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唐朝地主爷 > 第五十章 徐清失心疯
    第五十章徐清失心疯

    说起没钱,徐清愈加气愤了,摆开手中暗河收集的证据大声道:

    “你将耕牛谎报为病牛宰杀喂狗,要撒出去多少钱?”

    “在河间城北私修的百十间狗屋子,又修了多少钱?”

    “还有那每犬皆雇有狗奴吃喝喂养,这役银又是多少钱?”

    徐清几句话一说,全堂都是色变。这些事情府衙吏员,不少人都是知道。刘墨爱犬如命,故而下面的官员为了巴结他,将这些狗伺候得比人都好。但这些事大家心底明白,却没一个人敢在刘墨面前道一句的。

    刘墨怒道:“徐清你说什么糊涂话,这些斗犬都是本官养来警卫防贼的。”

    一旁的师爷也是赔笑道:“徐刺史,你误会了,这些犬的确是为了防贼的。”

    徐清冷笑道:“养狗充作警犬?这等话,也只有尺厚的脸皮才说得出罢。刘墨,我劝你一句,别以为你能在这冀南就能一手遮天。”

    徐清此话,刘墨听了沉默起来,不敢回应,暗自思来,这徐清到底有什么底气在我的地盘这般猖狂?对了,这可是我的地盘!刘墨握紧了拳头,却见徐清又看向在场其他吏员道:“尔等助纣为虐,万事奉上,作恶更盛,将来朝廷追究,你们也一并要将这牢房坐穿。”

    吏员们也是心底愧疚,被徐清说得无言以对。

    至于刘墨,则面色狰狞大叫道:“快来人,来人,这徐清失心疯了,胡言乱语,将他拿下。”

    众衙役皂隶一并涌进堂来,徐清本是军队里混过的人,虎目一瞪更是吓人,接着他一句斥下:“哪个敢乱动?”

    众衙役皂隶见徐清的威风,竟皆不敢上前,退后三步。

    徐清走到刘墨面前道:“而今事已至此,本官劝你一句,极早将你之事向大总管上禀,自请发落。”

    刘墨闻言上下打量林延潮,陡然大笑道:“本官养了几条狗而已,哪里是罪?倒是你今日咆哮公堂,不将我这上官放在眼底。本官一本参上,看看是谁乌纱不保。”

    徐清不语,刘墨便顿了顿斥道:

    “哼,乳臭未干小儿,意气用事,你以为吵几句,就能将本官扳倒吗?你以为是你钦差?有王命旗牌,可斩本官?”

    就在这时,一名衙役大叫道:“冀南大总管刘赞回来了!”

    外头有来客?

    刘墨心底一凛,怎么可能,那刘赞不是去了幽州吗?怎么说来就来了。难道是眼前这个小子的能量?心道怎么可能……众人也是诧异,也心问这徐清有什么本事,能把刘赞请回来。若是他真有这个能量,那今天帮谁的腔,还有考虑一番。

    不管怎样,刘墨想快刀斩乱麻,掏出早已经写好了的文书,盖了印章快速道:“传总管之令,徐清受惊得了癔症,免去他一切差事,先将他押起,请医生好生医治。”

    徐清总算也见识到刘墨这等扭转乾坤的本领,自道真是望尘莫及。

    刘墨此时还大公无私地道:“徐刺史,你咆哮公堂,顶撞上官,欺辱下属的事本官会上禀朝廷,若真是疯病的原因,本官自当替你求情,不会让你受冤枉的。”

    一个敦厚响亮声音在门外响起:

    “谁要将徐刺史治罪?”

    众人向门口看去,就在这时,一个绯服官袍,金带大官,排众来至正堂前。这人正是从幽州赶回来的冀南正印总管,刘赞。

    刘赞看了一眼同样穿着绯袍的徐清,点点头,又看看台上,明知故问道:“谁要将徐刺史治罪?”

    面对正印官,刘墨也只能暂时收拢了先前的蛮横态度,起身来,请刘赞上座:“总管大人请,不知为何突然回冀南了?”

    “我回冀南,难道要告诉你不成?”刘赞坐在正堂上,皱着眉头道。

    “额,下官多嘴……”刘墨低着头,老实得很。

    “刚才在门外听说徐刺史得了癔症,徐刺史,是真的吗?”刘赞把刘墨晾在一旁,对徐清问道。

    刘墨却抢着回答道:“正是,这徐刺史刚才还疯了似的在堂上咆哮,前几天差点把别驾给打死呢!”

    “我问你了吗?”刘赞不乐意的道。

    “喏……”刘墨退到一旁,让徐清说话。

    徐清郎声道:“总管,下官参劾冀南道副总管刘墨三大罪……”

    徐清一语即出,满堂皆惊!官员间参劾都是奏章互扔,但是面对面站出来打脸的,这等事还是少见。

    刘墨惊怒交加,半响后侧头看了徐清一眼,但见徐清大声道。

    “其罪一,勒逼地方,暴戾虐民!”

    “其罪三,挪用公帑,扈养狗奴!”

    “其罪三,颠倒黑白,栽赃同僚!”

    徐清袖中取出了奏疏,亲自奉上道:“下官所禀之事,在奏章中内详,请总管过目。”徐清哪里有什么奏章,不过是把暗河搜集的证据给了刘赞罢了。回身时目视刘墨片刻,然后袖袍一拂,满堂生风!

    刘墨额头青筋爆出咆哮道:“徐清,你我份属同僚,你为何如此歹毒,要致我于死地?”

    徐清正色道:“我与刘大人无怨无仇,但我等为官,当以苍生为念。”

    的确,在未来河间之前,徐清最多是想让刘墨吃吃苦头,还没想到要一把将他置于死地。可看到河间百姓生计如此艰难,一时心比石坚,定要将这刘墨一害彻底除去才放心。

    正所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刘墨自付在河间也经营了这么许久,不怕徐清这三大罪的弹劾,于是冷笑道:“你想要扳倒本官,没那么容易。”

    “那我扳不扳得倒你呢?”刘赞同样冷笑着说到。

    “哼……”刘墨冷哼一下,已经明白了徐清刘赞这真的是联手在整他呢,于是也就和刘赞也撕破了脸皮:“不是我说,你就是正印官又如何?我是四品大员,没有朝廷的命令,你有权力处置我?再说了,你有什么证据……”

    刘赞拿出徐清搜集的那些证据,还没等他仔细查看,一名将领来至正堂外面道:“启禀将军,末将已将本府各个官仓封锁住,盘问之后比对帐本,查得倒卖官财六千余两……”

    刘墨一听这个,直接瘫软了下去,原徐清在这里和他吵架,只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要另一边的人去查仓库。

    刘赞大怒道:“没想到我才出去几个月,你就能捞这么多银子,哼,就凭这倒卖官财一事,本官就可剥去你的职位!”

    “来人!”刘赞一声断喝:“剥去刘墨官服,暂时停用所有印符,收押起来!”

    刘赞是老牌正牌的大总管,他发了话,没人敢不听,等于已经将刘墨身上的老虎皮拔去。昔日威风赫赫不可一世的刘墨,现在看来如风中残烛一般了。

    人的衣,树的皮,一身官服谁舍得脱下,刚要去脱刘墨官服之时,他却要狗急跳墙,喝道:“谁敢动手!没有上命,本官仍是暂代冀南总管,谁敢动手!”

    刘赞也不是好惹的,他冷笑道:“本官面前还敢张狂,你既然不愿脱官服,就拿绳子直接捆起来!”

    堂下要去绑刘墨的衙役,是刘赞从幽州带来的兵丁,刀枪箭矢都不曾为惧,哪里会怕刘墨的恐吓,于是看向刘墨道:“刘大人,事已至此,就不要作徒劳之事了,否则大堂之上,旧属眼前,这面子就不好看了。”

    刘墨瞪着刘赞,又瞪着徐清,也只回天无力,只可秋后算账,当堂道:“今日之事,本官不会就这么算了,你们这二人,你就等着劾本吧!”

    说完重重拂袖,自行脱去官服官帽,然后昂然离去。身后的那几个兵丁,忙赶上去,将他收押起来。

    徐清想起那师爷为虎作伥的模样,又上前说道:“总管,刘墨的那个师爷,也是走狗,干尽伤天害理之事,请总管大人将其一并拿问。”

    在场的吏员听了,心道:打倒了刘墨也就算了,还要将这小蚊子也拍灭了,简直是睚眦必报啊!

    这师爷里得罪了徐清,也不过是各为其主罢了,但眼下就被下徐清整治,这莫非是报仇不隔夜?

    那师爷气得浑身发抖,指着徐清道:“你这是公报私仇,你与刘大人有私怨,害他也要害我。”

    “一派胡言!”徐清正色道:“我与你从未见过,为何要害你,你这血口喷人,污蔑上官,那是罪上加罪,请总管明鉴。”

    师爷此刻急红了眼,整个人飞身朝林延潮扑来骂道:“老子死也要拉你垫背!”奈何他手无缚鸡之力,徐清稍稍退一旁,自有衙役将他拦住。

    这官员当堂动手打人,简直成了笑话。

    在场之人无不掩面道:“这不成体统,不成体统。”

    至此,刘墨与徐清之间的事情算是尘埃落定,至少已经不关徐清的事了。只不过,徐清从此又多了一个“瑕疵必报”的标签,冀南官场,无人再敢惹徐清。刘赞走后,朝廷派来了一个平正的总管,也是个恪守中庸之辈,于徐清没什么影响就是了。

    回到沧州,窝在家里,看门外连下了半个月大雪,出也出不得,别人进又进不来。没有绿菜可吃,只能每天吃枣子补充维生素,嘴里已经长出了泡。

    忽的有一天,门外的积雪被人清出了条路。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