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第1579章 你都听到了
    周父看了周母一眼,想确认,老婆这话是不是认真的。老婆那么喜欢莹莹,能舍得亲自送走莹莹,一送还是送到首都那么远的地方。以后他们要是再想孙女儿了,想见一面都不容易。

    周母没回应丈夫的这个眼神,只是牢牢地抱着还熟着的孙女儿:“子衿啊,以后有机会再见,拜拜啊。”

    “再见。”周父简单地对乔子衿点了一个头之后,跟在老婆的身边,并且把衣服披在孙女的身上,往回走。

    至于周正,从头到尾,周正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乔子衿,与乔子衿更没有半点交流,哪怕只是一个眼神,大步往前,仿佛乔子衿在他的面前如同隐形一般。

    作为一个男人,被戴了绿帽子,这辈子,周正都不想再跟乔子衿这种不安分的女人再有半点的瓜葛。

    一想到自己从来没有喜欢过乔子衿,娶了乔子衿之后,都是踏实地跟乔子衿过日子,尽可能地对乔子衿好。再反观乔子衿,给自己戴绿帽子!如果杀人不犯法的话,乔子衿早变成一堆骨灰了。

    周家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只在意周莹,全当乔子衿是陌生人一般的态度,把乔子衿刺激得够呛。乔子衿跺跺脚,周家的人没那么清高,不然的话,这些年来,对她也不会这么好。

    一旦乔楠被她完全抓在手里,周家看到她存在的价值和意义,远比他们想象中的更深、更远。到时候,她等着看,周家人的嘴脸是不是还像今天一样,不可一世。

    大半夜的,看着外面黑漆漆的夜色和点点若隐若现的繁星,完全没有办法的乔子衿只能叫了一辆车,打到有夜班公交车的地方,再花两块钱坐回乔家小院。

    乔子衿最初的打算是,最坏的结果是她蹭周家的车回到乔家小院儿,最幸运的可能是,周家对她跟周正的事儿还有想法,借着今天的机会,干脆把她带回周家,对她各种好,想让她回心转意,与周正复婚。

    现实永远都是那么残酷爱打击人,最幸运的那一种丁点出现的意思都没有。周家人连假客气地问乔子衿一声“大半夜的不打叫车,要不要送你一程”这种话都不肯说,抱过周莹便跟乔子衿分道扬镳,快得乔子衿已经到了嘴边的话,生生被逼得咽了下去。

    因为她知道,这个时候,她说出任何带有暗示让周家带自己一程回乔家小院儿的话,周家的人一定会笑话她。从此以后,她在姓周的人面前,就真的再也抬不起头来了。

    对于好面子的乔子衿,怎么可能允许这样的情况发生。便是打肿脸充胖子,乔子衿也忍着心里的委屈,用这么迂回省钱的办法,好歹在凌晨一点的时候,能够躺在乔家小院儿的床上休息了。

    乔子衿的目标不是周家的这些人,哪怕她对周家的人还没有完全死心,觉得她跟周正离婚了,周正怎么可能一点遗憾都没有。只是,在证明这些之前,她必须先把乔楠那儿的事儿,都给搞定了。

    她自身的价格凸显出来,到时候,不管是前婆婆还是周正本人都会对她趋之若鹜。她可以向所有人证明,她比乔楠更优秀。哪怕乔楠再出色,但是,乔楠最后依旧会乖乖听她的话,她才是那个站在食物链最顶端的人!

    不断给自己打气,乔子衿最后就是抱着这样的念头入睡的。

    乔子衿离开首都,乔楠是知道的。乔子衿买了来首都的火车票,乔楠还是知道。告诉乔楠这个消息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周母。

    周母知道,乔子衿这是想对付乔楠,通过掌控乔楠以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但是,周母并不觉得,乔子衿的妄想能够变成现实。假如,乔楠真有这么好对付,那么今天外交部的部长怎么可能会是乔楠。

    相同的是,如果乔子衿真那么厉害,想对付乔楠易如反掌,那么嫁到他们周家的人怎么可能会是乔子衿,而嫁进首长家的人,又怎么会是乔楠不是她乔子衿呢?

    牛都是吹出来的,可惜,事实却不是靠吹就能变成现实的。为此,周母的立场不变,坚定地站在了乔楠那一边。只是短短的一个电话,她就可以卖乔楠一个人情,周家没了乔子衿这个儿媳妇,照样有好日子过。

    这么看来,娶了乔子衿之后,断断续续能够为周家带来的好处,还真是不少啊。也唯有她那个傻儿子,才会糊涂地想不透,尽干一些蠢事儿。

    乔子衿出轨,背叛周正。两人才离婚,如果周正因此大受打击,一副一蹶不振的样子,作为把乔子衿介绍给周正的翟家,能不有点表示吗?反正乔子衿已经出轨了,他们当然是尽可能地把一件坏事,努力变成一桩好事儿。

    可惜了,她儿子别说是遗传到她的聪明了,连他爸那点智商都没有继承到,蠢得没边了。刚离婚,马上跟同样离婚的前女友复合,还商量到了结婚这一步,深怕别人不知道,他压根儿就不喜欢乔子衿。如今跟乔子衿离婚,他可算是脱离苦海,能够选择自己所爱之人了。

    周正重拾旧爱,人生了无遗憾,翟家还需要因为乔子衿的事补偿周正吗?周正是先是因为乔子衿的关系,有了铁饭碗。之后,乔子衿犯错,周正在保住工作的同时,又与真爱在一起,这妥妥的人生赢家啊,真是什么便宜都让周正一个人给占了。

    儿子非要犯蠢,再想到儿子都是三十好几的人了,她能管几年,还能管儿子一辈子吗?她以前就是管儿子管得太多了,以至于儿子摔的跤少了,才这么不聪明。后来,周母聪明了,干脆放开怀抱,随周正自己折腾去。

    是好是坏,反正都由周正自己受着。等摔过了,知道疼了,不用她教,儿子也该知道,以后遇到同样的事情,要怎么选择了。

    挂了跟周母的电话,乔楠躺在翟升的怀抱之中:“你都听到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