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唐朝地主爷 > 第六十八章 狎妓被参
    第六十八章狎妓被参

    朝议大夫和游击将军一个级别,但是一个能参加“朝议”,一个只能“游击”,所以两者之间还是有比较大的差距的。朝议大夫只是五品,而五品官是不能参加朝议的,所以一般朝议大夫都只是备用,站在旁殿,也就是大殿外面,可以让皇帝随时垂询和查阅某些典籍,要得诏才能进殿。

    还有另外一些得到皇帝特殊允许的人,可以“进殿”和其他大臣一起参加讨论,比如徐清。可是允许参加朝议,对徐清来说不算好事。每天五点起床,六点多就要进殿开会,一直开到中午吃饭,这谁受得了?憋尿也得憋死不是?

    倒是荀雪儿被封了命妇,几个小娃子居然也有了官身,曹参军呢,和津丞一个级别,也是局长一般的人了。

    回到家里已经是大晚上了,差点被巡夜的兵丁扣住。荀雪儿还在掌着灯绣花,像是一直在等徐清。看见徐清回房,荀雪儿扔了绣针,跑过来把头埋进徐清身体:

    “徐大哥,你终于回来了……”

    “嘿嘿,想我了吗?”

    “想……”

    “最想我哪里啊?”

    “嘤……”

    在皇宫吃了羊肉,徐清下腹一直隐隐的发热,托荀雪儿浇灭了火,和她相拥在床上闲聊。荀雪儿说在街上看见了什么好事,什么降价啦,一下子买了很多,什么荀夜羽又闹笑话啦云云,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徐清安静的听着怀里荀雪儿细细念叨着这些事,心道这小丫头平日里没什么话,一和徐清独处,就忍不住了,一堆的小事件件都想和徐清讨论一下。荀雪儿想起了什么:

    “徐大哥,皇上是要你待在长安还是去别的地方?不要打仗了吧?”

    “嗯,长安可能要待上一阵子……你可以买个房子了。”徐清知道荀雪儿惦记着房子的事情,点点荀雪儿的小琼鼻。

    “第一天看的房子还不算好,我在延康坊和安邑坊又寻着了几所房子,等你拿主意呢。”

    “我拿什么主意啊,离皇宫近得,离西市近得就行。”徐清只想以后上朝容易一点,离西市近的话也好做点小买卖。

    “嗯,那就是延康的房子好些。”荀雪儿靠在徐清怀里点点头,徐被弄得又开始心猿意马,他说道:

    “哦,对了,我今天和一个县君女子睡了一觉……”

    “啊?夫君……”荀雪儿顿时泪眼蒙蒙,犹豫了一下,十分委屈地问道:“徐大哥,要把她接回来吗?”

    “傻瓜,就是你啊,你被皇上封了命妇,县君呢,和我一样大的官。”徐清笑道,至于三小只的曹参军,徐清还没说,毕竟圣旨还没下来呢。

    “你最坏了……”

    “嘿嘿,没有最坏,只有更坏,县君大人,让小生再来一次?”

    …………

    五更时,打更的声音将徐清吵醒,徐清看看天色,想起貌似今天就要上朝了,忙穿衣起床,荀雪儿也起来给张罗着给徐清做饭。随便吃了一些,五点半出发,到坊门口等着,等了二十分钟,一通鼓响从皇宫大内而外传来,三千下过后坊门大开。

    马车飞奔,又有二十多分钟,徐清到了太极宫前,此时太极宫前已经站着一堆堆的人了,各自站成一小部分。大多数人都是穿着红色紫色衣服,颜色深浅不一,还有证明官身的金银鱼袋,红色的是四五品,配银鱼袋,紫色的是二三品配金鱼袋。徐清猫着头躲在人群里,因为他听到了程咬金的笑声。

    承天门开,唱名,奏乐,迎皇帝,装模作样的学着,该跪的时候跪,该站的时候站,该说话的时候张张嘴,做个南郭先生。徐清由于官最小,是站在最后面的,所以也没人发现他的不对劲。皇帝到了之后,众人开始跳舞,没错,就是跳舞,尬舞!看着大殿上群魔乱舞,徐清一阵恶心,但也只能跟着跳了。莫非这就是启发千年之后,那些理发店,餐馆每天做早操的原因?

    跳过舞,一个紫袍官员——侍中,上前领了皇帝的制,喊一声:“有制:上朝!”然后众官又拜一次,随后一齐正坐在地上。倒也不全是坐地上,徐清看了一下,除了他别人屁股下面都要块垫子,徐清心里大声叫苦。不仅是有没有垫子的原因,更是因为上朝要正坐,不能盘坐,做惯了椅子的徐清,不一会儿就忍不住乱动了。

    朝议,三天一次。一开始,先将皇帝批阅的奏折拿出来讨论一下,该询问询问,该处理处理。如果皇帝乐意,有的可以当场拍板,草拟诏书。要是皇帝对讨论不满意,就对相关部门负责人说:“散会之后来我办公室一下”。

    讨论完奏折,中途休息一下,三品以上官员还有茶喝,那种茶徐清是不稀罕的。随后,就开始下一轮朝议,臣子述职,公布仓储存量,检举揭发什么的,这个过程不会很长。

    由于要正襟危坐,徐清坐得腰酸背痛,两腿发麻,跟军训走了几圈鸭子步一样,朝堂上讨论什么一概不知。听到侍中说:“有事禀报,无事退朝的”的时候,徐清才开始把心思收拢,这句话后面如果没有弹劾之类的奏折,那就直接退朝了。徐清也打算活动下双脚退朝,却听见堂上传来一个声音:

    “臣卢靖弹劾游击将军徐初六公然狎妓。”

    “将军徐初六狎妓!!!”朝堂上开始议论纷纷,有的还在问徐清是谁,有的暗自松了一口气,有的则开始破口大骂。大骂分为两种,一种是骂徐清身为将领公然狎妓,这些人是卢靖那一边儿的御史派;另外一种以程咬金为首的武将派,以问候女眷的方式回报卢靖等人。虽然对“案情”没什么帮助,但是这明显的告诉了卢靖他们,这是我们要保的人!

    徐清心里草泥马狂奔,我招谁惹谁了,我狎妓?这什么话,我可是见义勇为拾金不昧五讲四美好青年,怎么会 狎妓!爷都没去过……

    徐清转念一想,慢着,不对啊……我刚来长安貌似就去了红灯区,不过我去是问路。可去妓院问路,说出去谁信啊?问去芳草地怎么走?

    我去过……黄泥巴掉裤裆里,不是shi也是shi。

    完了……地主的幸福生活,从此要在牢狱里度过了......在妞身上磨铁棒,变成了坐穿牢底,不甘心啊!

    为什么刚上一天朝就要落马了!还是以这种身败名裂的方式……

    ----------

    感谢:

    jg 697890431,懒得想名字145827318,17 K书友22 X 5 D V 27,1 7 K书友22 X 5 D V 27,九条鱼210855336等人大力支持!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