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唐朝地主爷 > 第十四章 流民(6)
    第十四章流民(6)

    大棒加萝卜,流民们老实的不行。一部分修筑城墙,更多的人则是开垦安置区。开垦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能赶上下一次的秋收,让安置下来了的流民能够良好的进入到自给自足的循环中。

    另外三县,也都跟着沧县的步伐走,由于以工代赈执行得比较早,没有出现流民暴乱的事情。当然,也有普通百姓混在流民中间的,但是他们也卖力气干活儿,不是白吃饭,所以徐清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安闲了几天,又出了一桩子事。沧州城内,粮价飞涨,传言刺史府给流民吃大白米饭,导致粮食被买光了,所以粮价飞涨……

    只有一家粮栈还能按照平价卖粮,哪家?黄家……为什么黄家能够按平价出粮?不知道,只知道有一天黄家小姐气冲冲的从刺史府出来。并且有人说,从未见过黄家小姐这么失态,一定是吃了大亏导致的!

    于是又有传言了,沧州诸位世族被刺史逼着卖粮,只有黄家没有遵从刺史的意愿。所以黄家还有余粮,但是黄家从此要被刺史敌视了。其他家族没有粮,所以粮价愈来愈高。

    ——徐清自然知道这是谣言,因为他从没向世族买过一粒大米,更不用说逼着别人卖了。但说出去没人信啊,不然你说说为什么粮栈粮缺价涨?

    是谁在造谣生事?

    上一次流民闹事,就是有人在怂恿的原因。徐清暗中让暗河跟踪那几个剩下的吃白饭的汉子,想要调查了一下,却所获颇少。

    只知那几个汉子不是沧州之人,似乎真的只是吃白饭的。徐清下令以工代赈之后,他们马上出了沧州,朝着河南方向而去。暗河跟出了沧州,又跟了四十里,没见他们有返回之意,也就没注意了……

    沧县县令邵登递上折子来,称“民怨沸腾”。

    看了折子,徐清冷笑一声,民怨沸腾?沧州城买米吃饭的不过五百户,加上城外,也最多八百户。这点人还算不上民怨沸腾……粮栈的大头,是来往的客商。

    小型商队的人数也有五六十人,人吃马嚼的,一天粮食的耗费也颇大。商队行进速度又慢,从此至彼,往往十多天,他们便要在粮栈中一次补充满。故而一旦粮栈粮价高,影响最大的就数他们了……

    幸好,城内买米的人少,商队也不多,粮价飞涨,但黄家的粮食还是平价,所以对沧州城的实际破坏力有限。破坏最大的,是徐清的在沧州的名望。

    条条传言指向徐清,只道徐清牺牲沧州自家人,讨好外来人,厚此薄彼,肥水外流。徐清支了一个信给黄诗梅,让她按着市价将黄家的粮价涨上去。徐清知道,黄诗梅是为他担着责任呢。徐清不需要这点事她来帮忙,他还需要一个可以信任的人在世家里面当内应呢……

    一天时间,黄家粮价涨的和市价一般高。城内几百户人家要看就要断炊,气氛低沉……

    于此同时,暗河开始在各处安排眼线,严密监视有无人聚众闹事。

    黄诗梅递了一封信来,说各世族本来是没有意识到徐清政令中暗藏有带毒针头的,除了黄诗梅。但之后,徐清安排流民以工代赈之后,又有一人看出来了,而且他将这个想法一把捅了出来。

    世家之人也不是傻子,这一提醒,几乎所有人都明白了,原来是软刀子割肉。

    各个世家聚集在一起,商量怎么和徐清掰手腕。结果就商量出来这么个先坏了徐清名声,再限制徐清权力以保证自己利益的主意。

    信的末尾,黄诗梅笔迹稍草,写了一句,“原来青蛙真的不会跳出来”。至于桶出来的那个人是谁,黄诗梅就没提到了,想来她也是不知道的。

    有人察觉出那几封政令的危险,本就是情理之中,温水煮青蛙的这种计策本就不甚高明。之前世家没有重视徐清,所以不担心徐清做的事会有什么深意,徐清也就利用这一点,想能割下几两肉就几两肉吧。

    如今,既然已经被察觉到了,是想掰手腕了,那就那就掰手腕吧……

    遍查沧州上下官吏,找出和世家关系密切的几个,反正他们也不干净,很容易就找了一些证据,全部被徐清下狱。沧县之外的几县,还要押回沧州……

    尽起沧州兵马,近四千人,白天风风火火出称,在几个世族庄园边上散一散步,喊一喊口号,搞搞军演,而且还是真刀真枪的“实弹”演练。

    另外,一道政令发出:

    “凡是新增的户口,不论是流民还是黑户,今明两年每丁纳粮半石,杂税全免。旧的户口,今年两年每丁纳粮一石,杂税同样全免……”

    最后,收买了一些市井之人,对谣言进行反攻。散播,世族想要提高粮价挤走为国为民好刺史的言论,虽然这种言论让徐清自己都起了不少鸡皮疙瘩,但为了掰腕子,鸡皮疙瘩算什么?

    谣言是止不住的,打不完的,不如主动掌握造谣的权力,把握谣言的动向,让他利于自己这一方。

    官场,市井,武力,减税,徐清几乎就是全面向世族开战了!

    ——徐清发出了挑战,世族敢接着吗?

    民不与官斗,这是徐清拥有的优势,有了这个优势,徐清对付世家就是俯视,几乎做什么都名正言顺,别人不敢明着面反对抵制。

    强龙不压地头蛇,这是世族的优势。世家势力,在沧州无处不在,无孔不入,舆论导向几乎被他们垄断。

    针尖对麦芒,沧州的气氛压得更低了。乌云滚滚,闷雷阵阵……

    说起来,徐清和世族本身之间还真没什么深仇大恨。只不过来自后世的知识,让他知道了世家土地兼并的巨大危害,所以才选择清理空户的。其次,他揣摩到了李渊放他来此,有对付世家的一个意思,所以他才决定对付世家的。

    总之,他和世家之间的战争是必然的,不可调和的,既是徐清所代表的寒门对世族的阶级斗争,也是徐清身负的皇命,也就是中央对地方的集权斗争。不然,他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去跟世族掰什么手腕?

    几次军演,几乎让沧州世族人人自危。一些小家族开始将家人和钱财送往沧州之外,他们身家不多,属于那种能从渔网里面滤过去的鱼。

    但几个大家族还是和徐清僵持着,他们并不认为徐清能够动用州兵对付他们。粮价居高不下不说,接着其他油盐酱醋茶也在涨价,这一下波及的范围就更大了……

    买米吃的少,那是因为许多人自家有种,可必需的油盐酱醋不是每家人都生产啊。要不怎么说“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呢,徐清和世族的斗争让沧州百姓白白受几天罪。

    现在才是民怨沸腾……

    邵家里,邵景卧于病榻上,奄奄一息。

    “大哥,徐清还没有动静,看来他是没了后招……”邵登在一旁持汤握罐,低着头看着病榻上的邵景说到。

    “咳咳……”邵景咳嗽了一下,缓缓气,声若蚊音的道:“这个新刺史啊,不是一般人……”

    “大哥,我明白……”邵登帮邵景掖掖被子,点点头出去了。

    刚走到门口,一名小厮走来了。邵登见了他,微微皱眉,这是他的一名心腹。带他转身到了一处角落,小厮凑到邵登耳边说:“刚刚刺史下令,取消沧州境内过关关税,商人到沧州贩卖都不用缴税了!”

    ——邵登听了这话,倒吸一口冷气,心道:他还敢这么做!?

    有了百分之五十的利润,我就疯狂,有了百分之百的利润,我就不顾一切了。沧州的商品价格那么高,至少会引得外面的商队疯狂了吧!

    以前的商队,除了有背景极强的头领之外,不会超过三个县去贩卖货物。有道是“过三县,倒亏钱”,走了太长的路,就意味着官吏剥削的更加严重。

    而现在徐清取消了沧州关税,那无疑会让利润平白又增加了一大截!本来沧州外的商人秉承着你的地盘你做主的态度,不插手沧州地界的斗争。但这个情况下嘛……

    利润啊,商人不就是追求利润的吗,管那么多潜规则干嘛?徐清政令一下,整个冀南的商人,开始蠢蠢欲动……

    邵登也意识到了这个,他又折返会邵景病房,苦着脸向老狐狸请教。邵景听了徐清的政令,也是微微一惊:“登啊,你忘了,咳咳咳……商人除了怕抽成,还怕打劫啊,邵家养的那些个人,咳咳咳……”

    “哦,大哥,打劫商队,何不直接……”邵登说完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

    “登啊,换一个刺史绝非好事咳咳咳……我们要的是一个听话的刺史,眼下这个,*好了就行咳咳咳……”

    “大哥,我明白了……”邵登点点头。

    “登你记住,若是不能将刺史掌握在邵家手里,那也可以毁掉……”邵景难得一次露出野心来,说完咳嗽不止,仿佛刚才那句话抽空了他的精力。邵登见此,帮邵景顺顺气,再一次出去了。

    沧县边境,刀口寨里,寨主刀口王聚集起五百喽喽,出了寨子,直奔沧州西界去……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