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唐朝地主爷 > 第七章 中秋节
    第七章 中秋节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

    转眼间,就到了中秋佳节,这一联千古名句虽然写的是重阳,不过现在谁知道,它们的命运掌握在徐清手里,就算让它是成为清明节名句也只是举手之间。

    中秋节起源于汉代,到唐被定为全国性的节日,要放专门的中秋假,一般是玩3天。此后,在漫长的岁月里演变成为重要的民俗节日。当然,说到古人的休假,多指古代官员的休假,其他人如农工商三业没人给他放假,最多是吃顿好的。

    徐清当然也算得上官员了,毕竟是吃皇粮的,虽然只是一个看门的,关二爷当了神仙不也是看门么?

    听张中谈起,一个首级一百多钱,一石粟米。而徐清这次能有三百钱两石米,还有一个仆从,张中说因为徐清差点就是中男了,博兴是大县,到时候还能授几十亩地,还是免税的那种。

    徐清每天掰着手指头算日子,怎么赏令还不下来?总念叨最好三十亩地一头牛,送个小美妞最好不过了,千万别送大妈子。

    三十亩地,徐清是不会种的,只能租给别人种,一年能收三四石粮食,要是狠心当回胡汉三还能更多。

    徐清美滋滋的幻想这以后的地主生活,到时候再娶个地主婆,收个姨太太,美滴很。然后生两个胖小子,给他做冰棍吃……

    还要起一所大宅子,栽几颗桃树,后院种花,挖个大池子,拿围墙围起来,关起门来可以和地主婆嘿嘿嘿……

    只是徐清的地主大业恐怕要落空,因为唐初的时候,地广人稀,家家户户有田,没人稀罕租别人的田,倒是府兵们常年在外,家里的田自己种不了,只能让别人帮着种。这样收的地租就很少很少,当然除了那些爵田,勋田,官田是天生的租户,他们是随着土地分给了别人当租户的。

    而且唐朝农民使用宅基地也受限制,每三口人最多占一亩,不能超标。

    在唐朝,土地属于国家,也就是皇帝,国家向农民授田,农民向皇帝交佃租,普天之下都是皇帝的佃户。一年每个男丁,要缴纳租二石、绢二丈、绵三两。

    唐朝授田按户口,一个家庭的人数越多,分到的田地也就越多,在唐朝,授田是有年限的,一男性农民从成丁十六 岁或者十八岁那年从国家那里分到土地。

    地多的县有上百亩,地少也有几十亩。当然地多不一定都是耕地,还有林地,甚至寸草不生的,总之耕地大约三四十亩一个男丁。

    六十岁那年必须再把土地还给国家,只享有四十多年的使用权;在唐朝,农民耕种的田地分为两类,一类可以继承,叫永业田,相当于后世的自留地;另一类不能继承,叫口分田,相当于责任田;

    意淫了小半个时辰,徐清才停止下来,想起自己还有两块马蹄银,两块金子,关了门窗,悄悄地拿出来。

    即便是在前世,徐清也没见过这么大一块金子,徐清掂了掂,约莫四两的样子,那可是两百多克啊,在现代也有六七万。徐清抚摸着两块金子,满眼都是小星星。

    在唐初,金银还不是货币,市面上还有布匹,五铢钱,什么的。后来才有通用的货币是“开元通宝”,开元通宝的开元不是唐玄宗那个开元,早在武德四年,为废隋钱,就开铸方孔圆钱“开元通宝”,取代社会上遗存的五铢。

    看够了金闪闪,徐清觉得出去逛逛。徐清来唐朝快俩月了,认识的人不多,一方面是因为他不太善于交际,怕吃亏,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他在心里还只是将大唐看做一部电影一样,而他只是观众。

    徐清只认识张中和王二,王二只算半个熟人,张中住很远,走过去要一天,他又认得路,所以只能往县城里去逛了。

    县城里倒是有条街,不过只有一些客栈旅店,还有粮店布店,五金店,早上有些卖菜的,一条街能直接望到尽头……

    到了县城,看见人比平时多了很多,稍稍有些繁荣景象。

    毕竟中秋节来临,不少家里有余钱的都肯出来逛一逛,街上卖零嘴的许多,蜜饯,糕点,团子,包子什么的……

    嗯?包子?徐清感觉有些不对劲。

    唐朝居然有包子?徐清都怀疑自己眼睛出问题了,是不是遇到了穿越者,急忙仔细打看一下摊主,不过看摊主普普通通一个汉子,没什么奇特,徐清心头一转走上前去试探道:

    “你手机号多少?”

    “嗯?”摊主莫名其妙。

    难道这人没手机,山区哒,又问道

    “咳咳,鬼子现在越来越嚣张了……你说是吧?”这东西没人会不知道吧,至少听到鬼子二字,总该有反应。

    “这位客官,你是不是走错了,这里……这里不看病.”摊主往旁边一指,示意他药店怎么走。

    “额,不对劲,来俩包子…”徐清失望了,想着可能有人提前发明了包子吧,拿了包子给了两文钱,徐清还是不甘心道:“你真的不知道手机?”不过这次摊主直接无视。

    看着街上人来人往,徐清咬了一口包子打算尝尝这唐朝的包子,结果差点没嘴抽筋,就是一个蒸饼,硬邦邦的包着一点点豆泥,这还好,关键是特么的酸,酸中还带着一丝不可名状的臭,果真是不尝不知道。

    徐清本来不饿,咬了一口吃不下,看见有几个乞儿,就递给他们吃了,倒是乞儿几个感恩戴德,让徐清脸微微一红。

    往日清冷的街道多了这么多摊点,行人一家家的在游乐,几分烟火气,夹杂了中秋的喜庆,终于让徐清有了在人间的感觉,被这种气氛所感染,看着街上人来人往,欢声笑语,心里五谷杂陈,又沉醉了,迷失了,惆怅了。

    唐初时,黄河还算清澈,中下游还能航运,从长安发出诏令顺流而下,三五天便可到达山东,再有三天就能到博兴,算算日子,从长安发出的那道赏令也快到了吧。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