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唐朝地主爷 > 第三十七章 言商(3)
    第三十七章言商(3)

    黄诗梅笑魇如花,如春风十里一般,张开了双臂就要抱过来,欧阳镇东以为黄诗梅要投怀送抱呢,惊下巴差点掉地上。

    “表妹,你……好吧,虽然我知道不应该,但是……咦?”

    欧阳镇东只看见黄诗梅掠过他的身边,一下扑到了徐清身上,像小猫似的那头蹭一蹭徐清的下巴糯糯的唤了一声:“徐大哥……”此时的黄诗梅,女英之气尽消,掌权之威全没,看得欧阳镇东失了神。

    倒是徐清一身鸡皮疙瘩……

    “诗梅,我今天来找你有事……”

    “哼,你啊你,没事就不会来找我一下?”黄诗梅幽怨的小表情近在徐清的嘴边眼前,这让徐清好一阵鸡冻。

    “我不是忙么,等你……”徐清话没说完,黄诗梅捂住徐清嘴巴,微微一摇头道:“我都知道……”徐清了然,原来是有外人在此,不便多说枕边话。不过徐清又奇怪了,那男子不是黄诗梅表哥吗?怎么让黄诗梅这般见外,难道又是刘万金式的人物?

    欧阳镇东此时已经清醒过来,他眉头紧皱道:“干嘛呢,干嘛呢,干嘛呢?诗梅啊,不是我说你……”

    “我不要你管。”黄诗梅转过头对欧阳镇东冷冷地说道,原来那股黄家女主人的气势再一次显现出来。

    “呃……”徐清和欧阳镇东都是无语了一下。徐清曾经听说过一个故事,故事说啊,刘邦娶吕雉洞房的时候,对吕雉说过这样一番话:

    “雉儿,以后,遇到难事了,你可以哭,但只能在我面前哭,不能在别人面前哭;遇到烦心事了,你也可以生气,但你只能在别人面前生气,不准在我面前生气。”

    如今徐清才明白个中滋味。

    有人喜有人悲,冰火双标准,欧阳镇东可感受的是寒冰那一重。他见黄诗梅惹不起,自然就要威胁徐清了,他道:“小子,你这般没有体统,要是被黄家长辈知道了,这种怒火可不是你能承受得了的!”欧阳镇东来了沧州十多天,自然也知道黄家如今在沧州如日中天,无人能比了。

    黄诗梅看看徐清一头黑线,正要开口驳斥欧阳镇东,徐清却大笑一声道:“哈哈哈,沧州还有我徐刺史不能惹的人?”以前黄诗梅和他没有关系,他且帮她辱退了刘万金,现在黄诗梅已经差不多扶正了,那还不主动维护?黄诗梅满意的笑了笑,鼻子轻轻一哼,带着徐清进了自己那幢小院,留下呆若木鸡的欧阳镇东。

    “徐刺史,那是叱咤风云的人物啊!”

    入了内院,黄诗梅的院子简素有加,没有什么特别的闺房气氛。这与唐初崇道的风气十分符合,当然,崇道的人也分许多种,有及时行乐的,有狷狂不羁的,有炼丹磕药的,有远遁山林和,还有道在人心,随遇而安的,各有不同,甚至完全相反。

    黄诗梅放下手中的书,特意把封面盖在下面,跑进了房里拿什么东西招待徐清了。徐清自顾自走过去,拿起书一看——《徐子》。随便翻了一页,靠,这不是笠翁对韵吗?不对,这不是小爷写的韵经吗……

    “哎呀,徐大哥,乱动人家东西!”黄诗梅放下一套器具,忙把徐清手中的那本《徐子》给抢了过来。

    “哼哼,徐刺史原来对诗词也颇有研究啊?”欧阳镇东一脸阴鹫的走了进来。

    “额,不敢不敢……”徐清忙摇头,他是文抄公,哪里真的对诗词有研究?

    “别谦虚了,徐刺史,你看看这本《徐子》写得如何?你和徐夫子可是本家,又和他年级相仿……”欧阳镇东没有将徐刺史和徐子联系起来,倒是想用徐子的年轻有为讽刺一下徐清。

    “这本啊,嘿嘿……一般一般,不过如此……”徐清笑一笑回到,不都是说的谦虚使人进步么?

    “你,你说什么?”欧阳镇东惊怒交加,憋了半天,阴笑到:“徐刺史什么出身?”

    “府兵一个……”

    “哈哈,果然如此,诗梅,原来徐刺史乃是府兵啊,害得我还和他讨论诗文呢!”欧阳镇东转头瞧了一眼黄诗梅,却发现黄诗梅一脸鄙夷的眼神。呃,不应该是和我一起笑的吗,最差也是不高兴啊,怎么……

    “这本《徐子》,就是徐大哥的文集,徐大哥这是谦虚呢!”黄诗梅满是骄傲的笑着注视徐清。

    “不不不不可能,怎么可能!徐子,徐清?不对,徐子的名字其三个字!”

    “可是徐初六三字?吾少也贱,名甚俗也,不想阁下亦知……”徐清文邹邹的样子引得黄诗梅笑意盎然。

    “不不不,我不信,你怎么可能,一个府兵,怎么可能写出这文章来!”欧阳镇东失了神,嘴里胡乱念叨,落寞地跌跌撞撞走了出去。

    “诗梅,他是你表哥?”徐清看着欧阳镇东的背影,似乎觉得有些熟悉,可仔细一想,却又在脑海中搜寻不到那人。

    “算不上,见过几次,前几天才从长安来的,没有盘缠才寄居黄家。”黄诗梅将桌上的器具摆开,原来是一套茶具。

    “长安?”徐清点点头,又坏坏地问到:“诗梅啊,你觉得你表哥长得怎么样?”

    “不男不女,恶心死了……”黄诗梅不着眼的笑了笑,将手中的茶具玩的飞快。

    徐清心里了然,这才是了,河北是燕赵之地,女子多半喜欢豪旷男子,欧阳镇东一副奶油小生模样,在这里不吃香。这倒是可惜了,若是放到后世,说不定也是男神般的人了。徐清摸摸自己的脸,这些日子过来,他终于弄清了他模样的等级说的好听点——平正。说的不好听点,就是……还算是个人吧。不帅不丑,不阴柔,也不英武,五官端正,老实巴交中带了一丝猥琐,平凡中夹杂了不少龌龊。

    唐时的茶多制成茶饼,饮用前先碾末,再予烹点。《茶经》上说煎茶,就是在茶壶中煮水,水沸之后,量出茶末从中心投下,随即用竹搅动,俟沫饽涨满面,再按口味放入葱姜蒜,盐胡椒等调料品,甚至豆子大米,随后便酌入碗中饮用。

    所谓茶汤,就是这样喝的,即便到了后世,还有许多地方喝茶的时候,喜欢放“盐姜”,更有益阳擂茶,豆子茶。

    徐清在唐朝这边也喝过,后世的什么味道他不知道,但这里的茶汤嘛,味道实在不敢恭维。

    徐清见黄诗梅将茶壶、茶托、茶碗、茶瓶、茶碾、茶罗等茶具侍弄得行云流水一般。茶水煮好,三枚寸方的木炭刚好烧完……

    “徐大哥,大才子,尝尝我煮的茶吧……”黄诗梅满意的拿了一碗,将茶碗举到了额头处,恭恭敬敬就奉到了徐清眼前,这就是有名的举案齐眉了。只不过她还不熟悉操作,差点把碗直接推到了徐清身上。

    “嗯……不错。”徐清面上表现的十分享受,其实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酸苦涩咸齐聚一堂,一股怪味儿直冲鼻腔,就跟第一次吃芥末一样。

    黄诗梅听了徐清的话,眼中自信之光一闪道:“真的吗,再来一碗……”

    “放一放,等下再喝。”徐清连忙摇头:“我是要和你说件正事的呢……”

    “我知道,不就是要黄家联合沧州周围的商人建一个商会吗?”

    “你知道?”徐清的确是想让黄家主导一个商会,以便知道市场行情,以免商人乱改价格来逃税避税。

    “没想到吧?”黄诗梅狡黠的一笑。

    “啧啧,没想到,诗梅你真是冰雪聪明啊!”徐清的确从心底里想夸黄诗梅。

    “哎呀,大才子,比上你家里那位雪儿如何?”黄诗梅拖着下巴,眨眨眼。

    “这,人家怀上孩子了,这个你暂时还比不了……”徐清知道黄诗梅是一直想“转正”的,她毕竟是世族嫡女嘛,不过徐清却想维稳,所以爆了一个猛料。正妻以有子,那就雷打不动了。

    “什么?怀上了!哼……”黄诗梅果然嘴一撅,不高兴了。

    “嗯咯,别生气哈,过几天我就让你也怀上,不,你们不能一起怀上,不然谁来伺候我?”

    “谁稀罕伺候你了……”

    “哈哈哈,换我来伺候你好不好?”徐清说着,拿起茶具,想要喝一个泡茶。

    谁知黄诗梅却不愿意,拦住徐清道:“不要,这让别人知道了,那还得了……”

    “没什么,我家里一日三餐都是我做……”

    黄诗梅听了这话,眼睛瞪的贼大,似乎看见了石狮子天上飞似的。

    煮水,泡茶,喝茶,听说茶道钻研至极,也就剩下了这三个最为本真的东西。

    泡好了茶,徐清看见了熟悉青色茶汤,给黄诗梅倒了一杯,自己倒了一杯,一口下肚,咂咂嘴,还不错。 虽没有后世的炒茶清香,也有些醇厚吧。

    “这……这也许就是见山又是山,见水又是水吧?”黄诗梅想起了徐清题的三行字问道,

    “不是,这是泡茶,然后喝茶……”

    与聪明人说话,话只要说一半,与聪明人做事,事只要做三分。徐清想建立商会,只和黄诗梅提了一下加入商会税减半,州兵护送之类的一些简单的政策,黄诗梅立即心领神会,办事去了。

    难怪当官的都要挑个好秘书!还是美女的……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