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唐朝地主爷 > 第十一章 出齐鲁,入洛川
    第十一章 出齐鲁,入洛川

    “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

    荡胸生曾云,决眦入归鸟。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不用说,在唐初能吟出这首望岳的,自然就是文抄公徐清了。徐清那天死劲的哄好了琪琪,骗她说赚了钱就可以找娘了,然后说每天给她一文钱。不过琪琪这丫头,听到找娘一脸疑惑,听到每天一文钱却满眼放光,这让徐清无语了好一阵,早知道丫头属钱就不讲童话故事了…….

    徐清骑了驴,驴昂昂的叫着出了博兴,丫头琪琪原本是坐在徐清前面的,可是徐清脑袋里突然冒出八个大字“三年起步,最高死刑”,然后就把徐琪扔屁股后面了,对现在就叫徐琪。琪琪换了新衣服,豁然一新,清秀极了的一枚妹子,就是太小太瘦,养一养咳咳……

    出了博兴,早上出发,晚上住县城里,也不急,每天走一个县。值得一提的是,第一天徐清就只能岔开腿走路了,因为骑驴搞得腚疼。

    “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

    荡胸生曾云,决眦入归鸟。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徐清诗兴,哦不,抄性大发的时候,没注意身边的情况。

    “这位兄台好志气啊!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啧啧,非常人可发此宏愿。”徐清吓了一跳,差点将徐琪给抖下去,不过这丫头抱得很紧。徐清看见一名书生也在看泰山,只见那书生又说:“小弟上官仪,不知可否结识一下兄台?”

    “噗,上官仪……你没当和尚啦?”上官仪早年曾出家为僧,后以进士及第,这可是大名人,关键还有一个女儿上官婉儿也不得了之至。

    “咦?我与兄台未曾见过面,怎么兄台知道我当过和尚?”上官仪疑惑到。

    “这就是佛家讲的缘分啊……”徐清摸摸鼻子借机掩饰尴尬,不过结识上官仪可是不错的,这可是未来宰相啊。

    “哦,是小弟落了俗套。”上官仪不疑有他,他想能有“会当凌绝顶”这等志气的应该不是歹人。

    其实徐清哪里有这个志气,两辈子都没有,他只想安逸的生活,过点小日子,逗逗小妹妹,以死在美女肚皮上为目的。徐清说道:

    “我叫徐清,别叫什么兄台了,叫我初六吧……”

    “初六兄……不知初六兄去哪里?可否同去?”

    “哈哈哈,我啊,我去洛南……”上官仪也算半个小弟了,徐清心里美滋滋。

    “正好啊,我去洛阳游历,一起吧,也好有个照应……”

    本着你是牛人听你的的原则,徐清就和上官仪一起行路了,只是徐琪小丫头十分不乐意,对上官仪十分漠然,她现在对徐清的感觉好了不少,徐清说什么就是什么。

    出齐鲁,入洛川,徐清忍着腚一路西行,还看了黄河,倒是上官仪和徐清不断讨论诗歌,说是讨论,可徐清哪里懂什么诗歌,只能听这上官仪大发议论。

    到了黄河上念了一首

    浪淘沙

    九曲黄河万里沙,浪淘风簸自天涯。

    如今直上银河去,同到牵牛织女家。

    一首诗直接将上官仪镇住了,虽然上官仪有才,但是毕竟诗歌发展还不成熟,盛唐诗歌随便一首也能镇住他。徐清终于得到安静了,上官仪不敢再发议论,说一千道一万,结果写出来的诗还不如别人,怎么议论?

    河南是平原,官道也直,另外河南被开发的比较充分,人烟多,不会几十里不见人,所以徐清一天也能多走一些路,六天时间,就到了洛阳,这是上官仪告诉他的。

    到达洛阳已经是晚秋时节,满目萧索,不过进了城却好一片繁荣景象,毕竟是古都,虽然唐朝不是在这里定都,但还是人口繁密,经济发达,算得上中东部的经济中心和文化中心。许多文人骚客聚集在洛阳赋词写诗,喝酒品茶,上官仪大约就是来干这个事的。

    洛阳城中,熙熙攘攘,车水马龙,商铺林立,屋舍俨然。

    上官仪非常想拉徐清去参加诗会,有这么一位有诗才的朋友,定是一件很有面子的事 ,虽然自己诗才不够。其实上官仪可是一种诗风的开创者,为诗歌发展贡献颇大。

    而徐清却不想去,第一他不想太有名,自古文人相轻,他的那些诗歌任何一首拿出来都可震惊唐初文坛,肯定会有嫉妒小人之类的,他现在还太弱小,名气与实力不成正比,不想热太多麻烦。第二徐琪那丫头躲在后面使劲掐徐清腰间软肉,也不知怎的,她特别不喜欢上官仪,一路上闷闷不乐。

    上官仪无奈辞别了徐清,而徐清牵着驴走在大街中间,毫不起眼,加上他刻意低调倒是一路无波,在客栈定了房,吃了饭,好好休息一番。徐琪那丫头却十分想出去玩,看来自古女人爱逛街是不错的。被徐琪缠得烦了只得领着她出去了。

    集市上好不热闹:

    “嘞———高桩儿的嘞———柿子嘞———不涩的嘞———涩的还有换嘞!”

    “萝卜赛梨哎———辣来换!”卖心里美萝卜的吆喝:“里外青的萝卜嘞!”

    卖冰糖葫芦的吆喝:“蜜嘞哎嗨哎———冰糖葫芦嘞!”

    “一大一条,二大一条,我不是卖黄瓜的,我是卖大小金鱼的!”卖金鱼的吆喝:

    卖桃子的就更吆喝出个花儿:“这不是大姑娘扎的,也不是二姑娘绣的,这是三姑娘逛花园一脚踩下一个扁盖儿桃!”……

    “刮子篦子———刮子篦子!”

    “大米小米豇绿豆,白面一勾五碰头的稀饭嘞———糖包豌豆包!”

    吆喝声不断,声声入耳。徐琪拉着徐清这里看看,那里看看眼睛都要被勾出来了,徐清也没有让她失望,各种小吃吃了个遍,晚饭是吃不下了。那些好看的,好玩的也选便宜的买了些,徐琪也不嫌累,硬要自己抱着,不肯让徐清拿,仿佛怕被抢了似的,徐清哑然想到,这和后世的女生不同,她们都是买了包包,专门给别人提着。

    正逛得起劲呢,前面的人群一阵骚乱,迅速围了一个圈子来…… 这恐怕算得上国人的特有技巧,制造空间,无论多么拥挤,只要有人了好戏看,自然就能省出空间来。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