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唐朝地主爷 > 第四十三章 初入草原——狼
    第四十三章 初入草原——狼

    每年牛羊入圈前,突厥人都会先驱赶牛羊南下,换取一批过冬用的物资。关内的人,也需要估摸着余货,去买来一只羊,或者几家人凑钱去买只牛犊子,好喂大了耕田。这种大型交易,一年之中有好几次,开春一次,入夏一次,秋末一次,每次都差不多要持续十天半个月。

    地点则不一定,有的在塞外,有的又在关内的城池,全看当年双边的关系如何。关系不好,就只能在塞外交易,如同今年一样。

    徐清黄诗梅穿了商人服饰,带了几十护卫和一百斤盐,就往塞外的草市过去了。

    出塞往北走了十余里,景色才大变。之前一路走过来,四处都还有一丛丛的落叶林,而这里却是一望无际的黄草。由于放牧的原因,草大多数都被啃得只剩下短短一截。一阵风刮过来,风吹得尘土飞扬。

    “唉……”徐清叹了一口气。

    “徐大哥,怎么了?”黄诗梅察觉到徐清有一丝失望的神情,不由得关心地问到。

    “我原以为,这大草原,该是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却没想,只有这黄沙尘飞……”徐清拿了块纱巾盖着脸,也给黄诗梅拿了一块。

    黄诗梅笑了一声:“不是还有天苍苍、野茫茫可以看吗?”

    “嘿嘿,还有你啊~”

    又走了一会儿,徐清一队人碰上了另外一队过来买货的人,一打听,是去买耕牛的,而且这是第三次来了,熟路。不多时,一个凌乱搭着各色各类帐篷的临时集市,映入眼前。

    “牛嘞~二匹布就给换嘞~”

    “皮子啊,好皮子啊,大家来看一看喽~”

    “有奶干卖喽!百钱不换,只认白盐!”

    这里是边境交易,不认货币,大多数都是以物易物。徐清听到有人要拿奶干换盐,不由得来了兴趣,正要前去看,没想到一个人趁护卫不注意,钻到了徐清身边:“这位贵客,我这里有个好货,可有兴趣一观?”

    徐清止住正要上前驱赶的护卫,道:“听你流利的汉语,不似塞外人啊~”

    “贵人看得不错,小人就是燕赵人氏……”那人自报家门,不过燕赵之地,可就广了,说了也白说。

    “哦?既是汉人,你的好货该卖给胡人啊,何以问我?”徐清不由得好奇了,难道他看起来想胡人。

    “贵人有所不知,这好货可不是胡人会卖的,我也是费尽了千辛万苦才得到啊……”

    “哦?你能到,我就不能?非得让你左手进,右手出,白赚去许多钱!”

    “嘿嘿,不是我驳了您的面子,这货,你也能得到,可不愿废那功夫罢了……”

    “莫非是偷盗来的!”

    “呔,莫高声,这可不能被人知道了……”那人打起了香火情这张牌:“我又不盗汉人的,盗胡人的有何不可,他们还能抢杀我们呢!”

    这便是“和尚摸得,我就摸不得?”的理论了。徐清不言语,那人又道:“买卖成不成,看过货再说不迟……”

    走到稍微偏僻一些的地方,那人掏出一块布卷,打开了给徐清一看,黄诗梅也凑过去看,却只一眼,就羞红了脸。

    什么东西?

    拳头大,三尺三,有如大蛇一般,原是一条粗壮的“牛.鞭”。牛.鞭也名牛冲。

    难怪让黄诗梅一眼看红了脸。

    “这位小哥,怎么,不好意思了?还是自叹不如了?放心放心,这畜牲玩意儿,都这么长……”那人见黄诗梅红了脸,不由打趣了一下。黄诗梅转过头去,不肯理他,原因是,那人把黄诗梅认成了男子。哪怕黄诗梅自己的确着的男装。就要拽着徐清走,那人却拦住了徐清,道:

    “贵人,这货好不好?”

    徐清心里一动,他不知道这牛冲的具体功效,可也听闻过期强大的增补功能啊。

    “好是好,可也不算稀奇吧?”徐清装作不在意的样子,想要压一压价。徐清的话也没错,牛冲虽不多,可在后世也能常常听见人吃这玩意儿。

    “吓,你莫要诈我了,关内不许杀牛,胡人又不肯杀公牛,这牛冲,可不是寻常人能得到的……”

    “算了,不要了……”徐清转身要走,那人又慌忙擒住徐清,道:“只要十二两,这个是没交过母牛的公牛冲!”

    这是牛的悲哀啊,徐清心里暗道。不过还是没有在再转头回去,这牛冲吃与不吃,对他无甚大碍,他可是有一库房的滋补佳品呢。再者说,这牛冲如此难得,这不知名小人物如何得到的,恐怕也是次品,不想他说得难么好的。

    徐清带着黄诗梅回到了那卖奶干的人面前,却发现那人的货已经全部换了出去。再转了一下,徐清心中一个灵感蹦出来,以物换物,那不是可以……徐清对黄诗梅说:

    “我给你变个魔术,你好好看着……”

    “魔术?”黄诗梅不解。

    “换个说法,我今天要无中生有……”徐清摇头晃脑的说道。

    “怎么可能,徐大哥说笑了……”黄诗梅不信,众护卫也是摇头。却见徐清提溜了一袋盐,打了一个怪怪的指法,“啪嗒”一响,然后就小跑的去了一个大棚子处。

    “这毛皮怎么换?”徐清问道,

    “盐,铁具,大米,南边的什么我都换……”

    “盐怎么换?”

    “一张整的,五两盐,我有二十张。”

    五两盐,一张皮,徐清忍住了对价格的惊讶,皱着眉头道:“五两?有点贵……”

    “要是你盐好的话,四两也成!”

    “好,这一袋盐八斤重,你看看如何?”

    “嘶~白盐!好,我全换了!”

    徐清换了二十张皮,又走到一个汉人的棚子里,几番压价,换了十五匹布。继续交易,走到一个胡人的棚子,换了十八头牛,五头羊……

    只见徐清换来换去,老半天下来,已经是盆满钵满,还要不断的叫护卫去搬东西才拿的下,再回到黄诗梅这里,已经牵了十只大小羊,五六头母牛,还有皮子,羊毛,奶干,布匹,黄盐应有尽有。

    黄诗梅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却又见到了徐清第一次交换那个胡人走到徐清身边,道:

    “这位贵客,刚才看见了难么好的盐,一时激动,一下把毛皮都换了,唉……我还要换些其他过冬物品的,没了皮子,也不敢拿出这些盐出去……”

    “所以你想换回去?”

    “贵客,我……”

    “没事,换回去吧,这里有黄盐,你可以拿白盐多换些……”

    那胡商听了,感激涕零,把白盐完完整整的还了回来,直接在徐清这里换了许多黄盐,布匹等物资。至此,徐清拿出去的一袋白盐,又回到了手上,还有不少牛羊特产,真可谓“无中生有”。

    黄诗梅和手下那些护卫,都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就在刚才换东西的时候,徐清打听到了,草原更深处,还有一个更大的交换市场。哪里的物品多,而且成色都好。

    的确,经徐清到处打量,这里的牛羊,大多数都是比较瘦弱的。那想马匹这种贵重一些的牲畜,竟然见也见不到。

    想起家里的荀雪儿徐清决定再往北去看一看,买几头奶牛,活着产奶的羊,带回沧州。好给她补补身子。于是,徐清带着护卫继续深.入草原了。如今两边的关系虽然不睦,好在年景好,两边百姓之间的矛盾还小,比较安全。

    若是草原遭了雪灾,牛羊冻死了,才会展现出两边关系恶的那一面。那时,别说深.入草原了,你让徐清出塞走一走,你看他答不答应……

    天渐渐暗了,凉风起,月光泄,显得凄清极了。黄诗梅咳嗽一下,徐清才从欣赏风景的境界中出来,吩咐手下护卫,找地方扎营休息。

    吃了晚饭,看落日余晖,洁净的天空,月亮已经出来了,又过了一会儿,星光闪耀。

    说每一颗星星都是一个人是有道理的,此时徐清就看到了星空上有前世过往,今生散遇的所有人的面孔。

    有一首诗,徐清在心里常: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徐清孤身在大唐,恐怕陈子昂那份“天地悠悠独怆然”的滋味,也就徐清能体会最深了。

    徐清混的是不错,风生水起。可是,他却很孤独。那种有人陪伴就能缓解的孤独,只是无聊,只是寂.寞。哪怕有美女环绕,官爵加身,家大业大,也缓解不了徐清的那种孤独。

    徐清的孤独,是无话可说。

    所以,孤独的人,最怕安静……

    凉飕飕的夜风,带来一丝声音,初听之下,不过去风划过地面的呼啸,徐清没太在意。可他身边的护卫就不同了,一名有经验的老兵,低低地唤了一句:

    “小心,周围有狼!”

    徐清闻言,也就尖着耳朵去仔细听,原来那夜风带来的声音,竟然是狼嚎!

    一声,两声,三声……

    徐清色耳朵快炸了,他感觉到,上百只狼正在唤月。那上百只狼,正在徐清可以肉耳听见的地方活动……

    狼一般不吃人,可徐清队里的那些牛马,正是狼群喜爱的食物,恐怖的是,狼群有嗜杀的特性。

    想起狰狞的狼,当真是毛骨悚然。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