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唐朝地主爷 > 第七十三章 奚族人的请求
    第七十三章 奚族人的请求

    几天时间,断红尘调集齐了兵马粮秣,准备在龙泉府防御高句丽。他想,龙泉府是本地,不用分兵设粮道,可以从容的防御。徐清却摇摇头说,辽东东边有条河,你去那里截击他吧。战场远了,就不会影响百姓的生产,据险而守,也算有个屏障。

    断红尘:“哦?你说鸭绿江啊……”

    “现在也叫鸭绿江?”

    “什么现在?一直叫鸭绿江,以前渤海国的领土就到过那里。”(对不起,知识有限)

    “对嘛,以前是渤海国,现在也是,不能让高句丽人轻易进来了。”

    能不能守得住,谁也不知道。

    三军尽起,只有五千人马。这一次,断红尘没有再和徐清借兵,而是让徐清帮他守住龙泉城,保证粮草的运输。另外,还要管住城里那些过于焦虑的豪右,不让他们在后方生乱。

    最重要的,守不住,就带兵,带徐琪回沧州。

    对外面说,渤海王亲征,世子留守。

    断红尘刚开拔,又一个令人不安的消息传来了。奚族使者,请求见面!

    难道奚族人要来报仇?这时候,徐清也沉不住气了。高丽人号称五万兵马,十有**会打个对折,只有三万。因为高句丽不可能举全国之兵来伐渤海,它的后方,也不稳定。新罗,百济,都在它南边,而且是世仇。

    五千人对三万人,有了鸭绿江之险,倒也不是守不住。可若是高句丽人和奚族人两面夹击,那徐清也只有脚底抹油,溜之大吉了。

    奚族大使觐见,却是一番赔罪。

    内宫里,徐琪坐高位,徐清站在一旁。奚族大使规规矩矩的行了一个草原礼,又行汉人礼,算是放低了姿态。

    “尊世子,宝琪兰公主,外臣奚族使拜上。”

    徐琪“安抚”一番,问他的来意。

    “公主,我族上次来战,纯粹是因为小人挑拨离间,我大汗未能明辨是非,特派我来道歉。”

    徐琪不说话,看看徐清,徐清问道:“哦?道歉,你的诚意呢?”

    奚族使稽首:“先前所受之财物人口全部在名单里,呃,相国大人请看……”奚族使见徐琪对徐清恭敬有加,以为徐清是相国,便对他继续说道:“还有我大汗送上的牛羊千头。”

    徐清随意翻翻单子,没看进去,只是冷笑连连。这个奚族又是赔礼,又是道歉的,完全不似之前那番凶狠,事出反常必有妖,他们到底是做的什么打算?

    奚族使见徐清如此,慌忙又说到:“还有之前挑拨离间的小人,我也带了过来……”

    “哦?”这下徐清有了兴趣,听断红尘说,他派过去谈判的使者居然反手把渤海所有情报给卖了换荣华,气得他大跳呢。徐清也想看看这个能气到断红尘的人才,抬手让他给弄进来。

    门外一阵响动,一个五花大绑的男子给扑通一下扔了进来,听声响,挺沉的嘛。

    徐清定睛一看,却差点惊掉了下巴。

    这货是熟人!

    谁?

    卢靖!

    “哈哈哈哈……”徐清一阵大笑,沧州剿匪的时候,还以为这老小子在夜惊的时候被乱兵给弄死了呢!没想到今天在这里见到了,世界真小啊……

    卢靖也一脸惊讶,徐清怎么在这里?难道他被流放了?卢靖这时候却起不了幸灾乐祸的心思。

    徐清打量着卢靖,一身貂皮,满脸发福,要不是他长得有特色,就这么一发福,谁也不会认得啊。徐清刚要说话,徐琪却十分生气地道:“你这小人,还有脸回来?!”

    徐清止住话,继续听徐琪道:“当初我们来渤海时,你在和狗争食,要不是我父亲救了你,你能活几天?!”

    “救你之后,不仅不把你当下人奴隶,还给你当官,好吃的好用的,哪个少得了你?”

    “你却……”徐琪的小胸脯起伏不定,话说不下去了,很明显是被气到了。

    “公主啊,是我错了,我鬼迷心窍,我不是人……”卢靖痛哭流涕,磕头忏悔:“求公主绕我一条狗命,让我再伺候你啊……”

    徐琪面色十分冷酷,喝到:“来人,把这个叛国者拉出去,放狗咬死他!”

    “大使,大使,救救我,我可给你奚族送了情报啊!”卢靖转身去央求奚族使,可奚族使现在怎么能保得住他,只不过转头不理。卢靖眼里闪过一丝阴鹫,又看见了徐清,吞了口口水,跪走在徐清面前,重重地磕了一头。

    “徐大人!”卢靖恸哭一下,悲声道:“徐大人,以前都是我卢靖不对,多有得罪徐大人,可如今到了这荒凉塞外,徐大人和我可是不多得的老乡啊,徐大人不念一念这香火之情吗?”

    “荒凉塞外?”徐清笑了一句:“卢大人,我看这塞外不荒凉,救你徐大人,都长了肉哩!”

    “徐大人,今日救我,我卢靖今日就给你做牛马了……”卢靖抬起那一张发了福,却饱经沧桑的脸,要是放到外面,别人还会以为这是个良善富家翁被欺负了呢。

    此时,门外的卫士已经进来了,卢靖眼里绝望一丝丝加深,护卫正要抓住他的时候,徐清抬了抬手,道了一句:

    “慢……”

    “谢徐大人救命之恩,从此之后,我卢靖便是你的一条狗了。”卢靖磕头拜谢。

    徐琪站起来,十分不解地问道:“徐大哥?”

    “嘘,暂时留他一下,我自有计较……”徐清拍了拍徐琪的肩,让她好好坐下。徐琪心里虽然不解,但他信任徐清,也就撅着嘴坐下不再问了。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打他二十军棍,囚禁起来!”徐清对卫士说道,这时,卢靖紧绷的身体才放松下来,放松的,还有紧握着的拳头。徐清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嘴角不由得浮出一丝冷笑,卢靖啊卢靖,还想和爷鱼死网破。

    转眼,卫士将卢靖提出去打了,啪啪啪二十军棍夹杂着卢靖的哀嚎,传到众人耳边。

    “相国……哦,徐大人真是宅心仁厚啊,只是对于这种人……”奚族使一脸嫌弃的对徐清比划了一下,意思是对卢靖这样的小人,不需要仁厚。

    “无妨……”徐清摆摆手,示意奚族使继续说来意。

    “公主,大人,小臣来此,只为了和奚族结交友好关系,以促进两边和睦。”奚族使拿出来一卷羊皮纸,上面刻画这许许多多文字。

    徐清心里惊了一下,难道奚族人出这么大本钱,就是为了用先礼后兵之计?不太可能……难道,奚族人遇到了什么麻烦?想要在这边息事宁人,以免后方之患?是突厥人?

    思考了一下,徐清沉吟一下道:“此时事关重大,公主乃是留守,还需请了王命才可。阁下小住几日,便能得到回复。我保证,无论此事成否,阁下定能安然无恙。”

    奚族使听徐清的话,也觉得有道理,这种联系到外族的事,的确不是留守的人就可以决定的。

    “公主,大人,小臣告退……”

    奚族使退后,徐琪问徐清为什么留下卢靖的命,徐清只是笑着道,他死了,不过多一具无用的尸体罢了,而他所知道的奚族的情况,也将就此埋入黄土。

    徐琪顿时明白了。

    奚族突然降低姿态,要和渤海交和,一定是出了什么让他们措不及手的大事。到底是什么事呢?问一问从奚族而来卢靖就知道了。

    将卢靖丢在牢里晾了一天,第二天中午,徐清才去见他。

    “你应该知道我留你一条命的意思吧?”

    “知道,你想知道奚族人为何要和?”

    “不错,你说吧……”

    “唉,就是因为大贺氏……”

    “大贺氏?大贺氏首领叫什么?”

    “一个姓耶律的……”

    耶律白,这个要成为大汗的男人,收拢了大贺氏!

    半个时辰之后,卢靖的尸体出现在荒郊野外,一座孤坟草草的矗立,因为他坦白了,徐清姑且留了他全尸。

    不一会儿,暗河出动,一人将徐清搜集的情报,送到断红尘处。一队严密监视奚族使,从他们口中打听耶律白的情况。还有最大的一队人,北上!

    暗河的北上,是为了徐清的北上。自从知道了耶律白一统大贺氏的事之后,徐清心里一个大大的计划展开了。

    大贺氏急着吞灭奚族,无非是想集中力量抵抗突厥人罢了。可以联合或者帮助大贺氏,一起吞了奚族,再和奚族背靠背,一个安心对付突厥,一个安心对付高句丽。这样既可以壮大渤海,也可以除去一个大患。对于大贺氏,也是一次轻松拿下奚族,避免苦战伤亡的机会。

    这是一步险棋。

    因为渤海国太弱了,即便是和奚族相比,也还要差许多。如果联合大贺氏对付奚族,谁能保证灭了奚族之后,大贺氏不会趁势灭了渤海?

    如果没有徐清,那渤海最恰当的选择是联合奚族对抗大贺氏,唯有二弱相联抗强的道理。

    可是,徐清和大贺氏耶律白有一个救命之恩,那就有了一丝回转的机会。

    徐清北上,正是为了这一丝机会。当然即便徐清在,也是大冒险。

    毕竟徐清和耶律白之间,只是有私人关系,哪怕救命之恩,也是私人关系。想让耶律白放弃大贺氏族的壮大的机会,会有可能吗?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