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唐朝地主爷 > 第六十四章 小船
    第六十四章 小船

    海贼出现的地方不远,徐清快马加鞭赶到之时,海贼还在海面上张望,牛吃草带的人都在岸上隐藏处埋藏。徐清也偷偷伏在隐蔽处,果然不见了大船,只有小船。徐清心里猜想,难道是昨天夜里那一场大风雨把他们的船弄坏了?同时徐清心里也庆幸,要是昨天夜里没那场风雨,海贼有偷摸上岸的话,还真要吃个小亏。

    楚江伏在一旁,一一将船指给徐清看,这是先登船,那是蒙冲船,这是赤马……如数家珍。

    徐清问:“这些小船哪里来的,先前的大船又去哪里了?”

    楚江稍一思考便道:“昨天夜里大风雨,恐怕那两艘大船是遭了灾,而这小船,应该是大船上绑的附舟。”

    “附舟?”

    “大船常在船下部绑上小船,既可以增大吃水力,又能在紧急时候起到作用。”

    徐清仍旧有疑问:“哦?可大船都抵御不了这风雨,小船反而能抵御?”

    楚江也耐着性子解释:“小船灵活,反而可以在浪涛中来去自如,只要躲进了一片小港,就得了安全。”

    徐清点点头,看着海面上依旧不动的小船。就这时候,一声清脆的铃铛声传来,铃铛声之后,跟着十几声“咩咩咩”叫声。

    一群羊,从海岸的沙地“无意”走过去,站在边的盐碱地舔食盐。徐清看看楚江,只见他笑了一下。这是猎人放出鱼饵了……

    果然,海面上的船动了!

    窄而长的蒙冲冲在最先,如龙舟一般,除了近岸的时候慢了一下,几乎跟一支箭似的。

    羊倌看到凶神恶煞的海贼举起斧头砍杀过来,“惊慌失措”,但是那羊倌竟然“舍不得”几十头羊,带着羊走的很慢,“慌不择路”的钻到了一处海边丛林,几乎跟进入到了“死路”一般。

    蒙冲船最快上岸,其余海贼稍微慢一些,乌泱泱七八百人,人头杂乱,却大多穿着统一的外甲,几乎一律的短柄斧头。还有几十个衣着富贵些的,乘一个带篷船,落在最后,近岸,却不上岸。

    在众海贼眼里,那个赶羊的老倌几乎是龟速一般,可就是这样的龟速,却硬生生把他们带进去一里多路。每次都是要看要追上了,那老倌忽的“精神焕发”,急步跑了。

    再一次,那老倌面前,遇到了一片小林,众海贼一阵大叫,三步并作两步跑,将羊倌追到面前。

    正欲杀人夺羊之时,却见那羊倌抽出两把*,一手一箭,嗖嗖两声,两个海贼顿时没了生气。再看那羊倌,已经提起了一把横刀,那还有半点舍不得羊群和腰老腿朽的模样,缩身一跃,窜如林子。

    那羊倌遁入山林之时,千枝羽箭如瓢泼大雨一把飞来。众海贼这才看清楚周围,中了埋伏!

    待他们出反应,箭雨已经射过去了三轮!而他们做出的反应,也让人拍案叫好,他们的反应是——转身就跑。

    这拍案叫好之人,自然是徐清了……

    徐清一开始还担心海上那一波海贼剿灭不尽,岸上的海贼逃跑乱窜带来许多问题,可他一看楚江,楚江却仿佛知道了他的心思,道:“刺史放心,一切尽在掌握……”

    岸上的海贼逃跑,楚江也不追,叫士兵不远不近的跟进,一边射箭,一边解决在路上遇到的那种剩下半口气的海贼。

    海贼们回到海边,却发现自己的“国王”驾着带篷船已经逃走。为什么逃走?因为楚江已经叫人夺取小船,在死命的追呢!

    岸上的盗匪束手就擒!海里逃的海贼,精疲力竭,最终也束手就擒。

    此战,得首级七百,俘虏一百。一一排查之后,找出来了哪一位十足的大佬,那个逃亡的小国之君,或者对于徐琪说,是篡位夺权的人。

    只可惜,天公不作美,两艘大船,带着钱财俱葬于鱼腹。

    不论“国王”还是其他小喽喽,徐清对他们的待遇都是一样——罚做苦役。徐清不是没想过上缴朝廷来赚取军功的,可是他也怕李渊给予渤海国太大的关注,影响了徐琪在那里的发展。毕竟一个混乱的邻国,总是符合本国利益的。

    这边海贼的事情告一段落。

    有了两次海贼的袭击之后,徐清干脆令楚江齐泰驻扎在黄骅,楚江操练水军,齐泰负责海防。

    过了几天,辽东一个靺鞨人来了,是上次给徐清送信人同一个人。徐清想了想,把所谓的国王,枭了首,硝制好了,封装送去辽东。

    徐清回到家里时,想起荀小二,疑问重新涌上心头,他怎么到沧州来的?还没人牙子卖掉了,洛南,卢县,出了什么事?

    荀雪儿早已经问清楚。

    原来去年,洛南周边遭了一场不大不小的蝗灾。

    这次蝗灾不重,波及范围也小,洛南几乎没什么损失,所以洛南来的人,也就没有提及。

    但卢县就不同了,蝗灾比较严重,稻子麦子还在藏包的时候,漫天遍野的蝗虫如割草机一般,把田里的粮食吃个光。

    粮食白种了,一年就没了盼头,甚至一一辈子就没了盼头。可以打个比喻,从九月份开始,找个种子放土里,然后一直给他浇水,伺弄那颗种子,直到他找出来粮食才允许吃饭。有人问,那不得饿死?别说几个月,几天也受不了啊。没错,古人生存之艰,比此更甚。

    还好,这一次蝗灾不算过分。蝗灾过后,农夫们拯救田亩,还收回来一二成粮食,再打打零工,加上地主们、富农们接济,官府接济,倒也能撑过去年。

    荀家庄离洛南近,蝗灾更浅,又为什么会逼迫得荀小二流落至此呢?

    因为荀小二他娘,二嫁了。

    俗话说“荒年娶媳妇,丰年生娃娃”,古代一到荒年,就是众多农家单身汉的极好契机。荒年之前一直攒下的老婆本,本来不够,一到荒年,就会绰绰有余。本来要十石新米的聘礼,如今只要两石……荀小二他娘,便在几个舅舅的拾掇下,嫁了出去。

    说来也是让人叹息,荀小二几个舅舅在徐清家里吃了闭门羹,回家之后,一字不提荀雪儿嫁了个好人家,只说“那贱人做了小妾,你家那短命鬼去他家打短工”。荀小二他娘也信了,不知道荀伯父其实走了大运。

    蝗灾之后三四个月,青黄不接的时候,荀小二他娘就二嫁了。二嫁的那男人,却不喜欢荀小二,总归不是他的血肉,自然怎么看怎么不爽。这次,荀小二就不止放放牛难么简单了,要上山砍柴,下田扶垄,脏活儿累活儿尝了个遍。这也不算什么的,其他人家小孩子照样如此,可荀小二过惯了悠闲生活,吃不下这累苦。

    一天,一根冰糖葫芦伸到了他面前,然后就被拐卖了。辗转南北,就到了沧州,又被王珂买下,继而到了徐清这里,真是无巧不成书。

    徐清听完荀小二流落记,不由得一怔,然后一阵长吁短叹。不过,好在红山乡没出事情,徐庄也没出事情,这让徐清一颗吊着的心放了下来。

    日子照过,荀小二回白露书屋,楚江在操练水军,徐清在筹备婚礼,期间徐清又为二十八所州学找了做饭的人,都算得上大事了。

    唐,武德七年,蔚州总管、上柱国、北平郡王高开道起兵造反,结果被自己部下杀死。说起高开道,也和沧州有关。高开道本人,乃是沧州盐山人, 高开道其家世代靠煮盐为生。少年时矫捷勇悍,跑起来追得上奔马。起兵之初,就靠着一百多人兼并军马,渐渐做大。后来投降唐,被封北平郡王。

    刘昫等写的《旧唐书》上将他和刘黑闼相提并论:“黑闼、开道,勇而无谋,顾其行师,祗是狂贼,皆为麾下所杀,驭众之道谬哉。”

    再过些时日,徐清孩子百日,拿出圣旨宣读一下,将皇帝的“恩泽”告诉别人。

    百日宴后,夏粮渐熟,抢收抢种“双抢”之时,州学放长假,叫学生们回家帮农。

    丰收之时,徐清婚礼架场,小月和黄诗梅修得正果。黄家与徐清联姻,一时风头无二。只是婚礼盛大程度,稍微低于荀雪儿一丝。

    一娶娶两个,别人是艳羡不已,徐清却犯了难。这新婚之夜,该和谁共枕同.眠呢?和小月睡,显得轻视了黄诗梅,和黄诗梅睡,又显得徐清喜新厌旧了。若是陪荀雪儿睡,那可就得罪了两个,徐清实在为难……

    老婆多了,竟然也是难事啊……大不了,来个大被同.眠。

    婚礼上徐清被人敬了酒,半醉半醒。洞房之时,接着酒醉的掩饰,将小月一把抱起,送去了黄诗梅房里。又去荀雪儿房里捣乱,把她也抱起来送到黄诗梅房里。

    她们都以为徐清酒醉开始霸道,虽是羞赧,却只能顺从。

    荀雪儿久不经滋润,王者归来,小月如今得了名分,经验丰富,干劲十足,只有黄诗梅是的新人。

    这一夜,徐清动也没动,任由荀雪儿和小月带着黄诗梅那位“新人”伺候,上上下下,前前后后,进进出出,将徐清的存弹榨个一干二净。

    徐清如此尽情奉献,生动地给黄诗梅讲解了“为什么会弄到脸上”的一个生理知识。

    第二天,众女都说徐清好坏,徐清抱着腰护着肾道:

    “昨晚醉了,醉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