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唐朝地主爷 > 第四十二章 胡家与卢家
    第四十二章 胡家与卢家

    话说徐清在宴会结束时说了句明日再见,不少人就自行领会出来不少意思。一群人蠢蠢欲动,而又怕领会错意思,一个个等着先出头的椽子。不过,有一个的牲畜行掌柜,不知是何原因,首先上门给徐清送来地契啥的,要把他的牲畜行送给徐清。

    徐清也吓了一跳,虽说他喜欢发点小财,不过天上没有白掉的馅饼嘛,而且这可是一家店铺啊。徐清问了小月刘三之后,才知道这个掌柜只是看中了自己可以免些税的特权,将店铺记在徐清名下,其实牲畜行还是在那个掌柜手里,而徐清可以获得原来税的一半,这算是一种巧妙的偷税漏税的办法。

    为了官员不强买强卖,混乱市场行情,唐朝五品以上官员不能亲自入市,所以许多大官家里都要置办些这种产业,算是打个擦边球,只要不过火,朝廷也不会在意。

    问清来龙去脉,衡量了各种利害之后,徐清爽爽地收下了地契。收下地契不要紧,却让外面那些衣冠家族的觉得豁然开朗,一个个听说徐清收下了东西,霍,一个个大车小车,全都挤到徐清家里来了。

    往日清静的徐庄被一辆辆马车的响声打破,徐庄的小路明显承受不了如此反复的碾压,变得破烂不堪,飞尘四扬。

    徐清累了,他收了几份礼,发现来的人越来越多了,觉得不对劲,开始有些后怕。虽然这在唐朝并不是违法,但是徐清心里总是不安,谁知道这些店铺,田契,财货是怎么来的,暗地里又有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月满则亏,水满则溢,为爱惜名声,也为保护自己,闭门谢客!徐清家里的大门再一次紧闭起来,像是一头下山的斑斓大虎,稍一现身,就识时务的退回山里,让所有跃跃欲试,目的不一猎人一拳打空。

    “老爷,胡家有人来了……”郑老伯跑过来报告。

    “胡家,那个胡家?”徐清皱皱眉,虽然闭门谢客,还是有不甘心的人零零散散地来,这让徐清很烦。

    “红山乡的胡家,去年还和老爷争短工呢,今年的他们的地居然也被划到爵爷下面,他们现在是爵爷的佃户哩!”

    “你去接见吧,送的礼都不要……”

    “是,老爷……”郑老伯现在彻底成了徐清家里的管家,不同于小月是女子,刘三是残身,郑老伯熟悉十里八乡,能力德行也靠得住,所以更胜一筹。

    郑老伯走了没一会儿,又折返回来:

    “老爷,胡家的人说不送礼,要把宅子卖给您。”

    “卖房子?请人进来,我问问。”徐清心里打量,起座新宅子至少要半年,而徐清答应了荀雪儿这个月就要娶她,所以就只能在这个小宅子里办婚宴,可是这里地方小啊,下人都住不下,会不会委屈荀雪儿了?还是先问问清楚吧。

    一会儿,一个人探头探脑的进来,原来是赵管家,徐清咧嘴一笑,嘿嘿,不错,熟人好办事嘛。

    三言两语之中徐清算是才到了胡家的意思,原来是胡家在洛南县受到了排挤,其中貌似还有徐清影响,毕竟以前胡家还算和徐清有过误会。这么一受排挤,胡家在洛南呆的也就不是滋味了,况且他们的土地要给徐清交税,感觉就不好,所以就想买了房子跑路。想来想去,能买下且需要买下的就只要徐清一家。

    “赵管家,我明白你的意思了……胡家举家搬出去,宅子,田地,砖瓦桌椅啥的,还有几个匠户都算我的了?”徐清问道。

    “回爵爷的话,宅子里面一切都算爵爷的了。宅子外面的佃户,匠户也都算爵爷的了。”赵管家抖抖索索回到,不见往日的神气。

    “那胡家的婢女啥的呢?”

    “额额额,这个不算多的,胡家要回祖籍落户,婢女也是要带回去的。”

    “好吧,大概多少银子可以办成?”

    “二千…二千两银子……”赵管家小心翼翼说道。

    “嗯,你先回去吧,我和家里管家商量一下。”徐清不置可否,挥挥手让他走了。

    在唐朝,一线城市城中心,带家具包装修的那种房子,每尺小麦两石五升。“尺”在这里是面积单位,看做平方尺,唐每平方尺约合0.03平方米,算起来二十多两银子每平方米。要是在其他城市,甚至在乡下,这个价格要低得多,大概只要不到七两一平方米,而且这个只算头上有瓦的地方,不算前面后面的花园池塘啥的。

    徐清问了郑老伯等人,他们也说是这个价,而且他们以前去过胡家打短工,都说胡家的房子好。徐清问和现在的徐府相比怎样,郑老伯说胡家的房子比徐清这个大两倍,要算整个院子就要到五倍以上。

    徐清心里美滋滋,要快点和管宣商量让他们别造房子了,把造房子的钱挪过来,买个算了。只不过买之前要去亲自看看,胡家的宅子,看来要安排个时间去红山乡逛逛了。

    就在徐清思索新房子的时候,郑老伯又进来了:

    “爵爷,卢家的人也来了,您见不见?”

    “嚯,有趣,今天是什么日子啊,怎么这些闹过事儿的人都来了。”

    徐清照样坐在房间里等了一下,一个半老的男子走了进来:

    “徐爵爷,草民卢适给您请安……”卢适鞠躬道。

    “卢家也是官宦世家,卢老爷不必多礼。”徐清客客气气说道。

    “徐爵爷,我侄子那件事,我已经知道了,我给了他教训,他以后不会来纠缠了……”卢适之意,便是荀雪儿的事是他们的错。“我那个侄子,是庶出的,没人肯管教,以家门威风四处惹祸,小人给爵爷磕头赔罪了。”

    “哦?卢老爷想要什么?”徐清看着磕头的卢适冷笑道,卢家主动放手,不可能不要点东西。

    “冰糖葫芦的秘方……”卢适说出了一个意想不到的条件。

    荀雪儿的事对徐清没有多大影响,但是为了荀雪儿考虑,还是要消除最后一丝隐患的,毕竟县衙的判决抵不过风言风语。而冰糖葫芦对现在的徐庄早就不那么重要了,让出去倒也不是不可以。

    “你要这个干嘛?”徐清还是比较好奇地问到。

    卢适以为徐清不答应,赶紧跪下悲伤道:

    “我这一房,是卢家的庶出,卢家现在日薄西山,全靠抽老血来维持着。以前他们从不照顾我,只留了几处薄田,几处产业给我打点,现在每次要钱打点上下却都来找我要,稍不遵从,就威胁我等妻儿。”

    “我知道徐爵爷的冰糖葫芦卖得好,于是就想赚点私房钱,好给自己留条退路啊。”

    “唉,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又是一个嫡庶的悲剧。”看在他可怜的样子上,徐清也就让郑老伯告诉他糖葫芦做法,不过现在山楂没熟,只能用别的东西演示。学了技术,卢适千恩万谢,说是赚了钱要给徐清一半,徐清倒也没当回事儿。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