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第1561章 不看新闻啊
    其实现在放平心态想想,有能力的女人也挺有魅力的,不单只有强势给人的压迫感。算了,现在无论怎么想,都是白瞎。他不但跟许胜男离了婚,连这套房子都给卖了。买家限他三天之内,从这套房子里搬出去。

    “你,你等等啊。”方母脸色大变,脚步发飘地走进了方灵灵原本的房间,然后从房间里拿出了一张照片来,递给方士友看:“士友啊,你看看,这照片上的闺女跟电视上你说的那个女外交部部长,是不是长得一模一样,跟双胞胎姐妹似的?”

    方士友眉毛皱了皱,把照片从***手里拿了过来:“什么双胞胎姐妹,这就是那个女部长。等等,不对啊,你为什么会有人家干部的照片?还有,灵灵为什么跟这个女部长站在一起拍照,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我怎么不知道?”

    乍然见到自己的女儿跟中央干部站在一起拍合照,方士友惊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没想到灵灵的运气挺好的啊,参加个补习班还能遇到一个国家干部。”

    这会儿,方母完全笑不出来了:“灵灵的运气,比你说的好。灵灵跟这个女干部不是无意间遇见的。灵灵几乎一年都要去见这个女干部好几次呢,灵灵跟这个女干部的感情非常好。不然的话,我们家里也不可能有这张照片。最重要的是,我知道许胜男给灵灵买的那部手机里,全是灵灵跟这个女干部的合照。”

    哎哟妈呀,他们方家这是错过了怎么样的宝贝蛋啊!

    早知道是这样,她怎么可能让儿子跟许胜男离婚,又让孙女跟了许胜男。灵灵跟这女干部的关系那么好,以后发展绝对错不了。说不准,灵灵能够想这个女干部一样,进入中央领导班子。这样的孙女,拿十个孙子来跟她换,她都不换啊。

    孙子是继承家业的,可这样的灵灵,那是能够把他们方家发扬光大的!

    “灵灵,每年跟这个女干部见好几面,灵灵的手机里全是跟这个女干部的合照?这,这怎么可能,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方士友脸色白了白,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对许胜男和方灵灵的了解太少了。

    否则的话,为什么他妈说的那些事情,他从来没有听说过。要是早知道,女儿跟这样的大人物认识,关系非常好的话,他怎么也不可能跟许胜男闹到这个地步,最后连房子都没有了。

    方母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许胜男在首都不是有一个很要好的学妹吗?我听前亲家提起过,许胜男之所以能进那么好的公司工作,还是托了这个学妹的福。每年大的节假日,许胜男都会带着灵灵去看那位学妹。这照片里的闺女,就是许胜男的学妹,灵灵一直叫她乔阿姨。”

    也是因为知道,许胜男的工作是人家学妹介绍的。若非如此,方母怎么可能在知道许胜男次次去看学妹,手上永远都是提着东西的而不骂许胜男败家。能帮忙介绍这样工作的,别说是学妹了,就连亲戚,这世上都不多。

    但让方母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学妹”不但有本事帮许胜男进那么好的公司上班,人家自己还是国家干部,吃公家饭碗的,是她这个层次怎么也碰不到,摸不着的大人物。

    “她,她就是许胜男的学妹?!”“嗡”的一下,方士友只觉得自己的脑袋都要炸开了。许胜男跟她那个学妹的关系有多好,作为许胜男的枕边人,方士友太清楚了。

    只因为第一次,许胜男提到这个学妹的时候,语气之中充满了感激。除此之外,许胜男从来没有具体提及这个学妹是干什么的,家里有什么人,有着什么样的背影。久而久之,方士友只当许胜男跟这个学妹之间有一段大学时期最纯最真的友情。

    谁知道,事情的真相是如此叫人又惊又喜又悲伤。

    “应、应该是吧。”方母也非常不想承认这是事实:“我只知道,灵灵手机里的确是有很多这个姑娘的照片。”第一次见这照张时,她还稀奇真看不出来,像许胜男这样的人还能有这么漂亮的学妹。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两人都不搭调,不像是同一国,会有话聊的人。

    方士友都快要说不出话来了:“妈,这事儿你怎么不早跟我说!!”

    他知道,许胜男非常感激这个学妹。两人毕业都快要有十年了,还能一直保持有来往,许胜男跟这位乔部长的关系有多好,用脚指想都知道。这、这真的是……

    方母一脸的委屈:“我只知道,她是许胜男的学妹,我又不知道,这个闺女这么厉害。”她要知道的话,还能让儿子跟许胜男离婚,天天在儿子的面前念叨,想要一个孙子吗?

    她之前敢那么嚣张,就是仗着许家一家三口在首都都没什么朋友和亲人。真有什么事情,闹起来,他们方家吃不了亏。早知道许胜男还有这么厉害的朋友,她早把许胜男当百菩萨一样供起来了。

    “不知道?”方士友都想拜拜自己的母亲,自己的母亲是从哪儿来的怪物:“她虽然才当上外交部的部长没多久,可是最近几年的新闻里,她出现的次数不少。好多次,都是在国际新闻上,这张已经不是新面孔了好吗?”

    “我以前又不怎么爱看新闻,什么国际频道,我从来没有开过去过……”一群说叽里呱啦让她听不懂话的人,她看这个做什么?

    真相往往就是这么叫人措手不及,然后死的心都有了。方士友苦笑道:“难怪,我是说,为什么许胜男刚开始怎么也不肯离婚,还想挽回我们的婚姻。她出去一趟再回来,就变心,非要跟我离婚。之后,还拿出了那么多我出轨的证据,她背后有那么一个大人物帮着她,我一个平头老百姓,能斗得过许胜男?难怪……”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