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唐朝地主爷 > 第六十三章 得罪刘赞?
    第六十三章得罪刘赞?

    徐清从某红灯区出来之后,已经打听到了上官仪和徐清认识的几个将领所住的地方。只是相隔甚远,又是下午了,所以没去寻找,回了住处。

    徐清一行人多,住客栈不方便,荀雪儿她们又是女眷,所以找了一个不大 不小的空院子,也好放马车之类的大物件。

    回到住处,荀雪儿问徐清:

    “徐大哥,我们要在长安住多长时间?”徐清偏头想想,住多久,就要看李渊是外派还是内留了。

    “还不知道,看李老头子的意思……”徐清又说道:“怎么了,就想家啦?”

    “不是,徐大哥,我想如果住久些,我们就买个宅子……”

    “可是我们钱不多啊,礼物都要自己做……”徐清郁闷道,他食邑的租子钱粮都没回笼,日常花销可以奢侈点,但是买房子缺少了,长安城里少说也是二环不是?

    “徐大哥,你不知道,早在出发的时候,那些寄名的店铺掌柜就送了好几封银子的,他们的钱不过杨管家,是直接送内府的……”

    “哦,那有多少银子?”徐清问道,心说自己的甩手掌柜也太能甩了,自家那些收入来源都不知道。

    “四五百两呢,我们可以买个临街的小宅,两进二层楼的,等夜羽回来了也能住的下,前面还能做点小生意……”荀雪儿像个精明的小妇人,在徐清的面前仔细的计算着。

    “你是不是已经盘算好了?”徐清见荀雪儿如此细致的说这么多,于是问道。

    “嗯嗯,今天我和小月出去看了一下……”荀雪儿不好意思的道,毕竟这些事该让当家男人做的。

    “嗯嗯,行,先在这里住几天,等见了皇上再说……”徐清思考后说道,如果要外放的话,没必要在这里买个房子。

    “徐大哥……”

    “嗯?”

    “你在的地方就是我的家……”

    “么……”

    第二天,王山跑腿去见上官仪一行人,牛吃草随着徐清去送礼。徐清坐在马车上思考,还别说,这长安街道就是好,不颠簸,马车平稳,

    “刘赞,程咬金,秦叔宝,罗士信,咦?罗士信貌似只能去祭拜了,那就不要拿我这好酒了……其他几位,秦王李世民,齐王也要去看看,还要留几坛备用,唔……”

    刘赞住在崇贤坊,徐清在敦义坊,只隔两个民坊,比住在朱雀街的程咬金那些人要近许多。崇贤坊是一般的京官居住的,敦义坊就是一般平民居住的了,徐清对这些倒也无所谓,少许多纨绔子弟,住平民坊里还舒坦一些 。

    穿过叫永安的坊,然后就是延福坊,一路顺顺当当的,可走出延福坊的时候却被拦下了。一个慵懒的男子看见徐清的马车过来,带着几个人拦下,然后说道:

    “站住!过门交钱……”

    “交钱?他怎么不要交钱?”牛吃草指着旁边穿梭的行人。慵懒男子说道:“他们几个泥腿子,收钱能有……咳咳,不对,因为他们不是商人,行商过门要交税!”

    “我们不是行商,来拜访朋友的。”牛吃草回到,坐在车里的徐清不说话,仔细听着动静。

    “呵,你给我装,住这儿的不是那个不是大官,你能认得什么人!”慵懒男子睁大了眼睛,装作怒道。

    “你要是不承认,那不如让我们搜上一搜,看有没有货物?”另外一名小弟式的人尖着嗓子说道。牛吃草转念一想,这规矩不对啊,进大门交税,入市交税,没听过过坊也要交税啊。于是说道:

    “就算是行商也不用在这儿交税啊!”

    那为首的男子笑道:

    “你看,这不是老实认了嘛!告诉你,我大哥管这一条街!你想在这做生意,就得靠我们保护。所以这税钱嘛,你也老实的交了吧。”

    “不交,我们不在这做生意……”牛吃草脑子明显抽了,这样一回答不就落了下风么。意思是我们确实是行商,只是不再这做生意。现在商人地位低下,刚才不知道你是商人还好,现在知道了,不就正好剽你的油么?果然,那为首的男子听了牛吃草的话,信心明显大了起来,恶狠狠说道:

    “过路也算,不然,嘿嘿,有流氓抢了东西,可不要……”

    徐清觉得再不出来帮忙,牛吃草吵不过就要动手了。长安官多且大,和后世京都差不多,扔块砖头都能打到处级,万一得罪个把,甚至洛南都回不去了。而这些人敢光天化日拦路设卡,明显有人保护着。徐清掀开窗帘,义正言辞地骂到:

    “你们胆子也忒大了吧,这是天子脚下,你们也敢私设关卡收税?!”

    这话说的,谁也没胆子承认,徐清算是师出有名了,即便再打了人也不那么凶险了,至少舆论在这边呢。那为首的男子也颇有机智,知道徐清话里的刀子,忙说到:

    “你又是谁?不管你是谁,交钱就走,不交滚蛋!”这句话里将“收税”改成了“收钱”。收税的是国主,收租的是地主,收钱的就是路主了,什么是路主,“此路是我开”之主也。

    “你们胆子也忒大了吧,这是天子脚下,光天化日,你们也敢拦路打劫?!强盗!”牛吃草学习的本领还是不小,学着徐清的话改编一下骂到,引得路人纷纷开始关注这里。

    “可以,兄弟们,看他们两个人能有多大能耐,还敢在这儿翻天!”为首的那个男子挽起袖子,准备用强了。徐清放下窗帘,安然坐在,不在乎。刚才他看了一眼那几个拦路的人,瘦不拉几的,牛吃草让他们一只手也能打得过。

    只听的马车外面,几声闷响,一阵低呼,拉车的马打几声带着鄙视的响鼻,为首那位男子就丧气的道:

    “啊啊,好好好,你们等着,我叫我大哥去。”

    “嘿嘿,孬得很,孬得很……”牛吃草拍拍手,仿佛干翻这几个人不费吹灰之力,牛吃草又向车里面问到:“少爷,前面就是崇贤坊,你要不要先问一下刘将军的府邸?”

    牛吃草不在意,路人却议论纷纷,几个忠厚的老汉踌躇了一下,提醒牛吃草说:“壮士,你们犯大事儿了,快走吧……”

    “对对对,忠武将军刘赞有个儿子刘熊,他们都是刘熊手下的狗腿子。”

    “快逃吧,刘将军对他这个儿子可宝贝的很呐!”

    “你这可等于得罪刘赞将军了!刘赞将军可是县伯爷呢!”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