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唐朝地主爷 > 第五章 抄寨(求收藏求花求评论)
    第五章 抄寨(求收藏求花求评论)

    抄寨大家都显得非常积极,他们是大唐官军,骨子里还是自认为是老百姓中的一员,所以要是欺负劫掠百姓,他是不会干的,也没那个胆子。

    但是这匪寨就不同,寨里多少不义之财,使劲拿,到时候只要有些甲具刀枪上交就足够交差了。

    一夜无眠,早早地在操场上念了一大通讨伐誓词,就集结待发了。

    昨夜一战,损失了数百人,伤了数百人,留着伤残看营,两千人风风火火上山去了。

    倒是王黑虎被官军押在队伍前头,做了开路神。加之昨夜的匪徒差不多杀光了,有了俘虏带路,一路上更是无人抵抗,徐清一行顺顺当当上了庆山。

    倒是在寨门处稍微听了一下,寨中有王黑虎一个亲信,叫嚣着要谈判,刘赞哪里是这么好糊弄的,当下就在寨门前将王黑虎的脑袋看下来,一方匪首就此灰飞烟灭,门也就不攻自开了,门框上的天下第一寨被砸得粉碎。

    在寨中,刘赞讲了回顾了一下山东十余战,然后宣布结束战役之类的话,倒是下面听的人一个个在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了。刘赞也识趣的不说了,只说了十二个字结束演讲:

    “不准杀妇,不准放火,不准内斗!”

    说完,两千人一哄而散,一部分刘赞的部曲和都尉直接去最里面,最里面是库房,一些人不明所以屁颠屁颠跟着去,到了里面却被挡了回来,被告知将军和都尉们占了,只得骂骂咧咧出来。

    而张中一开始就四处瞧了瞧,瞅见一幢有烟囱的房子,直奔而去,那脚步,壮小伙都比不上。而徐清和这一伙人推着三辆小推车跟着张中走了,这是出发前就吩咐了的。

    走到那带烟囱的偏院一看,破破烂烂一座厨房,徐清就郁闷了,跑这里来干嘛?

    张中知道大家心里有疑惑,边走边解释道:“抄家嘛,最好的三个地方,仓库,内房,厨房。仓库自不必说,那是金山银山,这是将军们去的,早就应该封锁了;内房是女眷和土匪头子住的,绫罗绸缎,金银细软一柜子一柜子的,这是都尉们去的,而这厨房嘛,就是我等的福地,粮肉油糖多得很,也有些瓷器金银杯碗,值钱!”

    徐清听完恍然大悟,在心里给张中树了大拇哥,不过等他走到门前,瞧见别厨房东转有一座小楼,两层高,用大块的石头垒砌成的,他便决定去看看,好在张中到了厨房就丢下他了,只顾着翻箱倒柜,丝毫没注意。

    于是徐清悄悄地走到了阁楼下面,一楼是猪圈,两头猪在哪里吭哧吭,徐清只得往二楼去。

    如果狗头军师在这里的话,肯定要气的半死,这里就是他的房子,昨夜走到门前却被拦住了,撒谎都没成,说是一定要等大当家一起才能进来,狗头军师差点万念俱灰,他好几年的私钱就放在这里!

    不过狡兔三窟,他在山下还有些产业,有一处宅院一家布店,山下还有近百两,而且他知道这里待不了多久了,一咬牙赶紧下山抛售了那些产业,走为上策,。

    徐清走到二楼门口,有一扇木头门,一把铜锁拴在木头锁杆上,徐清一笑,这种锁只能挡住那些没想法的人,不过转念一想也有可能是这间房子的主人地位很高,而且在土匪窝里很少有单间,徐清越想越兴奋……

    徐清一脸阴笑的拔出刀来,一刀劈断栓子,锁便如无物一般了,门开了徐清又是一刀,锁掉到地上了,这铜锁应该值钱,毕竟主流货币是铜钱嘛。

    进屋一瞧,陈设十分简单,一桌一床一椅一个柜子,桌上一叠纸,徐清愈发肯定这房子的主人不一般了,因为纸在唐朝还算比较贵的……

    徐清没关三七二十一,径直打开柜子,先看到的只有几件半旧的衣服,从造型上看应当是读书人穿的,还有一床被子,掀开被子一瞧,还有一个打好了的包袱!

    徐清喜上眉头……

    包袱提起来了,约莫七斤左右,提起来的时候有金属碰撞的声音,徐清听到这美妙的声音,一阵阵快感涌上心头,乐的嘴都合不拢了……

    打开看来,银光闪闪,十几块马蹄银,还有两根巴掌大的金块!

    不过转眼间脸上愁云惨淡,放哪里呢?

    一番打量思索,他拿了两块银子,还有那两个金块,放在自己被子里剩下的全部给张中算盘打好,再在房子里仔细搜了一下,没有所获,就把那几件衣服,还有一把椅子,那些纸笔墨一起卷下了楼。

    刚下楼,就看见张中从厨房走了出来,徐清怀疑他是在厨房把厨娘睡了,满脸红光,仿佛年轻十岁不止!

    他看见徐清鬼鬼祟祟走出来,报了一大堆衣服,还有一床被子一把椅子,十分赞赏的看着他说道:“不错,不错这些去当了也值几百钱哩!”

    而徐清放下东西一毛腰,拉张中躲到猪圈里头,偷偷摸摸要给他看东西,张中心道:“这小子捡了钱吧,这么兴奋,不过这么急着给我看,还是有孝心的好孩子啊。”

    于是张中十分受用的看徐清慢慢打开包袱,又一副世外高人仿佛看淡了一切的样子,正准备给徐清上一堂“淡然处之”的心理健康教育课。

    直到一堆白花花的银子在它面前开成一朵花,而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包袱抢到手里抱着,四处看了看,又打开包袱看了一眼,确定了是真银子之后,红着眼睛问徐清:

    “哪里找到的?”

    徐清一指楼上说:“就在上面……”

    张中不平的说道:“小屁孩就是热老天疼!”完全忘了刚才淡然的高人风范。又看到伙里其他人推了车出来,忙将包裹塞进一个米袋,又反复整理了一下,好其看起来不特别。

    搞定后,马上蹭蹭蹭的跑上二楼,一盏茶功夫才下来,却两手空空,他幽怨的看了一眼徐清,然后又喜不自禁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众伙伴一看一向老成的张中如此失态,哪里还不明白捡了大漏,不过都满脸疑惑。然后推着三辆满满当当的推车昂首阔步出了山寨,而徐清那一堆衣服和被子都没人要,让他自己拿着,这让徐清心里暗暗开心不久。

    徐清捡了大便宜,其他队里的就没那么幸运了,有的闯进了小喽喽的住房,差点没臭出来,忍着鼻子捡了几袋铜钱,还是那种比碗大不了多少的袋子。有的进了柴房,牢房,骂骂咧咧出来了,不足为外人道也……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