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唐朝地主爷 > 第八十一章 暗河的一血(1)
    第八十一章暗河的一血(1)

    --徐清让大家重新考过一次,并且提出要传授酒精消炎法和缝合止血法。由于这条件实在是太重磅了,所以就算将前面的重考也没有人提出异议。对众人来说,这个条件诱惑颇大,没人愿意在这个时候触徐清的霉头,不得罪了徐清,也将太医署上下得罪光了。只有一点不满意,那就是居然前十名都能学到这两种方法,太多了,贬值不少。

    如果有人掌握了这两种治疗办法,那在太医署里里外外,都会有一定地位,就算是借此机会一步登天,也是有可能的。

    下午的考试,徐清拍拍屁股走人了,没有再留在太医署监考,他可不想给这么多人阅卷。他虽然有些现代哦医药知识,但也仅限于一些小方法小窍门罢了,他对唐代的中医还是不太了解。

    回家的路上,徐清想顺路去看一看自己的小酒铺,驾着马车往群贤坊走过去。

    酒仙酿现在已经是名声大噪,酒铺门前甚至有四五家小商贩摆摊卖些零嘴,期望那些个买酒的,有余钱的人能顺便买点下酒之物。

    走到酒仙酿门口,小二看见了徐清,急忙迎了出来:

    “少爷,你快来,有人找你了……”

    “谁啊?”徐清下了马车问道。小二从牛吃草手中接过缰绳,牵着马回答道:“坊正大人……”

    徐清皱皱眉头:“他来做什么?”小二回答到:“说是介绍一户买家,把咱酒铺酒厂盘出去……”徐清听了这话,心里顿时明白了这个坊正的企图,这是看酒仙酿赚钱,心动了。

    徐清脸色一暗道:“介绍买家?哼……”

    小二见徐清脸色不太好,忙说到:“少爷,你嘱咐过不准以权压人,我就没说你的身份,那坊正来了几次,还说下一次带衙役来封了店……”

    “嗯,你做得很好,回头去领赏……”徐清点点头,对小二的做法表示赞同。唐朝的店铺侍者不叫小二,叫小厮,徐清觉得叫小二更顺口,所以就叫小二了。小二是个机灵人,也实诚勤快,深得徐老板喜欢,所以徐清一直将酒仙酿交给了他打理。

    徐清开酒铺的时候很是低调,没有通知一个认识的权贵来剪彩祝贺,毕竟落下人情是不好还的。可要说十分隐秘其实也不隐秘,毕竟不是干什么偷偷摸摸的事,不少人要是有心知道,稍微一打听就行。

    在长安行走,那就是穿梭在沼泽地,每走一步都要小心小心的,不然一脚踩空就陷下去出不来了。就算啥都不干,不是还有卢靖他们想要来打徐清的“杀威棒”么。

    “坊正?”徐清不由得笑了笑,坊正是个不入流的小吏,却管着一坊人的出行,这是小鬼啊,都说阎王好过,小鬼难缠,今日倒要瞧上一瞧。

    小二领着徐清到了后院,就看到一个黄布衣的男子在会客室踱步,面有不悦之色。会客室中虽然有桌椅,但坊正不会用啊,而该有的席子蒲团却没有,所以坊正只能一直踱步。

    徐清走到会客室,站在门口,坊正也肯定是看见了徐清,站在原地,仿佛在等着徐清行礼。徐清却跟不知道一样,看了几眼坊正,自顾自走到桌椅边坐下,端起桌子上的茶水喝了起来。坊正惊讶的嘴巴半开合不拢,半天才气呼呼地说了一个字:“你……”

    “我怎么?”徐清本想着,如果对方态度好一些的话,伸手不打笑脸人,徐清也就好声好气的跟他说话,不过看来是行不通了。

    “你一个商贾,见父母官不行礼?信不信你家铺子明日就关门?”那坊正不悦的问道。

    “不信……”

    “我可是坊正,这一坊的父母官!你也许做生意能赚点小钱,可毕竟要在这里讨生活,得罪我你知道什么后果吗?”

    “你个开门的小吏,什么时候算得上官了?”徐清抬起头看着站在客厅中的坊正,一脸鄙夷。官和吏的分别在明朝才真正的变大,但是吏是小小官,在唐朝也不被人看重。

    “哎哟,看不出啊,你还见过大官,说吧,你认识那个县令?”坊正收起了震惊,一脸你认识谁都无所谓地问道。听了这个问题,徐清很是认真思考了一阵,回到:“洛南县令邹县令,山东那边还认识一个,却不记得名字了……”

    “哈哈哈,那山沟沟的县令啊,难怪会与你这商贾结识了……”坊正大笑道,笑完又说:“好了,你不知礼数,我不与你计较了,明天我带人来收你这铺子,准备好吧……”说完转身就要走,可走到门口的时候还没看见徐清来挽留,一时气急,拂袖而去。

    明天收铺子,今天就该有人来给颜色看了吧,徐清喝了口水,叹了口气,上午为了叶风就生过一次气,这下午还要生气,这可对身体不好。

    果不其然,一个时辰过去,门外传来了一阵嘈杂。几个痞子围住徐清酒铺门前的一个卖小吃的摊子嬉笑道:

    “嘿嘿嘿,你这几样小菜不错,都给我拿过来了,我今天要在这里吃酒……”

    “这小妇人也不错嘛,今日收获还真不小啊……”

    “一个妇人出来抛头露面,是寡妇吧?”

    “小寡妇,你家住哪里啊?晚上……”

    徐清走到门前一看,原来是殃及池鱼,眉头一皱。那几个痞子在小妇人的摊子上拿了好些小菜,小妇人不敢阻止,蹲在地上低着头硝石啜泣。

    “掌柜掌柜……”痞子大叫着站在酒铺门口拍门。小二看看徐清,还是迎了上去,问道:“几位客官,现在的酒已经卖光了,您可以明天再来!”

    “什么!?没酒,那你开什么酒铺……”

    “对,你是看不起我们啊!”

    “兄弟们,砸!”

    这时牛吃草从蹦了出来,大吼一句:“我看谁敢?”

    “哟,这里白虎堂办事,你是那个堂的?”其中一个痞子自报名号。徐清一听,心道不简单,还有黑帮,眼睛里冷光乍处,心里一个想法萌生出来,暗河可以试试刀了。想到这个,徐清在心里左右权衡,想得入神,连牛吃草和几个痞子随后由骂仗升级为打架也不知道,直到牛吃草将几个痞子丢出去才回过神来。那还是痞子们嘶吼了一句:

    “你们给我的等着,白虎堂的怒火迟早回到!”

    “咦,牛吃草,你的功夫又长进啦?”徐清吃惊的看着狼狈窜走几个痞子,对牛吃草夸奖道。

    “嘿嘿嘿,少爷说笑了,都一盏茶功夫了……”牛吃草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徐清走出门外,那个小妇人还在,于是解了一串钱,打算给她。小妇人抬头之时,一张算的上精致的脸出现在徐清面前,又因为这张小脸被泪水洗过,显得梨花带雨,格外动人。徐清痴了一下,随机递过钱去,朝牛吃草说道:

    “牵马,不要车,我们去城外!”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