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唐朝地主爷 > 第二十二章 余震(6)
    第二十二章余震(6)

    大清早,当所有人都还在睡梦中的时候,沧州城内的兵营已经站立着一排排的士兵了。角号一响,三千人马的军阵开始缓缓流动,朝着沧州城外开去。

    军队出去之后,城门大关,外面的人进不来,一个个进城赶集的村民吃了闭门羹。里面的人想出去,可以,从城墙上吊着个篮子,您坐“电梯”下去。

    沧州城中,有一处大街,叫沧南街。进了城门不远就是,若再往里走,弯弯绕绕一里路就是刺史府。此时的沧南街,堆放着许多草料。这是徐清各处征集来的马草,为了方便运输,堆在大街两旁,几乎一条街都是。

    王山,带五队州兵,也就是七百五十人,作为前军,牛吃草和新晋的营正楚江,也各带五队作为左右军,徐清自己带了三百亲兵,一百骑兵算作中军。中军人数随少,但有骑兵压阵,战斗力最为强大。

    如果用一个比喻,那就是徐清这两千多人,向狂风暴雨一般直扑海兴县。无论是世家,还是普通百姓,几乎全部相信徐清带兵去救海兴县了,做足了样子。只有一个人是不信的,那个人是黄诗梅。

    海兴县,汪毅的尸体本来是被摆放在棺材里供人吊唁的。但恰恰相反,汪毅躺着的棺材旁边,高歌艳舞,推杯换盏好不欢乐。

    “卢县丞,哦,不不不,现在该叫卢县令了,卢县令请满饮此杯……”一名富态老头子笑着道。他口中的卢县令,自然就是卢靖了。汪毅死后,他这个县丞就代理了县令一职。

    卢靖心里十分受用“卢县令”的称呼,压住暗喜。摇摇头,回敬道:“不不不,员外先请……”

    “一起一起……”胖老头喝了一口,大为高兴啊。那个烦人的汪毅终于死了,而这个代理县令是个很懂事的人,都海兴县的世族们同呼吸一口气的啊。更让人高兴的是,那个同样烦人的徐刺史也快要命丧黄泉了。

    一杯饮罢,歌舞起,有人问卢靖道:“卢县令今后如何打算?”

    “还能有什么打算,在海兴安度晚年喽……”卢靖抚抚胡须,嘴上这么说,心里却道:这么个小县城也就得下我?等我捞够了银子,转身就去长安,不,洛阳,捐个官当就行。

    在场之人听了,都道:“最好不过了”

    “来,为卢县令浮一大白……”

    “喝!”

    酒过半酣,一名小厮带来一封书信,卢靖取来看了,展开给在场之人看,上面写的是徐清带兵来海兴支援,卢靖口说:“徐小子离死,又近了一步!”

    “哈哈哈,我等百年衣冠,岂是他那种寒门能够撼动毫分的?”胖老头嗤笑道。

    众人听了,都附和道:“不错,螳臂当车,不自量力……”

    谁也不知道,棺材里的汪毅,死不瞑目……

    汪毅之死,完全不是盗匪所为。

    事情是这样的,汪毅因为刚正得罪上司,一贬八千里到了海兴县任一名县令。汪毅到时,立刻意识到海兴甚至河北这边最大的危害是世家,于是他就开始针对世家默定的一些陋规展开改革。

    海兴县穷,世族力量不大,于是他的改革没有遭到特别明显的抵抗。由于汪毅只是个县令,能量不大,他的上司也还是世家,故而海兴这些世家们也只是对汪毅阳奉阴违罢了。直到沧州刺史出现,徐清来了……

    徐清的一些政令和措施让汪毅受到了极大鼓舞,加紧了改革的进程,海兴县世家很是郁闷,招架不过,找到了同样郁闷的海兴县县丞,卢靖。

    卢靖自从被贬之后,屡屡不得意。他以前是言官,鸡蛋上找缝最拿手,但对俗务一窍不通,又摊上了汪毅这么个刚正严厉的上司,更是一肚子不爽。

    一来二去,前因后果,汪毅就和海兴地方势力搭上了关系。等到徐清大闹沧州城,整个沧州世家不爽徐清的时候,适时地策划了“调虎离山,釜底抽薪”一个计划。

    先组织私兵围攻海兴,然后暗杀汪毅,以此引诱徐清率兵而来,用伏兵将徐清击溃,另有一队人马控制沧州城。

    如此,卢靖当上县令开始捞钱,世族们也除掉心腹大患,两全其美。

    汪毅惨死,徐清正在惨死的路上,仿佛一切都在计划之中……可卢靖心里,还是惴惴不安,跟女生来大姨妈之前一样,有种奇怪的感觉,总有什么不对。

    不放心,卢靖罢了酒宴,亲自到了埋藏伏兵的山坳口,检查一番。

    伏兵都是世家养的私兵,不论是战斗力还是装备都要比徐清之前剿灭的土匪要强上几分。但他们也有一个致命的缺点,也就是内部四分五裂,互不相信。导致没有互信的原因,一是因为世家之间本来就有恩怨,二是因为没一个能压制矛盾的领袖。战友之间如果没有了高度互信,还能谈什么携手并肩呢?

    这些私兵看起来强大,那是因为有徐清一只老虎在此,如果徐清这只老虎走了,那他们之间的矛盾也就会进一步激化。往常各自呆在山头,隔空对骂,可如今见了面,还能只是对骂吗?

    徐清针对此,打算来一个连环计。

    世族伏兵的斥候将徐清部队的动向一一汇总起来送到卢靖手上,卢靖焦急的分析信息。带着一把剑在伏阵里走来走去,颇有一番文人带武的英气。有一份情报到了卢靖手里:

    “官兵前三十里扎营”

    卢靖皱皱眉头,不敢置信看看天色,天色还不晚啊,怎么就扎营了呢?心中疑惑不解,只以为徐清是谨慎,不敢贸然前进。吩咐手下加强戒备,继续侦探。

    卢靖不知道的是,徐清军营里煮好了两顿饭,一顿吃了,一顿埋在锅里热着……

    另外一路世族私兵,也已经悄悄进入到了沧县境内,到沧州城要看只有八个时辰脚程了。这一对私兵明显更加团结,看那带兵的,竟然是夏家大公子,夏浩……

    夏家是三大家族之一,其大公子带路,威慑力不言而喻,故而这群私兵比较老实也就在情理之中了。本来夏浩作为夏家嫡子,是不被允许参与到此的,万一失败,还有最后一层遮面纱不是?但经不住夏浩一哭二闹三上吊啊,他在家里老老实实待了一个月,翅膀早就发痒得不行了,于是夏家也就派他来了。

    夏浩看了一下自己带的队伍,好一阵自我佩服,心道我夏浩不愧为河北第一,文的不差,这武的嘛,一来就行。

    “张叔,我看这带兵也挺容易的嘛……”夏浩愉悦地道。

    这位张叔,是退伍老兵,夏家派来协助夏浩的,。他听了夏浩的话,心里不屑,面上还是点点头:“少爷天赋异禀,将来文成武就不在话下啊……”

    夏浩听了大笑:“哈哈哈,张叔是个实诚人,不像别人,都说我天下第一,出将入相呢……我哪里有那么厉害?”

    张叔心里大汗,回到:“天下第一却是有些不实,毕竟没有和他们比过不是?河北第一是肯定的啦……”

    “唔,没错,下次我要游览天下,和天下人争一争高低!”夏浩说的豪言壮语,给别人听了还以为是有天大本事的人呢。张叔听了无话可说,又不敢得罪,只道:“少爷,前面林子密,我去查看一番。”

    夏浩看看前面,哪有什么密林,就是一个土坡罢了,正疑惑了,只见张叔一骑绝尘只留下了一个背影。夏浩再笨也明白了张叔的意思一个厌恶的表情直接浮现在脸上。不过转瞬间,被一个邪.淫的表情取代,只听见他喃喃道:

    “这个徐清,运气可真好啊……啧啧啧,特别是这小子艳福不浅,他老婆,他那个婢女,那个小妹妹,哎呦,想想滋味就美,就不知道他都享用过几次了。对了,还有他身边那个姓牛的壮士!啧啧啧……”

    夏浩竟然是个男女通吃的主!只听他又说:

    “无所谓,今天公子我都要一个个试一次,不,三个一起试……憋了一个月了,今天我要重振雄风!”

    说完,夏浩从袖子里拿出一个小瓶子,脸上的邪笑更甚了。

    夏浩这一路,足足两千人,直奔沧州城。五个时辰,到了半夜,夏浩离沧州城只有七里路,张叔把他叫了住:

    “少爷,我们行军这么久了,休息一下吧……”

    夏浩却不见丝毫疲惫,回到:“休息?沧州城近在眼前,休息干什么,给我继续走……”

    张叔知道夏浩是二愣子,解释道:“现在是晚上,又接近沧州城,怕埋伏啊……”

    夏浩执拗不变:“沧州城留守的人不超过三百人,拿什么伏击我们?赶到沧州城,立即攻城!”

    见道理说了没用,张叔又打感情牌:“少爷,不好吧,兄弟们都累了,有没做准备……”

    谁知这话一出,夏浩一口口水吐出来:

    “呸,什么兄弟,你们这群人就是我家养的狗,还敢和我称兄弟,马上攻城!”

    虽然是张叔和夏浩的对话,可还是有不少人听见了,不少人开始窃窃私语,张叔强压住内心的愤怒,沉声道:

    “少爷!”

    夏浩见张叔还想说话,拿出了终极必杀技:“你还敢违反命令,难不成忘了我夏家的威力?!”

    “好吧,攻城……”张叔无奈啊,夏家他是不敢得罪的只得答应。他想,这一次应该能成,毕竟城里只有几百人,就算伤亡大一点……唉,人家都不把我当人看啊!这一次活儿干完,一定要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远走他乡,反正也有不少积蓄了……

    夏浩这边里连夜打算攻打沧州城,卢靖手里却收到了一份令人震惊的情报:

    “官军消失不见,留下空营一座!”

    ————

    想了想,爆更还是不如细水长流的好,毕竟我要是扑街混全勤的男人,从今天起,一天两更。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多多用kb支持,嘿嘿,因为代金券不统计销售量,而销售量不足,就影响全勤……

    星空没有云,在此拜谢。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