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第1490章 还不够一定
    这三个孩子太有福气了,何德何能能有这么疼他们入骨的两位老人家。

    控制死亡?

    说起来,这世上有几个人有这样的意志,努力拖延自己离世的时间。早知道,她多么希望师父可以更早的解脱。没道理为了让仨宝过一个还算美好的生日,就生生让师父吃了那么多的苦:“师父到底生了什么病,为什么会这么瘦?”

    看见躺在棺材里的林原康,他穿在身上的寿衣,几乎空了一半,乔楠的心忍不住地在滴血。

    “胃癌,晚期。医生说,林叔能坚持到今天,真的不容易。原本,医生给林叔下的病危单是说,林叔早撑不住了。林叔熬到今天,已经比医生预期地多活了一个月。”

    林原康这边的许多事,都是翟升安排和亲自去做的。

    跟翟老爷子不一样,林老早就知道自己快要不行了,他纯粹是为了三个孩子在拖日子。为此,他没了之后办丧事要用的一些东西,他老早让阿姨都买好放在家里准备着。

    这么一来,翟升一出现,直接拿着现成的东西,先帮林老把寿衣穿了。

    反倒是翟老爷子,之前一点招呼都没打,人突然没了,田东醒了之后,二话不说,开着车子出去买翟老爷了办丧礼需要用到的东西。在路上,田东也通知了自己的父母,翟老爷子去逝的消息。

    田父田母惊了,用最快的速度赶到翟家帮忙。

    无论是翟老爷子还是林老,这两位老革命走了,别说是一般人家,哪怕连中央都得有个大反应。这两位老革命同一天走了,加上左右邻居,中央上层连忙派出干部到林家和翟家,参加这两位老革命家,对中国的发展作出巨大贡献的功臣的丧礼。

    昨天在仨宝的生日上,翟老爷子和林老都感知到了彼此的情况,所以两老“走”之前,默默留下了一句话。那就是,把他们俩的灵堂放一块儿吧,也好让他们俩有个伴儿。

    一个人的孤零零的躺着,多冷清,多没意思。

    两人的灵堂放一块儿,一波又一波来拜两老的人,都是恭恭敬敬地拜完了一个,再拜另一个。四个孩子,一边两个地替二老守灵。翟老爷子那儿,光一个苗靓就能够把人哭得心酸。林老这儿,乔楠虽是不语,可每一个见到乔楠的人,都能从乔楠的身上感觉到那一股深深的哀痛。

    很快,收到消息的邓文昌来了,或者说,应该是外交部的几个代表来了。

    林原康是中国外交部最老,最早的一期老干部,可以说,外交部也算是林老一手办下来的。

    面对这样一位元始之尊走了,外交部的人怎么可能没有反应。其中,最痛苦的要数何义。何义没法儿像乔楠一样请假,作为林老的家属替林老守灵,送林老最后一程。

    他对他师父最大的回报就是,守好他师父交给他的位置,等到时机成熟的那一天,他相信被他师父看重的小师妹乔楠,一定有足够的能力和立场,接手自己的一切。

    只是当何义在邓文昌和另外一个人的陪同之下,来到翟家,对去逝的两位鞠躬时,邓文昌的脸色变得有些不一样了。他一直知道,他爸和彭宇有事情瞒着他,他也知道,乔楠跟何义的师父林老似乎挺熟的样子。

    起初,他还以为因为乔楠住在林老的隔壁,所以乔楠才能借了林老的光,得到何义那么多的照顾。

    可是就在刚才,邓文昌才知道合着事实反了一下,乔楠早就成了林老的徒弟。正因为两人是师徒关系,林老在首都有那么多的房子,为了可以住得离乔楠这个徒弟近一些,宁可重新砸钱,买下翟家隔壁的房子。

    乔楠跟林老的关系那么亲近,不怪何义总是对乔楠另眼相看,乔楠总能有他都没有的好机会。乔楠跟何义是同门,何义待他和待乔楠,能一样吗?

    谁不知道,何义之所以能坐上这个位置,全靠林老这个师父的一手提携,这也算是林老这师门的一脉传承了。

    中央领导干部都卖林老的这个面子,毕竟林老带出来的人实力不俗,哪怕光靠实力,林老门下的人就从来没有输过。实力完胜,情份完胜。在这样两个完胜的状态之下,谁能干得过林老一手带出来的下一任外交部部长。

    想到他爸还一直跟他说,谁笑到最后还不一定呢,邓文昌这会儿露出了一个自嘲的笑容。

    还不一定?

    还不够一定啊!

    凭乔楠的实力和她跟林老的关系,真能出一个“不定”出来,除非哪天的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东边儿落下的。

    此时伤心不已的乔楠哪还有心思去看邓文昌目视自己的眼神如何,这会儿邓文昌跟在办公室里似的,看乔楠看得跟只斗鸡一样,乔楠都不会再给邓文昌一点反应。

    见着灵堂上师父的遗照,何义擦了擦眼睛:“小师妹,你保重身体。师父在的时候,很重视你们母子四人。正因如此,为了让师父走得安心,你跟三个孩子都要好好的。”

    对于何义来说,林老走得不算突然。林老的病情瞒着乔楠,但何义是知道的。可他再有准备,他也没有想到,这一天来得会这么突然。

    知道医生早给林老下了一个死亡预告,看着林老一天天熬过医生的死亡日期,都活过了二十几天,何义一直觉得,或许林老有望把今年这个年都给过了。

    谁成想……

    “谢谢何师兄,我知道的。”乔楠声音哑得厉害,仿佛得了重感冒一样,快要说不出话来了。

    这个时候,林家阿姨嘴里提到过的律师,姗姗来迟,可算是赶到了:“不好意思,我开的那条路,遇上了大堵车,所以来晚了。对了,你们谁是乔楠?林老生前留了一封信给乔楠,现在我要传交。”

    “我是。”跪着的乔楠应了一句。

    “你好,我是林老生前找的律师,他委托我办一些事情,你看林老的遗嘱什么时候公布比较好?”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