宝宝的形象来。

    特别是二宝,一收刚刚欺负小宝的痞坏,小脸上带着一温润如春的笑容,小小年纪倒有一点陌上公子的感觉,让人一看连连说,这孩子绝对像是一个读书的料:“叔叔、阿姨放心,我觉得,这次的考试还挺容易的。”

    “都没有不会做的地方吗?”二宝给人的感觉就是学校里的那种乖乖牌,优秀生。面对成绩好的孩子,家长总是宽容几分。更何况,二宝年纪小,颜值还高。面对表现这么出色的孩子,谁会忍心扯着喉咙跟二宝说话。

    “没有呀,我都写满了。”

    “那这个小姑娘呢?”全写满了?不可能,这个学校的入学考试,绝对不可能这么容易。前几年的情况,他都打听过了,没有一样是例外的。

    从二宝这儿问不出什么,那人干脆转向了三宝:“小妹妹,你觉得,这次考试难不难呀,有没有什么不会做的地方?”一见三宝,那是一个穿着粉蓝色小碎花儿裙子的小姑娘,小脸红扑扑的,眼睛水汪汪,像是刚洗过的葡萄一样。那甜甜的笑容,比他们吃过的棉花糖味道更好。

    三宝“腼腆”一笑:“我也觉得还好,不是特别难。”三宝说话,文文气气,小嗓子清清脆脆,如同出谷的小黄鹂一样,声音特别好听。

    “考试的时间差不多的,很快,叔叔阿姨家的孩子都会出来。”见到这些家长围着还没有散开的意思,大宝补充了一句。大宝想表达一个意思:他们三个考得快,觉得题目容易做,都不准。每个人的水平不一样,做题的感觉肯定也是不一样的。

    像是为了证明大宝的话一样,考试结束的铃声响了起来,这些家长猛地抬起头来,不再转着仨宝不放,而是努力找着即将出来的一群孩子之中,哪一个是自家的熊孩子。

    随着铃声的响起,仨宝解放,三人用最快的速度,走到了乔楠的身边:“妈妈,我肚子都饿了,咱们赶紧回家吧,我想吃你包的饺子了。”三宝差点想摸摸自己的肚子,以表达自己有多饿的程度。

    好在她很快想起这里是在外面,不是在自己家里,所以她绝对不能在外面做这种这么不淑女的动作。

    “嗯嗯,小舅妈,小宝也饿了,回家吃白白胖胖的饺子罗。”作为哥哥姐姐们的拥挤者,三宝才说完,小宝立刻站出来,力挺小宝。他仗着自己年纪小,清楚自己说的话,有时候会比哥哥姐姐们还管用。

    没关系啊,哥哥姐姐们的话不管用,他再帮着说一遍,只要最后的结果是一样的就好。

    乔楠也没想拒绝三宝,小孩子长身体,肚子饿得快是很正常的。更何况,只要几个孩子不要求吃外面的东西,但凡是在家里吃的要求加餐,或者特别指名让自己做的,乔楠从来没有拒绝过:“行,咱们回去做饺子,连皮,都我们自己擀好不好?”

    “好,小舅妈做的饺子最好次了。”小宝高兴地直拍巴掌,把小手都给拍红了。自家擀的饺子皮会特别有咬嚼儿,仨宝跟小宝的牙口好,非常喜欢自家手擀饺子皮的咬感。

    只是,自己擀皮子太麻烦了,田母不善厨艺,别说擀饺子皮了,你让她只包饺子,她也不是特别熟练。田母都不会,就更别对翟华有什么要求了。可以想见,小宝想吃这类东西,唯有到翟家才能得到满足。

    “行了,上车吧。”跟其他家长不一样,其他家长一见自家的孩子出来了,直接逮着孩子问这问那儿,确定孩子考试考得怎么样了。乔楠绝口不提考试的内容,知道孩子饿了,也只是让孩子快点上车,回家包饺子去。哪怕馅儿有阿姨帮自己准备,但擀皮和包,都是乔楠一个人完成的。

    真想要吃上饺子,还得要花上一段时间。

    直到仨宝跟着乔楠离开,之前围着仨宝的家长听到自家孩子的话,才知道,合着刚刚一起出来的三个孩子是一家的孩子,还是难得一见的三胞胎:“这三个孩子,人家家长是怎么养的,又漂亮又聪明。”

    两个孩子回答,题目不是很难,大的那一个,哪怕没怎么说,他们也看得出来,大的那个考得也不差。相反,一问自家的熊孩子,这个难,那个没学过,听着都能知道,这次考得肯定不怎么样。

    哎,同样都是孩子,孩子与孩子之间的差别怎么那么大呢。为什么觉得题目不难的孩子,不是自己家的?

    “这怕是三胞胎吧,好福气啊,孩子长得漂亮,脑瓜子还好使。”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