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唐朝地主爷 > 第十一章 流民(3)
    第十一章流民(3)

    那天野猪帮袭击黄家庄园的时候,黄诗梅让贴身婢女小香带着她的弟弟黄琦去沧州城避难。可人要倒霉,喝凉水都塞牙,没想到在路边上又碰到了强人打劫。小香和黄琦两个人被抢了个精光,连衣服都被抢了去。幸好小香发育的不是很全,强人心里不忍,留了一线,才免于了被那啥。

    穿着单衣走到沧州城,又碰到了人牙子,三两句话把他俩忽悠得云里雾里,被带到了城外一处山村。差点被卖了才猛然发现,偷偷逃了出来,运气倒是不错,逃了一天撞见过路的流民加入了进去,靠着流民的接济到了官田附近,留了下来不走了。

    一个婢女,一个公子,小香和黄琦走到城外那是两眼一抹黑啊,哪里分得清东南西北,又不敢乱走了,帮着村里人手提肩抬的,每天能吃些汤水过活。

    直到碰到徐清,并且看见了鱼符之后,小香才松了气,一时激动昏了过去。救醒小香,听着小香说了这几日流浪的故事,徐清倒是松了一口气,不是邵家,不是邵家那就好办。不过徐清还是意识到了两个严重的问题:流民和流寇。

    流民和流寇其实就是一个东西,流民不想流浪了,就定居下来,成了流寇。流寇混不下去了,也会金盆洗手,成为流民。那先有流民还是先有流寇呢?

    先有饥民……

    天灾,或者**,总能将农民土地里的果实夺走,造成一大堆的饥民。没有粮食吃,就挖野菜,挖完路边上的,就去远处。野菜越挖越远,远到回不了家。那就继续向前走下去吧,除了县,就成了流民。原来的那一户人家,就成了空户。

    运气好一点的,走到一处野林子,发现地方不错,有山有水,土地也还不错。最主要的是,没有官府管着,可以不用交税。于是,在地上挖个洞,盖上茅草定居下来,靠着采集打猎,先开个荒。熬到第二年,粮食收获了,日子就好过了。

    再过几年,地已经种熟了,各家也不住地洞有了矮房子了,税吏按时出现。搜刮一笔,在户口册上画画几笔,于是成了白户,像徐庄就是一个例子。直到下一个天灾**,直到下一个温饱无依的时候,或者几年以后,或者几代以后。

    运气稍差的流民,瞧见了哪家地主老爷缺人手,去帮两天工,卖力气让地主老爷赏识到了,那就留下来当个短工。也在地上挖个洞,在洞上盖茅草,于是就定居下来了,成了黑户。这种黑户久而久之,就成了地主老爷的附庸。

    这一部分黑户,由于交给地主的粮食要比官府少,有没有许多皂吏盘剥欺压,所以这一部分的人是最多的。

    运气再差一些,就是最差的了,成了流寇,拦路打劫,刀口舔血。

    无论哪种流民,都会产生很多空户,空户没有人,收不上税,但是他们的田地里却诡异的长出了粮食。为什么?因为地主老爷们养的附庸在帮种地。

    附庸,是黑户,种地不交税。空户,占着土地却交不了税。如此,官府的税收就越来越少,地主越来越多。朝廷受不了,改革,改革失败,造反,改革成功,中兴。秦以后,大中华的王朝的兴衰,无不是由土地在掌握着。

    徐清从思考中回过神来。

    招收流民,清理空户,看来是要摆上议程了。可是该怎样下手呢?这可是在动世家们的命根子,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要是引起了世族们的暴动该怎么办?

    有道是一口吃不成胖子,从长计议吧,莫若先从邵家下手,将世族们的台柱子给扳倒。

    徐清将黄琦两人送回黄家,黄诗梅好一阵感谢,但绝口不提徐清喜欢听的哪一类话,如以身相许。邵本五那个人貌似也消失不见了,徐清也就住着这个小宅子,和荀雪儿在乡下好好住了几天,算是度假吧。

    度完假,回到沧州城,徐清第一件事把邵登叫来问话。

    请了坐,看了茶,徐清脸色平静的问到:

    “邵县令,我官田的事情你知道了吧?”

    话音一落,邵登直起身子,长揖道:

    “下官死罪……”

    直接说理由不认错,那是新手,不懂人情。只认错,不辩解,那是老手,但却奴性。先认错,再说理由,那才是妙手,邵登看起来战战兢兢的说到:

    “下官却是存了私心,想为自家子弟谋个职务,没想到他胆大包天,竟敢如此!”

    一见如此,徐清也就不说邵家侵占官田了,只说这个人不好,用人失当。徐清长叹一声:

    “唉,你找的什么人啊!”

    “请大人降罪……”邵登行个稽首礼请罪。都主动请罪了,根据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规矩,徐清也不能对邵登怎么样。何况就算邵家硬着头抵抗徐清,徐清也只能先忍一忍。既然邵登给面子,徐清转移了话题:“算了,那件事我不想追究了,我们来说说流民的事吧?”

    “流民?”邵登明知故问。

    “沧州流民已经开始泛滥了,流民变匪,可不是小事啊……”徐清回来的时候特意却沧州城四处逛了逛,发现乞丐成群,这是他下乡之前所没看到的。

    邵登思考了一下到:

    “不如派兵驱逐如何?”

    徐清长笑一声:“驱逐?那倒是省事……不过我为天子牧民一方,自当安民为上,驱逐不可啊……”

    “徐大人心怀慈悲,但沧州并无田地给他们啊……”邵登疑惑地问道。

    徐清眼中精光一闪,嘴里道出一句:“沧县不是又许多空户吗?”

    邵登听了,身子一颤,警惕之色一抹而过,马上又恢复如常了,邵登看着徐清问:

    “大人如何得知?”

    “哦?不是刚剿灭了盗匪吗?我想上山落草的人必定成了空户吧,至于哪里知道的,我也是道听途说的,难道是假的?”徐清如此说到。邵登听了,心里稍稍安定一下,摇摇头说:

    “假到不假,生老病死嘛,空户总会有的,大人的意思是把空户的田地分给流民耕种?”

    徐清敲敲桌子,道:

    “可以这样,也可以让流民自行垦荒,许多黑户也就可以进行注册登户……”

    流民,空户,黑户,这位刺史大人要干什么?难道真要搅动沧州?邵登心里嘀咕,嘴上不愿意的说到:

    “这事情太过繁杂,难啊……有的黑户在大林子里头,有的空户空了许久,也不知是死是活,总之,额,太复杂……”

    “不不不,我又不是要现在就弄完,只要等到秋收的时候,能够正常交粮就可以了。”

    原来刺史是担心秋粮征收不利啊,邵登心里想到,不行,还需要再探一探口风,邵登问:

    “那此时不知交给谁负责?”

    “你一个县父母在此,还能交给谁呢?”徐清嘿嘿一笑,又说到:“沧州四县,每个县要安排一千户流民,黑户注册和空户清理都由各县自行负责,到时候报个数就行了。”

    邵登一听是县里负责,心道大可放心了。如果清理空户是交给徐清的亲信来负责,那么就要警惕徐清是真的搅动沧州了。但是交给了县里负责,那情况就好得很。至少可以确定,徐清不想在这个事情上面管太多,可能是一时起意,而下面做做样子也就可以了。

    稍微让清理出白多户空户,上册几十家黑户,就可以了。而且许多世家都养了附庸,让他们的户籍合法化也未尝不是件好事。至于多出来粮税,一点点啦~~~

    只不过那个流民的事情徐清很是上心,还规定了完成数量。邵登也没在意,清理出的空户,让自家附庸占着。至于流民,随便划一块野地,让他们自己去改造吧。为表示负责,邵登再一次开口问道:

    “徐大人,下官还有一事……”

    “请说。”

    “安排流民需要农具,不知……”

    “前番剿匪,缴获的武器里面许多农具,还有我上任之前有人送我足够几千户用的农具,好几车呢,不用担心……”徐清回答道,那些农具放在手里,只能生锈,还不如发下去呢。

    “那,下官领命……”

    每县一千户流民,那就是四千户啊,多大一批人,现在赶紧开出农田,还能赶在下雪之前收上一点点粮食来。如果不收税的话,可以坚持到下一个收获季节。

    黑户和空户的事,徐清只是想摸一摸老虎的屁股,探一探世族们的底线。一点一点的摸上去,反正自己又不亏损什么。等到世族们的底线被徐清冒犯到,再想和徐清开战的时候,已经被徐清放了一大盆血。

    一道清理户口和接受流民的政令从刺史府发出,看着政令标题的时候,让人好是一阵惊慌,但看到内容的时候,一个个的都放下心来了、

    事实证明,聪明人总会有两个。一个敌人,一个朋友。所有世族都无视徐清这道政令的时候,一个世族之人洞若观火,看出了蹊跷。

    而这个人却是,黄家大小姐黄诗梅。黄诗拿着手上那份抄录来的政令,悄悄叫了轿子,前往刺史府。

    -----

    爆更1.6万字!第五更求打赏!!!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