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唐朝地主爷 > 第六十二章 青楼最低消费
    第六十二章青楼最低消费

    悟真寺,是有名的净土宗祖庭之一,善导大师在这里开创过净土宗。净土宗也叫念佛宗,是将吃斋念佛作为修行方式的一个佛教分支,属于大乘佛教。净土宗人每天要念阿弥陀佛十万遍以上,甚至有高僧言,临 终“至诚念10遍”就可以往生到阿弥陀佛净土。

    徐清下了马,要逛逛寺院,荀雪儿也想拜拜佛,祈求一下平安。拜佛嘛。不求点什么,拜他作甚?环顾四周,这悟真寺倒是有几分“清净之地”的气氛,不像后世,香灰堆成山,一眼望去除了人还是人,没有清净,也不见佛性。摆上烧烤摊子,就分不清是佛门还是小吃街了。

    门口一个小沙弥在扫地,秋风落叶,寺院肃清,不禁有些冷意,徐清裹裹衣服,又拿了条披风给荀雪儿披上。

    “小沙弥,我们想进去拜佛……”徐清微微鞠了一躬。

    “施主,请……”小沙弥平静的回礼,只不过没念阿弥陀佛,因为现在的净土宗还没有传播开来,佛教徒相互见礼也如平常人见礼一般。

    “小沙弥,你的法号叫什么?”徐清看着光头小沙弥,饶有兴趣的问道。

    “小僧法号善导……”小沙弥带着徐清一行进了大殿回答道。

    “嘶,你就是善导啊,啧啧啧……”徐清听了心里嘿嘿笑,没想到净土宗一位老祖在这呢。

    “施主请自便,只是*是不能去的,小僧要去扫地了……”小沙弥依旧平静的说道。

    荀雪儿去拜佛去了,徐清就在四处瞎逛。步行到一别院,听见两个小和尚在扫地说话:

    “善行,你说这叶子怎么这么多,扫也扫不完!”

    “每年秋天就会这样,叶子被风吹动了,就会落下来……”

    “不对,为什么秋天叶子就会被风吹下来,而夏天叶子就不容易吹下来呢?”

    “善悟,那你说是怎么回事?”

    “是叶子自己在动,秋天动的厉害,所以就落下来了……”善悟想了想说道。

    “善悟,叶子自己怎么会动?叶子又不是活物……明明是因为风动。”那个叫做善行的小和尚反问道。

    “那你说怎么解释秋天和夏天的不同?”

    两个小沙弥讨论到这里,已经陷入死局了,徐清想到,这不就是旗动还是风动的翻版么?嘿嘿,装x的时候到了!徐清踏进别院,缓缓说道:

    “不是旗动,不是风动,是心在动……”两个小沙弥听此言,微微一愣,陷入沉思。徐清点点头,心想不错,一位陌生人的话居然能认真思考,有求佛者的专注。

    “这位施主好悟性啊……”一个老和尚出来了:“善行善悟,去倒碗水来……”

    “这位想必是主持了吧,未曾请教尊法号……”徐清见了一礼道。

    “贫僧法号明胜……”老和尚说完请徐清到屋内去坐,这里没桌椅,只能盘坐在蒲团上,或跪坐在席子上。跪坐太难受,徐清选择了蒲团,接着两个小沙弥端了一碗清水过来。

    “施主所说的‘不是风动,不是叶动,而是心在动’之语,令贫僧茅塞顿开,自愧于几十年修佛,不比施主一语的点拨啊……”

    “主持过奖了,只是偶尔所悟,一切都是缘分啊……”明胜法师如此自谦,倒是让徐清不好意思起来。

    说完这些,老和尚明胜不在言语,开始入定起来,徐清也闭着眼睛感受这难得的一份宁静,脑海里空白一片,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看、不听,什么都不想。半晌,明胜忽然说道:“施主此去长安,认清真佛则无忧。”

    徐清不知道老和尚怎么知道自己的行程的,但世上奇人异士何其多,观面知人不算厉害。倒是老和尚后面那句话,有些深意,像是预测和指点,认清真佛?真佛……徐清也知道明胜这是开始告辞了,于是也不耽搁,正好荀雪儿也拜完了佛,徐清一行人就再一次奔长安去了。

    太液池旁,只有李渊屏退其他人,只留下袁天罡一人。袁天罡拱手作揖,道:

    “皇上,徐初六到长安了,不过贫道得知 他另有一名,叫徐清……”

    “哦?这家伙倒是不急,现在才来,其他人哪个会这样?”李渊似笑非笑的说道。袁天罡继而问:

    “皇上,要不要去接他一下?”

    “接他,太给他面子了,递个纸条儿去吧,让他秘密的进宫。”李渊敲打着太液池边的栏杆,又想了一下:“先晾他三天,看他去拜访哪些人……”

    “皇上高明……”袁天罡沉吟道。

    “你什么时候也学了这些奉承话哈哈哈……”李渊笑骂道,他知道袁天罡敢说真话,不会奉承别人,这次说他高明,所以十分高兴。

    “皇上,对*厥的战事渐渐明朗了,李靖这次打这么个大胜仗,恐怕朝野会议论纷纷啊。”

    “嗯……李靖是个忠臣。”李渊思考说道,他说的忠臣是指李靖既不站在太子一边儿,也不站在李世民一边儿,而是保持着中立,是个纯臣。

    太液池中的鲤鱼散去,因为喂鱼的身影已经离开。

    徐清是中午到的长安,照例,先找食宿,再去打听一下长安的长吏。徐清带着牛吃草在逛街,忽然听到一处小楼传出歌声:

    “一蓑一笠一渔舟,一个渔翁一钓勾。

    一拍一呼还一笑,一人独钓一江秋!”

    徐清心道,我的天,这是谁抄袭我的诗,太不要脸了,&……%()¥#@。一定要走上门去,揪出这个偷文贼!

    “大爷~~~进来玩啊~~~”站门的朝徐清喊道。

    “不不不,玩就不必了,我想问问你们唱的那首诗,是谁写的?”

    “哦~你进来玩姐姐就告诉你啊……”那位招呼客人的“小姐姐”风骚的说道。

    徐清没法子,只得进去,毕竟三教九流之地,才是打听消息的好地方。何况我是来抓偷文贼的,嘿嘿,对我就是来抓偷文贼的:

    “咦?牛吃草,你到处看什么,小心我告诉小如哈!”徐清见牛吃草走不动道,拿手肘桶他 。

    “这位姐姐,现在你可以说了吧?”

    “好好,告诉你哦,那可是大才子写的呢,名叫初六,是另一位小才子上官仪的好兄弟……”

    “只是,这初六大才子从未见过面,我们都猜测是上官才子谦虚,假捏的人呢!哪有才子叫初六这种名字的?”

    “除了这个最为精妙的《一秋》之外,这初六才子还写了一首《望岳》,一首《江南春》,一首《浪淘沙》,长安城里的各个楼,那种楼……都在唱这几首诗。”

    “多谢姐姐,我就不打扰了,再见再见……”徐清心里那个美啊,原来小爷我已经名动长安啦。

    “不行!最低消费,一两银子!”

    最后,徐清被黑了一两银子出来了。

    -----------------

    得空敲出来了,大家多多支持,多多打赏!!!

    把以前看过的也点一下把,送我上点击榜啊,嘿嘿谢谢大家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