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唐朝地主爷 > 第二十五章 诡运(1)
    第二十五章诡运(1)

    清晨,阳光早早的溜进了徐清的书房。徐清懒腰一伸,在床上打算打几个滚的,却发现旁边有个人,滚不动。

    “咦?小月,这么早就来啦,我还不想起床……”

    “我的手,怎么在……”

    “小月,你怎么在我床上?”

    “呀!我把你上啦?!”徐清脑袋昏昏沉沉,不知道说什么好,小月也羞赧不知事,干脆埋在被子里躲猫猫。

    这一动作倒是让徐清吓了一跳,忙道:“小月,你别想不开被子里面是憋不死人的……哦,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

    “小月,对不起,原谅我好不好,我对你负责……”徐清心里后悔,也庆幸身在古代,不然又是三年起步……

    小月耳边只有嗡嗡声,听不见徐清的说话,继续埋在被子里不肯动弹,因为,她和徐清还是一丝没着的窝着啊。

    “小月,你说句话……”徐清见小月没动静,轻悄悄掀开了被头,小月又吓了一跳,像一只受伤的兔子一样,颤抖着、半带自哀,半带可怜的看着徐清。

    小月生得本就清新可人,似出水莲花,这一可怜兮兮的样子跃然脸上,看得徐清“食指”大动。

    “小月,你……”徐清温柔地说着,理一理小月的头发,小月顺势拥在徐清胸膛,紧紧抱住徐清。

    在接近徐清身体那一刻,小月感受到了徐清身上那一根“烧火棍”,火一样烫人的棍子!小月娇躯一震,她昨天晚上可领教了那烧火棍的厉害!不过,小月没有后退,而是坚定的迎上去,紧接着……

    徐清差点yu火烧身,爽快一下子后,连忙后退,道:“小月,你是愿意的?”

    “小月,只想服侍少爷……”

    又撩我,她又撩我,想起小月初次见面之时,比徐清还大上几岁,可如今徐清成熟愈加,小月却比起当初还要“鲜嫩”。呃,多不多汁儿,就不得而知了,昨天喝醉了,哪里记得半点?

    扭捏了一柱香光景,徐清穿上了衣服,坐在床边,如果有一根烟,一口槟榔就更妙了。徐清问小月:“小月,是昨天晚上,还是今天早上?”

    “少爷,是昨天晚上。”小月属于偏理性的女子,徐清这一坨烫炭离开之后,她的羞赧也就少了许多,说起话来也声音大不少。

    “晚上,你晚上怎么会在我的房间?”徐清想了想,惊讶的说道:“是雪儿,雪儿让你来的?”

    “嗯嗯,是夫人让我来的……”小月见徐清面色不是高兴的样子,紧张补充说:“少爷,你不要怪荀妹妹,她都是为了少爷舒坦呢。”

    “这个事,你们计划多久了?”

    “少爷还记得上次你突然闯进来,看见我和夫人说体己话吗?”

    “那个时候你们就……好吧,她怎么想到让你,让你……”徐清不好说出口了,小月听了也明白,道:“小月在那之前,就喜欢上了少爷……”

    徐清摸摸下巴,我有那么吸引人吗?又听小月喃喃:

    “荀妹妹发觉了,没我责怪,却和我说白了,她,她让我准备好了,以备不时之需……”

    小月语毕,徐清心里自是了然,两个女人的选择和计划,全部是因为对徐清真真的爱,不是宫斗剧里面那些“李代桃僵”,“移花接木”,“借机上位”的片段。徐清感慨啊,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想清楚这些,徐清装作生气的样子,拍了一下床边,道:“你们两个干瞒我,我要惩罚你们两个,雪儿身子不便,小月……”

    “你准备承受我无边的怒火吧!”

    “啊……少爷,怜惜……”

    事后,徐清把二女叫到一起,好好的教导了她们一些相亲相爱的话,家和万事兴的道理。没想到二女莞尔一笑,说,早就知道了。徐清于是大感放心,高高兴兴的拿了钱赏了刺史府上下,又亲自下厨给二女好好的整治了些补汤,营养满满,修复损伤……

    后院起火,萧蔷之祸远比外在的那些威胁要强的多,破坏性也大的多。有了荀雪儿和小月的治理,刺史府井然有序,加上**业的一队人马也选拔.出来了,安全也得到了保证。

    左右无事,徐清就想到处去逛一逛,瞧一瞧自己治下的百姓如何生活,过得怎样,而且这个想法愈来愈强烈。

    七月,乞巧一过,徐清终于下定决心,要巡视沧州一圈。单素衣,小草帽,骑头老驴,徐清穿得像一个乡间小地主。牛吃草是农夫、长工打扮,牵着驴走在前面。

    去哪儿?先去海兴看看吧……海兴是沧州最贫困的县,怎样让海兴富裕起来呢?徐清想借此机会找到答案。

    骑驴入海兴,遇到了一群孩童追着蚱蜢跑,一边跑一边唱读道:“两人友,三人师。余粮有,盗匪驱。水满田肥鸡鸭跑,青苗争高年景好!”

    初听之下,徐清便明白了儿歌里的意味,“两人”“余”,是徐,“水”和“青”是清,加起来就是徐清了。如果第一首儿歌还有牵强附会的意思的话,那么下一首,就肯定是说徐清了。

    又听见那群儿童唱道:

    “徐公子,是宿星

    下凡来,把田均

    肚饱力足安耕田

    家家户户机杵声”

    这几句话一出,牛吃草也明白了, 是说徐清来了之后,吃得饱了,力气也足,耕完田地还能做些别的手工活儿,牛吃草咧嘴一笑:“少爷,他们在唱你呢!”

    徐清倍感欣慰,这就是民心啊,看来我做的事情还是有作用的。这也许就是成就感吧?

    可这些儿歌是谁传唱的?难道是百姓有感而发,徐清摇摇头,心道沧州这些地方还是有人才的。

    在被几首儿歌刺激了一下后,徐清忽然这个刺史当得挺有味道的,于是愈加有兴趣去思考如何开发海兴了。

    围着几天的打探下来,徐清瞧出来了一些端倪。

    农业社会嘛,制约经济发展的无非就是土地,种粮食不能多产,那个地区就会穷。徐庄在没有徐清的大改造之前,也是贫困得不行,一旦修了渠,挖了井,立即改天换地。

    海兴海兴,依海而兴,有了这个名,却不副那实。

    海兴由于近海,境内三分之一的土地是滩涂,还有三分之一的土地是盐碱地,剩下的可耕之地不多,还是比较贫瘠的土地。从而出产就少得可怜,果腹也很勉强。

    那有人问,怎么不搬迁出去呢?要知道,在后世,还有些贫困村庄的人,有许多“乡土情节”的人,穷到穿开裆裤也不肯迁移。

    徐清想的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海兴面对着这么一大片富饶的海洋,就算是靠着捞海货也不必如此贫困啊。

    只是徐清不知道,因为交通和保鲜技术不行的,加上下海风险太大,宋以前,华夏古代海洋渔业一直不发达,偶尔有几个渔夫,也只是比弃民好不了多少。

    思量片刻,徐清觉得,海兴县的出路还是要从海洋上找。因为有一种安全易得的东西,在这一片海取之不尽,且利润颇高。

    骑着驴,徐清慢慢行近海边。

    事实上,徐清还是挺激动的。来唐之前,他还没见过真正的大海呢……

    看电视里面,那个海边:细沙碧浪,阔远无边,咸风徐徐……捡贝壳,拾海螺,听海的呼唤!多美……

    可……徐清问清了路线,跟着指引到海边一看,傻了眼:“牛吃草,你看见海了吗?”

    “没有……”牛吃草摇摇头。

    “你给了那指路人多少钱?”

    “五文钱……”

    “一文钱就行了,你给这么多干嘛,钱多啦?”

    “不是你让我多给的吗,还……还说什么就当作门……门票啥的……”

    “昂,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徐清无奈,骑着驴左看右看,除了一片浓茂的森林,哪里有一丝海的样子?连水都没有……看不见,徐清静下来听,果然,有几分海浪拍击的声音。徐清忽然想起来了人与自然还是贝爷求生里面说过,海边通常是有一大片红树林的,面前这些树应该就是类似的。

    徐清走了五六里,艰难的找到一处海崖,爬了上去,往东一眺望,是海!

    没有徐徐风,细细浪,只有波涛汹涌,白浪滔天,卷起来,有如千堆雪,拍击海岸。

    目极之处竟然有一渔船,张帆撒网,与这大海斗得正凶,丝毫不肯屈服。

    壮美啊!

    白浪滔天落幽燕,秦皇岛外打鱼船。

    片帆流知向谁边?一片汪洋都不见……

    秦皇魏武同临此,挥鞭碣石有遗篇。

    ……

    “唉……”徐清本来想抄抄伟人诗词的,还改编了一下,却没想到中气不足,才气不济,最后一联久久念不出来。有倒是有几句,可那股气势,远不能比上前文半点。

    毕竟,伟人要做的,是改天换地的大事,徐清想做的,只不过是想好好活下去,顺便做点改天换地的事情……

    “少爷,下去吧,这里风大……”

    “唔,我们去海兴县县城,我有办法了。”徐清心想,只有一个办法了,伐林造盐田。不仅为了海兴百姓考虑,也为了那一张空白圣旨所欠下的债。

    “少爷做的,都是大事,嘿嘿……”牛吃草憨憨的笑。走到崖下,徐清看见,栓住的驴旁边站了一个斗笠渔翁。

    “喂,兀那渔翁,干嘛呢?”牛吃草以为有人偷驴,急忙喝到。

    “牛将军勿惊,小老儿是找刺史大人的……”那斗笠翁嘶哑着声音说到。

    徐清面色一沉,手已经摸到了怀中的火.枪,道:“你是怎么知道我的?”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