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唐朝地主爷 > 第七章 剿匪(7)
    第七章 剿匪(7)

    沧县盐山旁边有一处贼窝,其寨子刚好处在沧县和海兴的交界之处。盐山产盐,故而多商队常过往于此,因此也正好让这处贼窝大赚其财,富得不行。商队常常主动贡献出过路费以求自保,盗匪不费吹灰之力就能白拿钱粮,故而这个贼窝称作“白帮”。

    白帮的势力颇大,全寨上下近四百多人,和府兵一个装备。寨墙,别人用的木桩子,他们用的土砖石块,放在沧州地界的匪徒里头,也是一个字——“土豪!”。白帮自己也认为自己力量不小,对世族颇为不敬,故而在世族们递上来的名单里,白帮名列第一……

    近日来,沧州地界的盗匪屡屡被击破,盗匪人人自危之时,白帮也提高了守寨的力量。巡逻的人数,增加了一倍,寨门和寨墙重新修缮,刀磨光,枪擦亮,寨中的弓箭的数量也是激增。整天守在寨子里面,等着官军上门。可等了十几日,连官军的影子也见不着,不由得泄了气。于是又开始蠢蠢欲动,下山“收账”去了。

    白帮的强大不仅仅在于他自身的强大,更是在于他和很多同道中人交往不浅。沧县、黄骅、海兴、南皮四个县,剿灭之后剩下的盗匪,还来不及被剿灭的实力小的盗匪,五天之内,几乎全部集结到了白帮周围。只有几个有先见之名的中等盗匪,能够有口气跟白帮提议“结盟”一事,其他的盗匪,或硬或软的被白帮收纳进去了。

    现在的白帮,盗匪加起来有一千二百余人,这还没算上将来未来的盗匪。一场决战即将在白帮周围打响!可惜,众盗匪慌忙抱团取暖,而预计的寒冬却没有来临。那么,这位吓破沧州“匪界”的徐刺史,去哪里了呢?

    徐清,忙着绑票呢!

    一天夜里,杨成杨信扛着一个麻袋悄悄走进徐清书房,打开一看,竟然是夏浩那名联系野猪帮的亲信!野猪帮作为沧州城外一个比较大的贼窝,杨成杨信自然早就监视上了,徐清那次遇袭的事也多亏了这个监视,暗河才能过来帮忙。

    遇袭之后,暗河就开始调查是谁在幕后谋害徐清。寻找蛛丝马迹,顺藤摸瓜之下,竟然找到了夏家,叫那名监视野猪帮的人来看了一下,于是找到了这名夏浩亲信。

    拷问之下,这名亲信就将如何谋害,如何嫁祸,徐清的命值多少钱一起给说了出来。杨成杨信不敢轻举妄动,直接将着亲信捉来询问徐清。

    徐清照样听了那亲信的话,却一脚揣在夏浩那名亲信的身上,暴怒到:

    “***王八蛋,老子才值五十两!?”

    “刺史大人,饶命啊,小的贪墨了三十两……”那人跪在地上请饶,徐清坐下,气喘不已,喝了口水愤愤的道:“八十两也想买爷的命,那也忒抠门了,这次得让夏浩那小子涨涨记性不可……”

    “你说,你的脑袋值多少银子?”徐清踢了踢下面那人道。

    “小人的脑袋不值银子……”

    “不值钱,拿出去砍了喂狗……”

    “哎哎哎,小人脑袋虽然不值钱,但是小人脑袋里有一个消息却值钱得很啊!”

    “夏浩经常去这些地方……”夏浩那名亲信将夏浩的行踪娓娓道来,希望得到徐清的饶恕。

    “哦,不错不错,这条消息很是值钱,可消息我已经拿到了,你的脑袋不值钱了!”徐清恶狠狠地说到。那人听了,脸色一白,身子一抖,一阵骚气从裆部传来,竟然屎尿齐流。徐清赶紧把他赶了出去,道:“你说的消息要是假的,我将你的头卸下来,要是真的嘛,夏家不会放过你,嘿嘿,我倒是可以给你点钱,让你安度余生……”徐清说完,心道,小爷就是心好。转头对隐藏起来的杨成杨信问:“你们说,夏浩的脑袋值多少银子?”

    “八百两……”

    “靠,那不是我的十倍!哼,看在钱的面子上,不和他计较了,你们想个办法给他绑回来!”

    “绑的时候留哪家的痕迹?”

    “白帮……”

    “喏……”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夏浩能请盗匪袭击我,我也能请人绑绑架,八百两?再加八千石粮,五百口好刀,三百匹布,才对得起你夏公子的身份!

    等了一天,夏公子被花式捆绑着,丢在徐清面前。由于夏浩的眼睛被蒙上了,徐清也不怕被他看见,拿着一条马鞭嘿嘿的笑。

    “你要干什么?别靠近我……啊啊啊……”

    “我是夏浩,夏家公子,你敢打我?啊啊啊啊……”

    “啊,别脱……”

    “壮士,我家里有娈童,长得贼俊了,我用过,挺好的……还有没用过的,壮士,我都送给你?”

    徐清打算扒了夏浩裤子打的,听了这话,停住了,恶……这话的信息量貌似有点大?夏家公子有龙阳之好?嚯……这个消息恐怕能卖钱吧?徐清把鞭子一扔,也不打了,瓮声瓮气的说:“好个夏公子,你们这群大族过河拆桥卸磨杀驴玩的好啊!”

    夏浩一听,不是劫色,长吁一口气回到:“不知夏家有何得罪之处?”

    “你夏家资助钱粮给官兵,将沧州地面上的绿林好汉打了个遍,你可之罪?!”

    “哎呀呀,山大哥饶命,我也不想资助那个狗官啊,我和他一向不和!”

    “还敢狡辩!”徐清听骂他,再一次挥动了手中的马鞭。

    “大哥大哥,我给你钱,赎罪行吗?”

    “那得看你给多少了……”

    “大哥你说多少给多少,我不减一个子儿……”

    “当真?”

    “当真!”

    “好,夏公子果然爽快,单子已经写好了,你摁个手印吧,我好送给你家人……”

    “好嘞,多谢山大哥……事成之后定要给那个徐狗官……哎呦,我多嘴我多嘴……”

    “你这几天就住在这里吧,我会安排几个,额,壮汉伺候你的……”

    家中嫡长子被绑!这可不得了,看着单子上面的手印,还有徐清从夏浩身上搜来的信物,夏家高层急得团团转。夏浩被绑让人如此担心,不仅仅因为他是嫡长子,更是因为他父亲是夏家的顶梁柱,一旦有失,夏家的势力就会一落千丈。

    先交钱,赎回来才是正道,夏家高层不久就达成了一致共识。为什么?因为绑架夏浩的是白帮!以前的 白帮,夏家就无法保证能靠自家打赢,而现在的白帮更是有了千二百人,夏家更是无法打赢了,何况还有人质在对方手里。可一看赎金,傻了眼:

    “银千两,粮万石,布五百,送至盐山官道,大呼上供,自有人来接。”徐清将赎金微微调整了一下,五百口好刀去掉了,打赢了白帮,什么都有了,不缺那个。而这么多东西送到白帮,既有了嫁祸的意思,也有离间白帮内部的意思。

    “简直是……”夏家一位长老看了赎金,直接晕了过去。

    “哎呦,哪里来这么多钱啊……”

    “借吧?”

    夏家手忙脚乱,穷尽手里的力量,又四处借了一些,凑齐了钱粮布匹,装了整整八十两大车,押着送往盐山。

    故而,白帮诸盗匪等了十几天,没有等到徐清的官军,却等来了一笔天大的财富。

    八十辆大车!

    “收还是不收?”

    “接还是不接?”

    “傻还是不傻?咱们做什么的?不就是求财的吗?送上来还不要?”

    “收了这笔钱,咱也就金盆洗手了,看见路人再也不抢,小点的村子我看都不看……”

    财富,让人动心的,一大笔横财出现在白帮的面前是,结盟开始出现动摇。不患寡而患不均,当以前紧巴巴的时候,大家都差不多,你吃肉没错,我也有口汤喝。而一旦富裕起来,这种差距就会显得格外明显,你吃山珍海味,我他娘的还喝当年那口汤,哪能不嫉妒呢?

    白帮得了钱财,夏浩捂着谷道回了夏家,在人看来,白帮还真是守信用!

    可出了大血的夏家,算得上是亏损严重,整个家族也是精疲力竭,族里人对这位未来的主家人。掌舵者夏浩也有了很明显的抵触。另外一方面,他们也从心底里也有了对盗匪的仇恨,主动找上徐清,要求讨伐白帮诸匪。先前白帮手中有人质,不敢声张,只能说什么是什么,现在牌在我的手里,哼哼……要是就这么吃了闷亏,我夏家的面子何在?

    “咳咳,打,倒也不是不能打,但怎么个打法,拿多少人打,打不打得赢,这是个问题……”

    “刺史大人,您的威名沧州地界谁人不知?您一定战无不胜的……”

    “唉,这打仗嘛,都靠这粮草充沛,将士用命……”

    “粮草我夏家提供三千石,将士,我夏家出一百人家兵!”

    徐清暗暗心惊,还这么阔气呢,夏家不简单。转念一想,也是,沧州三年的粮税都让世家给吞下去了,作为三大家族的夏家,自然是钱少粮多了。

    “好吧,既然白帮如此嚣张,百姓反应如此强烈,我,沧州刺史徐清,深受皇恩,自当奋勇讨贼,还黎民百姓以太平,还沧州之地以安宁!”徐清包含慷慨之情的喊到。

    “明日,起沧州马步军两千,进攻白帮!”

    “刺史大人为百姓谋福祉,实乃我沧州一境之万幸……”

    “好说,好说……”徐清不好意思笑了笑。

    这一仗,定要赚他个盆满钵满。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