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唐朝地主爷 > 第四十七章 陪荀雪儿回老家
    第四十七章 陪荀雪儿回老家

    从牛吃草小如事件之后,徐府的气氛高涨,徐清的洗澡水都经常烫得不行,看来是使了劲儿的放柴呢。

    可不知怎的,荀雪儿这几天心不在焉,徐清问了几次,也没问出个所以然,用出了打屁股绝招,荀雪儿才认招,说想回家看看了。

    徐清回想了一下,是啊,都七个多月没回家了,也难怪。还有就是,快七月半中元了吧,回家祭拜一下父母也是应该的。于是徐清准备了一下,打算陪荀雪儿回家逛逛。

    不过两个人都不想张扬,搞得跟特意回家给穷乡邻炫耀似的,只想低调的扫扫墓,顺便看一下以前对荀雪儿不错的邻居。

    一架简素的马车,载着荀雪儿姐弟和徐清三人从徐府赶往卢县,驾车的是王山。牛吃草那憨货,就在家里给小如做苦力呢,烧火劈柴挑水,洗衣洗碗跑腿,乐得不行,徐清也不忍心打扰他们。

    荀雪儿家在洛南与卢县两界交汇之处,村子也颇大,与红山乡一般无二。村庄里荀氏居多,故叫荀家屯。

    “雪儿,还有多远啊?”徐清被马车颠得头晕眼花,也不知荀雪儿她们怎么坐得下。

    “徐大哥,不远了,过了那座山就是了……”荀雪儿掀开窗帘不好意思地说道,她没想到徐清这么体贴的陪她来。

    “那座山,怎么会跑一样……”徐清这是第六次听到那座山。

    “徐大哥,最多半个时辰就到了……”荀雪儿说道。

    “好吧,我睡一会儿,你看荀夜羽都睡着了……”徐清看到荀夜羽倒在荀雪儿身上呼呼大睡,那个嫉妒啊,于是也就偏头抱着荀雪儿的肩膀开始眯着眼睛享受软香起来。

    荀雪儿看着一大一小两个人,决定整个世界都装在了这辆马车里一样,摸摸荀夜羽的头,然后在徐清额头上盖了一个章,徐清又不老实地盖了回来。

    马车摇摇晃晃,半个多时辰过去,才算到了荀家屯,不过徐清被荀雪儿“照顾”的忘了时间。到荀家屯时,已经算是下午三四点了。

    “少爷,荀家屯到了,下面该往哪里走啊?”王山说是问少爷,其实是问荀雪儿。

    荀雪儿再一次拉开窗帘,看到熟悉的一切都回到了眼前,好的坏的记忆都涌现出来,一时间忘记回答王山的话了。王山也知趣,信马由缰,慢慢的赶着车,反正入村口还是有一小截直路的。

    “雪儿,怎样样,这里有变化吗?”徐清闻声问道。

    “没有……都和原来一样…”这次换荀雪儿靠着徐清了,马车缓缓地走,荀夜羽明显也察觉出来了,起来揉揉惺忪的睡眼,指着车窗外面一处山坡道:“哪里我放过牛呢!咦?那不是荀小二吗,伯母从不让他放牛的,今天怎么来放牛了……”

    徐清听了这话有些不好受,荀雪儿可真是扎扎实实受了几年苦,以后不要让她受委屈就是。想完这个,徐清又开 始庆幸起来,要不是荀雪儿她伯母,徐清可能还真遇不到这么好的女子呢。

    荀雪儿一时心动,想先问问他那个弟弟,家里现在什么情况,于是叫荀夜羽带了一盒点心去请他过来。荀夜羽应声跳下马车,带着点心就撒丫子跑过去了。

    马车内剩下两人相视一笑,也都下了马车,坐了这么久,要活动活动身子。王山牵着马去了旁边,喂点食喂点水。

    徐清悄悄在荀雪儿耳边说了一句,惹得荀雪儿红霞满天飞,然后一个人跑到树后面抖抖索索减肥。话说古代这种事还真是常见,因为没什么公共厕所。甚至在大街上,还有人能找个人少的地方来一发,故而古代有个职业,叫铲shi官,和今天之铲shi官颇有些相似。

    不久荀夜羽领回来一个人,约莫七八岁,比荀夜羽还小一岁,嘴边上还有剩下的点心沫,不过来口一句就让人想抽他:

    “荀姐姐,你怎么没死?”

    这话一出,连马都呛到了,呃,当然也可能是王山听了这话后,把水塞到马鼻子里了。

    荀雪儿不在意,她弯下腰看着眼前那个小孩说道:“荀小二,你怎么在这放牛了,你妈呢?”

    “表姐,你真的没死啊,太好了,家里又有人做饭了,呜呜呜……表姐……”荀小二哭丧道,倒是惹人可怜。

    “怎么了,家里怎么了,你妈妈怎么了?”荀雪儿一听急了,连忙问道。

    “妈妈走了……”荀小二继续哭道。

    “什么!伯母她……”荀雪儿顿时吓到了,她虽然恨伯母。但是徐雪儿心地善良,还没有那种置人于死地而后快的想法。

    徐清安慰了一下荀雪儿,然后细细的询问了一番,才知道荀小二说的“走了”,其实只是回娘家了。事情是这样的,那个官司打败了之后,本来是要判为诬告的,诬告反坐其罪,但邹县令做人八面玲珑,留了一线,就打了五十大板,连着雪儿伯父也打了三十大板。

    三十大板,听着也就三十下,不多,可是三十板子打下来,身子弱的能丢命。再加上荀家务农,没什么钱财,没什么门路,又使不了银子,三十板子打得结结实实的。这样一来,荀伯父就被打的几乎是半身不遂,买田卖地花尽了积蓄才捡回半条命来。荀雪儿那个伯母,受不了这份苦,跑回娘家去了,两个孩子都没要。荀伯父老实无用,没能要回来,只得忍着作罢。

    “那……你哥哥呢?”徐清问道。

    “哥哥,哥哥打短工去了。”荀小二已经不哭了。

    徐清叹了一口气,一个官司啊,几十板子下来,一个好好地家就变成这样了,虽说……虽说罪有余辜吧,但还是……荀雪儿泪眼红红地看了一眼徐清,悄悄地在徐清耳边说:“徐大哥,我伯父还算好的,他在这边的田地都卖了,想必也生活不下去,你帮帮忙,看能不能在徐庄……”

    荀雪儿的要求,徐清怎么会舍得拒绝,还没等荀雪儿说完就点头答应了,不过是开块荒地的事情。

    随后,荀小二牵了牛,和徐清一路回家了。先去看了一下荀雪儿和父母一起住的老房子,伤心怀念了一阵,才回荀伯父家里。可快到门口的时候,听见荀伯父家那边传来争吵声。

    “荀憨子,你可要仔细想想了,你还欠我家银子呢!”一个粗糙的声音说道。许久,传来一个敦厚的声音:

    “欠的我自然会还,我不会让我儿子去你家的!”

    “你拿什么还!你儿子在家都要饿死!好好跟了他妈,改了姓,也能衣食无忧长大,还有什么算不清的帐啊!”

    “我荀家的骨肉……”

    “骨你妈的肉,你要骨肉,好啊,还钱来!”

    荀小二听到家门口在吵架,不忧反喜道:“嘻!舅舅来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