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她顶多是泡个酒吧,跳个舞之类的。难道,她认错、改错的态度还不够明显吗?她已经让步了,周正还要跟她离婚,是不是太过得寸进尺了?

    想到这事儿,乔子衿气得都想把手机砸地上了。

    “怎么了怎么了,什么要离婚不离婚的?”丁佳怡从厨房里出来,就看到乔子衿气得眼眶通红,浑身直打哆嗦。

    乔子衿深吸了一口气:“妈,周正那个臭不要脸的东西,竟然敢跟我离婚,他还向法庭申请诉讼了!”都要闹上法庭了,乔子衿不得不正视,这一回,周正是来真的,不单只是在吓唬自己:“我以为,我改错了,跟外面的那个男人断了联系,经过这两、三个月的冷静期,周正的气差不多也该消了。谁知道,他还越发来劲儿了!”

    “呵。”丁佳怡冷笑了一下:“你回来是想让周正冷静,还是故意为了晾一晾周正,逼得周正先跟你低头认错,你自己心里有数。这里就咱娘俩儿,你也不用说那些好听的话来哄我,你把我哄好了,周正还是要跟你离婚。这事儿,你这么处理肯定错,要知道,犯错,在外头有人的人是你不是周正,周正得有多孬啊,才愿意把你接回去。”

    最重要的一点,乔楠跟子衿的感情不好。所以,乔楠是绝对不会愿意帮着子衿用强权压着周正向子衿低头。更何况,这事儿错在子衿,乔楠就越发不可能帮忙了:“行了,你倒是跟我说说,你到底准备怎么办,你是怎么想的?你要不想跟周正好好过日子,周正要跟你离婚,不刚好吗?你俩离了,你不正好可以跟你外面的那个男人在一起吗?”

    反正也没感情了,自己都是离了婚的人,丁佳怡还能拦着乔子衿不让乔子衿离吗?

    只是,今天乔子衿会接到这么一个电话,谁都没有想到。

    周家来真的了。

    “离什么离,我没想离。周正的确不是最好的,也不是最差的。跟周正离婚,我还要再找一个男人结婚,我干嘛这么辛苦。都是凑合着过日子,跟周正,那还是老熟人呢。”乔子衿烦躁地说了一句。

    倒不是乔子衿真的不想离,跟陈军这个老情人勾搭上的第一天,乔子衿已经想过离婚这条路了。

    在陈军和周正之间,乔子衿本就更满意于陈军。不然的话,多年后两人相遇,乔子衿也不会半点犹豫都没有,更没有想起周家那个家庭,毫不犹豫地投入陈军的怀抱,与陈军偷情。

    问题是,乔子衿想要离婚,跟陈军在一起,陈军不愿意啊。

    两人都滚完了,乔子衿才想起来问,陈军结婚了没有。陈军当时嗤笑地回答:“我年纪可比你大,冲你这肚子上的花纹,你都是生过孩子当妈的人了,难道,我当爸是一件非常过分的事儿?”两人分开少说也有十年,整整十年,陈军能没有结婚,身边没个女人?

    对于曾是情场浪子的陈军来说,这简直就是笑话。

    要不是后来为了追乔楠,不然的话,陈军的身边从来不会缺少床伴。

    被陈军刺了这么一顿,压根儿看不出两人才结束了一场**,乔子衿还有点小委屈:“你结婚了啊,可为什么当年你不肯跟我结婚。其实只要你再给我一点时间,我也是能达到你的要求的。你说,换作是现在,你、你还愿意娶我吗?”

    算了,她现在也是有老公的人,的确不太好去计较陈军结婚娶了别的女人生孩子的事。以前的事,就让它过去吧,重要的是现在和未来。

    “什么意思?”陈军挑了挑眉毛,不会是他想的那个意思吧:“子衿,这种玩笑一点都不好笑。我没有离婚的打算,我跟我老婆的感情挺好的。怎么,不满意这么跟我在一起?如果是的话,我不是那种喜欢强迫女人的男人。你要不愿意的话,咱俩今天出了这扇门,以后全当不认识,也当今天的事没有发生过。”

    结婚之后,他玩儿过的女人,没有十个,也有八个。假如那些女人个个跟乔子衿似的,睡过一次就要求他离婚,那还不乱了套了。

    看出陈军是认真的,乔子衿一厢情愿的想法当然无法实现。

    两人好不容易又重复在一起,乔子衿哪里舍得就这么跟陈军分手了。乔子衿想着,陈军现在不愿意跟他老婆分手,那么周正那儿,她也得继续吊着。她相信,只要时间久了,陈军会改变心意,愿意跟从前一样,接受她,答应娶她。

    让乔子衿懊恼的是,她还没等到陈军点头答应离婚娶自己,她跟陈军的关系先被周正给发现了。

    刚跟陈军旧情复燃,情意最是浓时,乔子衿都还没说过要跟周正离婚之类的话。现在,她两个多月不联系陈军,陈军也一副不记得有她这么一个人的存在似的,乔子衿怎么肯在没有找好下家的同时,再失去周正这张长期饭票,那她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这会儿接到这通电话,乔子衿心慌意乱,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才能让周正改变心意,暂先不跟她离婚。

    一句话,除非是陈军愿意娶自己,不然的话,她是真的不愿意跟周正离婚。手里没钱的日子,不好过啊。

    “不想离?”丁佳怡表示,自己还能再说什么,她对这个女儿都快绝望了:“你不想离,又干那种见不得人的事儿。人家都向法院提诉讼了,你要不想离,就赶紧回平城,乖乖地跟周正道歉,请求周正的原谅,或许还有挽回的可能。记住,回去之后,态度一定要好。再像之前似的趾高气昂,周家的人,不论是谁,都不可能再搭理你了。”

    “他打我,我还给他道歉?从小到大,你都没有打过我,就连我爸也很少打我。周正打我就是不对,凭什么我给他道歉,是他给我道歉还差不多!”乔子衿不愿意,她在周正的面前,总有一股子优越感。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