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唐朝地主爷 > 第三十一章 诡运(7)
    第三十一章 诡运(7)

    “花心大萝卜!”黄诗梅皱着眉头,自言自语:

    “死徐清,臭徐清!红漆夜壶!”红漆喜庆,夜壶刷红漆,却只能盛脏污,意思是浪费了一个好好的面子。

    黄诗梅这是在生徐清的气呢。一方面,怪徐清敷衍她,他给徐清题字的那副山水画是她最得意的一副,可被徐清草草题上了那么几个臭字。

    更让黄诗梅生气不已的是,徐清看起来老老实实的,对荀雪儿也忠心不二,可他除了荀雪儿,居然还有了其他女人,把自己的婢女嘿搞上了,还要给个名分,这个婢女也就是小月了。

    嫁给徐清,就算是做小妾,黄诗梅也就忍了,她知道徐清身份其实是高贵的,除此之外,她也真的中意徐清。可现在,黄诗梅连小三都不算了,这是她不能忍的,气到处乱撒,荀雪儿也不放过:“这个荀雪儿,果然是个农家女,自己男人都管不住!”

    黄诗梅又想起了那天荀雪儿说的话,觉得自己错怪荀雪儿了。

    荀雪儿说:“诗梅,你喜欢徐大哥,我早知道的,你想嫁给他,我也知道……只要徐大哥愿意,我就同意,你做大妇也可以……”

    “再也不想理你了……”黄诗梅悲伤地说道,说完折了一根树枝,一片片叶子扯下来:

    “理你,不理你,理你,不理你……”

    数落叶,数落叶,话说数落一词是不是这样来的?没将手中枝条叶子扯尽,黄诗梅就停了下来,将纸条扔在一旁。抛硬币也许做不出一个好的决定,但是它能让你知道心中所想。黄诗梅怕,怕最后那一片叶子数出来是“不理”。

    手上又没事了,呆了半天,一个婢女走过来道:

    “小姐,有客来了,从长安来的……”

    黄诗梅听了,立马回过神来,神色一变,一副当家人的气势俨然而出。黄诗梅整了一整自己的仪表:

    头梳双环望仙髻, 金簪倒插,另有一支鸟雀衔珠金玉钗,斜插在一头乌黑秀发里,宝珠随步行摇颤,倍增韵致。耳边,一朵精致小花梳别于发上。

    两笔小山眉平添黄诗梅一股子英气,面颊太阳穴处两道红色的月牙形斜红,又让她多了几分妩媚。

    此时节,天气尚炎热,黄诗梅只穿一件素洁齐胸襦裙,虽说齐胸,但和外露毫无关系,照样裹得严严实实,只不过是将裙带系到了腰部以上,这种齐胸襦裙显得黄诗梅显得十分飘逸。襦裙外再披了一个“半臂”,也就是短袖一般的东西。

    裙子下,雪白的脚腕,踏着一双木屐,屐于夏季赤足着用,为民间女子所喜,如李白诗云:“屐上足如霜,不着鸦头袜”。

    要去会客,黄诗梅换了一双蒲草精致编织的草履。

    “诗梅,近来可好?”一位翩翩公子,面容比女人还要俊俏几分。摇着纸扇,一副满腹诗书的样子。

    “欧阳镇东?”黄诗梅面色一冷,欧阳镇东她是认得的,世族嘛,就算八竿子打不着的两家,也要互相攀一攀。这欧阳镇东她见过几面,是个书生,家族也算一州中的头头。只不过按照黄诗梅她的性格来说,相比徐清“能武不能文”的这种类型,她更讨厌这些能文不能武的,对欧阳镇东的态度也就可想而知了。黄诗梅毫无热情的说道:“欧阳公子何事?”

    “哈哈,诗梅啊,你还是一点没变……”欧阳镇东倒也不生气,从怀里掏出一样东西来,道:“诗梅,我知道你文武皆通,为兄有本书送给你做礼物吧……”

    “哦?欧阳公子送书?”黄诗梅倒有了兴趣,书在唐朝价格确实有些高,可是,送人也太寒碜了吧。不过,黄诗梅反而有了兴趣。

    见黄诗梅脸色终于不在漠然,欧阳镇东愈加兴奋了:“我前不久,游历长安,恰好遇到了长安一代文宗开坛授课,有幸远远地听了……”

    其实吧,欧阳镇东是去长安考进士去了,可惜,名落孙山,只能说成是游历。黄诗梅点点头,欧阳镇东继续说:

    “那人饱受长安士子书生追捧,大雪纷飞之日,亦有人苦苦研读他的诗词文章,被人敬为‘徐子’,而他竟然年不满二十……”

    这是黄诗梅兴趣越大了,文废柴她不喜欢,可文宗级别又是一个情况了,武道要求也能降低,黄诗梅问道:“莫非这一本书就是徐子所著?”

    “嗯,没错,徐子一篇对韵,可写尽了天下八斗之才啊……”

    谢灵运说天下才共十斗,他一斗,曹植八斗,天下人共分一斗。黄诗梅点点头,心里对那本书期待高了不少:

    “欧阳公子的礼物我收下了,请问找小女子可有什么事?”

    “的确有事相求,说来惭愧……”欧阳镇东面露尴尬之色:“诗梅,你也知道,我饱读诗书,可身无一技,家里寄钱也还要不少时间……”

    “哦,你我两家世交已久,欧阳兄暂且住下吧,一应食宿尽管使唤下人……”黄诗梅终于面露一丝笑意,欧阳镇东知道再无他话,也就识趣退下了,只是心里还有些惊艳于黄诗梅那一抹淡笑。

    黄诗梅拿起那本书,轻轻拈开第一页,就是徐清写的望岳一诗。这首望岳,气势磅礴一下子把黄诗梅吸引住了……

    话说徐清离开长安之后,还引起了好一阵骚乱。京官外放,文宗去当刺史,这不是被贬了吗?长安士子眼看自己的“恩师”被贬了,一个个的痛心不已……

    上书,奔走,搞大串联……最后却得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答案,徐清是主动请命去河北的。

    为什么?

    为救河北百姓于水火!

    我不信,好好的长安不待,清要的官不当,去河北?

    不信,那好……你难道不知徐子说的“宁为百夫长,不作一书生”吗?这都没读过,还说是徐子门生!

    如此,徐清的名声又大躁了一下。就上次,朝中御史参徐清“有辱衣冠”那事,虽然李渊发下诏书惩罚了徐清,可不到三天,那些御史也一一得到了弹劾!

    原因就是士子们不愿意,他们不相信“日夜操劳”“夙兴夜寐”“为国为民”的徐夫子会做这种暴虐之事,再一次四处奔走,御史们便被以“民愤”的理由被弹劾了。

    《徐子》也是在长安那群徐清的学生自己出资印制出来的,意外的事,本来他们是抱着亏本的想法印书,可没想到最后还大赚一笔。

    这些事远在长安,身处河北的徐清不知道罢了。

    黄家大宅内,黄诗梅正好也翻到了“宁为百夫长,不作一书生”那一句,不禁拍案大喊:“好,好诗!”丝毫没有作为闺中小姐的觉悟。

    黄诗梅细细地读,半日过去,翻到了最后一面,本以为没了的,可黄诗梅在最后一面却看见了一张“徐子尊相”的图画。

    这一幅画一看就出自大家,惟妙惟肖,栩栩如生,画的正是徐清哪天开坛讲学,在坛上大吐口水的画面。只不过因为时代和印刷的原因,画面仍然是粗糙的。

    “咦?这怎么和徐大哥有些相似!?”黄诗梅也通画技,竟然瞧出来了画中的神韵很像徐清,她心里惊讶的比较:不到二十岁,长安,徐子……难道,真是徐大哥?

    黄诗梅感觉上认定了徐清就是“徐子”,可理智让她不敢相信:“徐大哥有如此文才,这……”

    嘀咕着,黄诗梅忙找出来徐清题过字的那一副山水画,看着徐清那笔臭字,一脸嫌弃。忍住嫌弃,黄诗梅读了下去:

    “山是山,水是水

    山不是山,水不是水

    山又是山,水又是水”

    “这字的确丑,可这三句话,却颇有些禅意,是什么意思呢?两句话中间那个又蝌蚪是什么意思……”黄诗梅即便是聪慧,也参不透徐清的意思。

    可是现在,黄诗梅心里几乎已经认定了徐清就是“徐子”,只差当面认定了。

    黄诗梅摇摇头,她实在不好意思去找徐清了。上一次朝着徐清和荀雪儿摆了脸色,发了脾气,算是得罪了将来的两大“上司”了。

    本来黄诗梅的得失感还不多,可看了徐清的书,她彻底倾心于徐清了。

    越是爱得深沉,就越是患得患失。

    如今之计,也只有让家中长辈出面了。可黄家那群老头子本就不愿意看着黄诗梅嫁给徐清做妾,又哪里会帮她呢?

    一来二去没有法子,这责任嘛,又重新回到了徐清头上:

    “死徐清,坏徐清,花心大萝卜!都怪你,都是你的错!再也……再也不叫你大哥了……”

    刺史官田的小庄子里,徐清左拥右抱,懒洋洋在树底下歇凉,鼻子一痒:

    “哈嚏!”

    “哈嚏!”

    “哈嚏!”

    连打三声喷嚏。荀雪儿掩嘴一笑,似乎有些深意的道:“徐大哥,有道是‘一声嫌,二声厌,三声情丝绵绵有三千’,看来是有姑娘思念你了……”

    “哦?难道是他?”徐清疑惑说,头却伏了下去,贴在荀雪儿肚子上仔细听胎,小月见此,也跟着徐清一起伏了下去,也贴着听。

    “小月,你听什么?”徐清问。

    “我,我和雪儿学一学……”

    “改天让你也怀一个,不,就今天吧?”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